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深夜书屋 > 第九百三十五章 这是我家的狗!

第九百三十五章 这是我家的狗!

小说:深夜书屋作者:纯洁滴小龙字数:3051更新时间 : 2019-04-21 22:40:40
  人们在吵架时,常常喜欢口不择言,比如“你这个畜生”这种话,在国内骂架场上的出现频率绝对不低;

  但以赢勾的性格,

  做那种泼皮式样地和人家吵架,用言语去侮辱对方,

  似乎确实不太可能。

  哪怕是面对当初反水坑了自己一波的半张脸时,

  赢勾也没有气急败坏地骂起来,

  有时候和周老板吵架,

  翻来覆去地“看……门……狗……”,

  都给周老板听得耳朵长茧了,也不懂得换个新的花样。

  这只能说,赢勾以前看谁不顺眼,就拿谁垫椅子;

  比起泰山府君时代的格局和阴司现在的局面,赢勾当初那个时代,只是他一个人坐在幽冥之海的王座上,看似清冷,其实也从侧面反映出了他的孤傲。

  所以,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

  那就是眼前的这个纸人,

  可能真不是府君,

  而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畜生!

  如果将历代府君和猴儿的故事编纂成册的话,估计能放满一个图书室,从他们相见相遇相知到相伴,一条条,一件件,一滴滴,他们的生活,他们的战斗,他们的功勋,他们的奋斗……

  《府君和猴子不得不说的故事》

  《府君与猴子的爱恨情缘》

  《论猴子对于府君的重要性》

  《人猴情未了》……

  似乎并没有多少人清楚,历代府君到底有没有属于自己的伴侣,

  但好像大家都能确认,他们可以没有女人,却肯定有自己的猴子。

  能被称之为畜生,又能操控府君的“残魂”的,

  答案,

  真的很唯一了。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明明纸人从出场到之后的一系列招式,都给人一种很庞大很恐怖的压力了,但周老板还是觉得对方有点low了。

  用一个成语来解释这种感觉再恰当不过,

  那就是,

  沐猴而冠。

  只是“孽畜”这俩字,似乎真的是彻底刺激到了纸人,蓝色的火焰再度席卷而来,带着一股子疯狂的意味,瞬间将四周彻底淹没。

  人们常常将思想上的一些东西比作火焰,思维的火焰,思想的火焰,它可以蔓延,它可以传递,引发的共鸣其实从另一种意义上可以说它能够和火一样焚化一切;

  而眼下,似乎也是同样的一种概念。

  当蓝色的火焰将这里吞没之后,

  原地剩下的,

  并非是满地焦黑的狼藉,

  而是一种由蓝转黑的荒芜格局,

  介乎于现实和虚假之间,

  游离在现在和过去的缝隙里头,

  周泽正站在这里的正中央,而在其前方,则有着一个透明的洞穴。

  很诗意也很抽象的一个画面,你能看见这是一个洞穴,但洞穴里的一切,并没有因为洞穴的存在而受到丝毫的遮掩。

  一位身穿着淡蓝色长袍的男子坐在洞**的椅子上,

  头戴紫冠,

  流露出一种雍容的气质,

  同时,

  在其睁开眼时,

  仿佛连星辰的流转都能被其所控制,

  他很威严,宛若真正的主宰。

  周泽就这么看着他,

  严格意义上来说,

  眼前这位,

  算是赢勾时代之后另一个大一统时代的缔造者,

  只不过赢勾当初像是草原上的狼王,

  它在那里,

  而只要它在那里,

  地狱的一切,

  都以它的意志为转移。

  而眼前这位,不光是结束了动荡年代,而且还亲自打造出了一个体系,且延续至今。

  两位都算是各自时代站在巅峰位置的人物,

  正如当初赢勾等着佛门大开渐渐真佛时一样,

  对于一些自己感兴趣或者有那么一点儿资格与可能可以与自己平等对话的人,

  赢勾总是充满着一种期待,也愿意为此注入更多的一点点耐心。

  因为,狼王是孤独的。

  只可惜,

  这种对视,

  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

  看一幅画,如果只是一具赝品,其实真的没有太多去深究和感悟的意思,哪怕一模一样,却也欠缺了那种氛围感。

  “起…………开…………”

  周泽抬起手,

  洞穴开始崩塌,

  一同崩塌的,

  还有里头长袍紫冠男子的身体。

  “吼!”

  一只通体黑色的猴子从其体内冲了出来,

  它气急败坏,

  它疯狂,

  它愤怒,

  其实,

  赢勾先前撕开了这一切的伪装,

  算是对猴子造成了一种恐怖的伤害,不是实质上的伤害,而是来自心理认知的伤害。

  很多很多年以来,

  猴子一直在做着一个梦,

  它还活着,

  府君肯定也还活着,

  在初代府君谢幕之后,

  它陪伴着初代一起走入了墓穴,

  成为了一个“守墓人”。

  在这漫长的岁月之中,猴子渐渐地开始认为,初代没有死,只是在沉睡。

  神说,要有光,于是这个世界就有了光明。

  当你所在的位置真的高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哪怕是在阳间,你都能呼风唤雨,指鹿为马,更别提这位当年能被初代看中选择带在身边的紫金神猴了。

  当它觉得初代还活着的时候,

  初代也就“活”了,

  当它认为初代有残魂时,

  初代也就有了残魂,

  它觉得初代还在,它觉得在一些事情上,初代应该这么去做,应该这么去选择,

  所以初代就这么做了,也就这么去选择了。

  “所以,从头到尾,都是这只猴子在人格分裂?”

  周老板在心里说道。

  赢勾没有回应,

  似乎在这个时候,懒得去答应这种问题。

  不过周老板的描述确实很贴切,

  人格分裂,

  只是普通人的人格分裂,至多忽然间切换一下性格,用不同的人格去自言自语什么的,但这位,是真的分裂出了实质。

  猴子从崩塌的洞穴里走了出来,

  它活过了无数岁月,

  当初周老板跟安律师煮酒论猴砸时,

  安律师曾把历代府君身边的猴子都点评了一下,

  初代的紫金神猴,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死不灭”;

  当然,这是一种夸张的说法,实质上指的是紫金神猴,肉身强悍得几乎让人绝望。

  或许,这也是这只猴子能够活到这么久的原因吧,

  但似乎上天真的有一种命数在掌控调节着一切,

  赢勾从上古一直存在至今,却只能隐藏着自己慢慢地恢复;

  旱魃作为昔日的公主,如今甚至比赢勾混得还惨。

  獬豸一直在沉睡等等等,

  你可以活得很久,

  但你绝对不可能活得很好,

  就像是这只很能活的猴子,

  硬生生地把自己活成了一个精神病。

  猴子靠近后,

  你能看得更清晰,

  猴子的脑袋位置,

  有一个大洞,

  你甚至能够从里头看见蠕动的一些脑部组织,

  曾经的紫金神猴,因为一次重伤,导致自己毛发变黑,但它当年随着初代一起征伐地狱时,所受的伤,却远远不止如此。

  “府君……没有死。”

  猴子压抑着自己的声音,

  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盯着周泽,也是在盯着赢勾。

  赢勾伸手,

  向前一探,

  猴子周围出现了一道道紫色的光泽,

  形成了极为恐怖的防御,

  但在赢勾的手指面前,

  却宛若纸糊的一般,瞬间被撕裂。

  “噗!”

  赢勾抓住了猴子的脖颈,

  将其举了起来,

  而且还像是在晾衣服一样,

  晃了晃,

  顺带又掂了掂重量。

  感觉,

  有点轻了。

  “府君…………没有死…………”

  猴子翻来覆去,似乎只有这句话。

  他没有再攻击,也不晓得是清楚自己和赢勾的层次对比,放弃了攻击,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在赢勾眼里,

  他看见的是一个满目疮痍身躯,一个到处都是漏洞的灵魂,

  岁月的消磨,能够带走一个时代绝大部分的人杰,

  能够超脱时代继续苟活下来的,真的只是凤毛麟角。

  这猴子活到了现在,

  其实已经遍布者死气了,

  若非它一直待在古墓之中,相当于一种冬眠状态,

  否则哪怕它是紫金神猴,

  也不可能存续这么久。

  赢勾一只手抓着猴子,

  另一只手撕开了这里的虚无,

  下一刻,

  现实回归,

  老道昏迷躺在了地上,

  周泽手里抓着那个纸人,在不远处的天台上,有一只脏兮兮的猴子正伸手抓着自己的脖子,表情极为痛苦。

  “我…………没死…………”

  纸人继续着艰难地重复。

  周泽目光泛冷,

  他抓着纸人,

  走到了昏迷的老道面前,

  他抬起脚,

  似乎打算踩下去,

  纸人无动于衷,

  继续重复:“我…………没有死…………”

  周泽停下了动作,现在掌握着这具身体的,其实是赢勾。

  他的手,

  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位置,

  五根指甲长了出来,

  对准了自己的胸口,

  作势,

  就要刺下去!

  纸人愣住了,

  它的脑子确实有了一些问题,

  思维上,

  已经分不清楚面前这个人怎么可能自己杀自己的这种逻辑了,

  只是凭借着本能打破了重复,

  惊呼道:

  “不要……不要杀他……不要……”

  周泽闻言,

  呼吸为之一促,

  无言的愤怒开始荡漾开去,

  很多东西,周老板可能因为层次不够的原因,哪怕看见了,也无法领悟,而对于赢勾来说,很多所谓的谋划布局和安排设置,

  只要一点,

  他就能通透,

  就比如现在,

  他近乎低吼道:

  “这……是……我……家……的……狗……”

  ————

  下午到家,睡了一会儿,设了个闹钟起来码字。

  龙再去写一章出来,

  莫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ewen001.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lewe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