乐文小说网 > 最爽新人生 > 46.平静与浪潮

46.平静与浪潮

小说:最爽新人生作者:老眼儿字数:3094更新时间 : 2018-01-13 21:30:00
  重生一次,周方远有太多的事情想做,但他最想做的还是让父母开心。

  让父母开心的方法有很多,但里面最简洁明了的方法,就是满足父母的期待。

  父母的期待有什么?无非是一家人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家里有钱花,孩子有出息。

  但前面几条都太空泛了,什么样才叫平安?什么样才叫健康?什么样才叫有钱花?并没有一个衡量的标准。

  甚至是最后一条,其实准确说起来也是相当空乏的理想。

  不过唯有“孩子有出息”这一点,还有相对直观的方式来衡量,那就是学习成绩。

  考试有成绩,年级有排名,一个学生的学习成绩是好是坏,从考试成绩上就能一目了然的看出来。

  当然了,总会有人会拿国外的教育方式来说事儿,但现在的问题是,周方远他在国内上学,他在国内考试,他和其他同样在国内的学子没有任何差别。他的父母也和其他学生的父母一样,他们在意的是成绩,是考试的名次。

  有一个好成绩,其实就是现阶段的他能对父母做出的最大回报,比赚钱重要多了。

  所以这段时间以来,除了开业当天,周方远在没有去过网吧一次。一方面是为了锻炼三哥的能力,如果什么事都要靠自己,那三哥还怎么成长?自己以后还怎么用他?

  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周方远自己的精力有限,他不可能同时兼顾学习和网吧两个方面,而论重要性,毫无疑问,学习还在更前面。

  他知道自己和好学生之间还有很大差距,想要追平甚至反超,他必须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周方远入学时候的成绩在班级里明显靠后,上课的内容也有很多跟不上。文科的部分问题不大,理科的部分……大不了高二的时候还像上一世一样选择文科班就好。

  问题最大的,还在英语和数学这两门科目上。

  英语的话,周方远的问题是没有学习外语的思维模式,他在看到任何一句英语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在脑子里先翻译成汉语,有了答案,再把答案翻译成英语。不仅效率低,而且非常不擅长对话和交流。好在高中阶段的英语也不存在什么对话,只要能在听力部分过关,卷面部分考好就行。这样一来,英语的要求就变成了语法和词汇量。

  语法问题不大,毕竟思维模式不同,成年人比青少年能更好的理解语法的内容。但词汇量,这个就没有捷径可走了,必须日复一日的下苦功硬背,这个偷不了懒。

  所以英语的问题归根结底还是一个日积月累的过程,就算刚上高中有些跟不上,但日子久了终究还是能慢慢追上来。

  唯独数学,即便假期已经抽时间把初中的知识点和公式过了一遍,但差距还是特别的大,是周方远需要特别用功苦修的科目。好在努力是有价值的,从刚入学的完全跟不上,经历这长达一个月的穷追猛赶,只要有不会的就各种问,问同学,问老师,回家多做题,总之,周方远终于渐渐的追了上来。

  起码上课的内容他已经能跟上了,只是做题的时候出错的几率还是非常大,很多错误还是根本不应该犯的。当然了,题出出来就是要让学生犯错,现在不多犯错,高考的时候怎么避免错误,所以现在犯错不是问题,反而是一件好事。

  周方远的心态摆的很正,他知道自己还有三年的时间,所以他并不着急。

  认真学习的时光是平静且寡淡的,没有什么波澜,外界的干扰也都被周方远屏蔽在了外面,除了每天晚上三哥还会来找他,其他的事情似乎一切都和他没有了关系。

  不过很快,他的这种状态就被打破,一切只因为他的父母。

  这天放学,周方远一如既往的陪着段清宜回家,一路上妙语连珠,把小姑娘都得乐不可支。目送对方送进小区后,他才坐公交车回家。

  回到家的时候,父母已经回来了,然而他发现,父母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尤其是母亲,眼睛红红的,明显有哭过的痕迹。家里的气氛也很凝重,两个人谁都不说话,周爸点了根烟,坐在一边默默的抽烟。

  周方远不明所以的看了看自己的父母,他不知道他们这是在玩儿哪一出,吵架吗?不应该呀,平时父亲都很照顾母亲的小脾气的,在周方远的记忆中,两人一辈子了,吵架的次数屈指可数。

  那么除了吵架还有什么可能呢?

  周方远在心里很认真的想了一会儿,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他决定亲口问一问。

  结果不问还好,一问,周妈就又开始抹眼泪,而且回答只有一句话。

  “你还小,这些事儿你别问。”

  直到周方远问得急了,周妈才直接把矛头指向周爸。

  “要问就问你爸去!”

  后面这句话的语气明显不对,怨气满满的感觉。

  周方远彻底搞不懂了,只能去问老爸。

  周爸的烟是抽了一根又一根,周方远连着问了好几句,他才放下手中的香烟。

  “你妈下岗了……”

  一句话,就让周方远恍然大悟。

  前文说过,在记忆中,就是今年,周方远的母亲会率先下岗,最多明年,他的父亲也会跟着下岗。下岗是大潮,单独一两个人根本没办法阻止,这里面的问题他复杂了,也不是一般人能捋顺的。而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他们所能做的是有服从而已。

  只是最近他的经历全部被网吧和学习分散,所以他下意识的就忘了这件事。现在被周爸这么一说,他才想起来,记忆中老妈下岗的日子,可不就是在最近吗?眼看着再过几天就要到十一国庆节了,本来是应该合家欢聚的日子,偏偏就是这个时候老妈下岗。

  同样的人还有不少,结果这个国庆节,很多人家都过得没滋没味的。

  可是,他记得上一世老妈没哭啊,虽然还是很难过,但确实是没哭出来啊。

  于是他再次提出疑问。

  这一次,周爸干脆把烟头掐灭,然后长长的叹了口气。

  “你妈希望我和你爷爷说说,帮她调个工作。但是你爷爷马上就要退休了,这时候他说话还有多少人肯听呢?而且下岗是大趋势,就算现在调整了又有什么用?我可以和你爷爷说,但是其他人呢?你二婶三婶呢?还有你姑父呢?你爷爷就算能帮忙,又能帮多少?”

  也就是说你不肯和爷爷说喽?

  周方远明白了,老妈希望老爸和爷爷说一下,看看能不能通过调整工作单位的方式来避免下岗。但老爸却不想去和爷爷说,作为长子,显然他顾虑很多。可这样一来的结果,就是让老妈伤心、难过,甚至哭得眼睛发红。

  周方远看这老妈双眼通红的样子有些心疼,但老爸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因为他很了解自己的爷爷,那是个一碗水端得很平的人,重男轻女的思想在老爷子这里完全行不通。别看他周方远是这家的长子长孙还是唯一的男丁,但那又如何呢?上一世他从小到大从爷爷那里得到的东西可不比自己的几个妹妹多,甚至因为自己年龄最长,反倒得到的好处是最少的。

  不过他也从来没有因此而埋怨过爷爷,说到底,那是自己的爷爷而不是自己的父亲,就算是自己的父亲,也没有义务必须要给自己提供什么样的条件。正所谓“给你是情义不给你是本分”,老爷子的做法完全没有可以指摘的地方。

  对于儿女们的工作也是如此,老爷子已经尽他所能,给子女们,甚至是子女们的配偶都安排了工作。周爸作为长男,其实还得到了额外的优待,既如此,他如今还在怎么能张得开嘴呢?正如他说的,如果老爷子真的给周妈重新安排了工作,家族的其他成员怎么办?

  二婶三婶呢?姑父呢?这些人是不是也得老爷子给安排下工作?

  下岗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也不是一个工厂的事情,如今的华夏大地上,有多少工厂入不敷出?在未来的数年内,这些工厂大部分会破产倒闭,制造出数以千万计的下岗工人,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周方远的二婶三婶他们,到时候难道还要老爷子帮忙找工作吗?且不说能不能找得到,就算能找到,难道老爷子什么都不做,就为儿女们一直服务到死吗?

  所以周爸拒绝周妈的提议,这事儿没毛病。但周妈的要求也没毛病啊,她作为一个女人,在人到中年的时候失去了工作,丢了铁饭碗,心中的迷茫和无助和谁说?她当然会下意识的寻求丈夫家族的帮助,如今却被丈夫拒绝,她心中的难过又能和谁说?

  周方远坐在边上,看着重新点起香烟,一个劲吞云吐雾面色沉重的父亲,再看看在旁边不停抹泪,眼睛又红又肿的母亲,突然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

  他想了想,在脑子里整理了一下语言后,清了清嗓子。

  “爸,妈,我觉得你们也不用在这里麻烦,工作没了,咱们可以做别的啊。也不用去找爷爷了,咱们自己做,做属于咱们家自己的事业!”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ewen001.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lewe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