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143章:肥宅秒杀唐允!狂打脸啊!(3更)

第143章:肥宅秒杀唐允!狂打脸啊!(3更)

小说:史上最强赘婿作者:沉默的糕点字数:5240更新时间 : 2018-11-14 23:42:12
  老实讲,唐允的文章是真的不错。

  尤其用词之华丽,确实让人惊艳。

  如果单独看这篇文章和诗词,真心让人舒畅,拍案叫绝。

  但是看了苏轼大神的策论和曹操大神的诗词之后。

  一切都变了,就觉得唐允的文章诗词不值一提。

  怎么形容呢?

  就仿佛你刚刚睡了一个奥黛丽赫本级别的国色大美人,正处于美妙无比的余韵之中。

  这个时候,会所里面某个浓妆艳抹的女郎过来挑逗你,你大概只会觉得腻歪恶心,根本石更不起了。

  寻常时候,你早就火焰冲天,直接冲上去将这个会所女郎扑倒了。

  但是现在你已经进入贤者时间了啊,处于精神的升华期啊。

  王叔宁启,就处于这种阶段。

  所以唐允的文章在他的眼中就变得庸俗不堪起来。

  而另外一边的前尚书令索玄大人,正在阅金木聪的考卷。

  他刚刚接受了高级会所女郎的侍候。

  哦不!

  是刚刚受过唐允华丽文章的洗礼。

  此时再看到金木聪的考卷,读了苏轼大神和曹操大神的策论诗词。

  他顿时陷入了一种怪异的状态。

  这又有一比。

  我,我刚才睡了一个整容后的嫩模?而且还把她当成了女神?

  现在真正的女神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确实还能硬,但……但是好羞愧啊。

  我的品味什么时候降低到这个地步了?

  我这样的品味,是不是没有资格再睡女神了啊。

  两份策论,高下立判啊。

  两份诗词,更是差距甚大。

  唐允彻底被秒杀,没有留下一点点余地,连一点点质疑的空间都没有。

  都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那只是普通情况。

  当真正经典出现的时候,哪怕一个没有文化的人读了之后也会觉得哇,太牛逼了!

  比如!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这种级别的句子,哪怕你不知道它是千古名篇,哪怕你不知道他是曹操写的,看过之后也会觉得酣畅淋漓,心中一颤。

  这就是文字的力量,这就是经典的力量。

  通杀的!

  对人的精神通杀的。

  千古名篇之所以流传下来,绝不是因为炒作。

  大浪淘沙,能够流传千古的都是金子。

  …………………………

  “真正的千古名篇,不朽经典啊!”

  宁启王叔叹息道。

  唐允的文章他没有开完,草草扫了一眼,就放在一边了。

  因为他害怕破坏了自己的心境。

  索玄大人也点了点头。

  “哦?”威武公卞逍本来是不感兴趣的,此时听到两位大人这么夸奖,也不由得接过去一看。

  对于策论,他一目十行扫过,不感兴趣。

  但是看到《龟虽寿》这首诗,他仔仔细细地看。

  这不到一百字的诗,他足足看了好几遍。

  “真的写得好,极好。”

  连威武公爵这样的武人看了都知道好。

  所以当这两份考卷公示出去的时候,大家伙心中立刻就会有了答案。

  虽然还没有拆封,但宁启和索玄都知道,这份考卷是金木聪的。

  “这篇策论和诗词,不是金木聪本人写的。”索玄道。

  宁启王叔点了点头。

  索玄道:“是沈浪写的?”

  宁启王叔道:“只怕是。”

  索玄道:“此人真是惊艳之才啊。”

  “可不是吗?”宁启王叔道:“一本《金x梅之风月无边》就已经足够惊艳了,现在竟作出这样的策论和诗词,这样的人才放在玄武伯爵府,真真浪费了。”

  索玄道:“沈浪,这是提前押题押中了?”

  宁启王叔点了点头。

  只有这个解释了,难怪金木聪看到题目之后,就立刻埋头写文章,一点构思的时间都没有,他这是狂喜之下害怕忘掉所背诵的内容啊。

  那么这算作弊吗?

  不算的!

  人家提前押题中了,准备好了文章再背下来算什么作弊啊?

  就算科举考试出现这样的情况,也只能录取的。

  又不是在考场上抄小抄,又不是沈浪在半途中把文章递进来。

  “冤枉张翀了。”宁启王叔道。

  索玄点头道:“这张翀确实厉害,但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啊。”

  索玄公爵道:“怎么办?”

  是啊?

  怎么办?

  金木聪在文战赢了唐允,这大概会震撼整个越国吧。

  关键是这样一来,金山岛之争玄武伯爵府就赢了啊。

  这样会违背国君意志啊。

  那么,违背良心让金木聪输?让唐允赢?

  换成一个在位的高官,他们会这样做的,为了前途背点骂名算什么?

  但是宁启王叔七十八了,索玄也七十五了。

  两位还能活多少年啊?

  什么荣华富贵,什么荣辱,他们都经历过的。

  唯一在意的也就是身后之名,还有子孙的前程了。

  宁启是王叔,索性连子孙的前程也不用在意了。

  他的子孙荣华富贵是一定的,再高就不能了,没有野心还能活得久一些。

  这两份考卷是要公示的。

  这天下聪明人很多的,他们的心或许是黑的,但眼睛却是亮的。

  这两份文章诗词的高低,轻而易举便看出了。

  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啊,根本就不是昧着良心可以补平的。

  那么?

  宣布这场文战无效,重新出题再考一次?

  这也不可能。

  备用题都已经用掉了,可没有第二份备题了。

  总不能他宁启和索玄出题吧?

  更不可能前往国都,请国君再出题吧。

  那样可出了大丑了,对国君的威名是巨大的损害。

  得不偿失!

  况且,宁启王叔对新政不是那么热衷的。

  因为他也有封地啊,虽然一点都不大。

  而且他是王族成员,仿佛根本不在新政的裁剪范围之内。

  但是今日国君能够对老牌贵族下手,他日国库更加枯竭的时候,是不是也会裁剪王族的供奉呢?

  尚书令索玄侯爵道:“一切由王叔做主。”

  “行,我做主就我做主。”宁启道:“反正我也就是一个过气的闲人,一个活得久一些的老货而已,这次就倚老卖老一次,也不用怕得罪人了。”

  “拆封试卷吧。”

  拆开之后,发现这牛逼之极的考卷果然是金木聪的。

  再拿出原版试卷,一一对照,一字不差。

  宁启王叔惊讶地发现,这金木聪的字很好啊,甚至是非常非常好。

  他也不是传闻中那么一无是处啊。

  “这字不错,十几二十年后,甚至是一名书法大家。”宁启道。

  索玄接过去一看,道:“确实火候已成了,虽然锋芒不够,灵气不足,但是大巧若拙,这一板一眼的字写到了极致,也成大家了。”

  宁启道:“这金木聪虽然愚笨了一些,但是坚毅不拔的性子倒是和金卓有些像。”

  深深吸了一口气,道:“那么这文战的结果,就这么定了。”

  “定了!”

  …………………………

  外面大雨倾盆。

  天色已经昏暗下来了。

  但是依旧熙熙攘攘,几十上百人围在这里,等待着结果。

  晋海伯爵府一家,玄武伯爵府一家。

  还有一众权贵,尤其是等着分食玄武伯爵府尸体的一众权贵。

  但沈浪不在,唐允也不在。

  沈浪觉得这样站在外面等结果很傻,很low。

  唐允觉得自己必胜,已经没有必要听结果了。

  甚至听到别人宣布自己战胜了金木聪都是一众耻辱。

  什么时候金木聪有资格和我比了?

  但是晋海伯唐仑却非常期待这个结果啊,甚至他已经一身戎装,连武器都配好了。

  因为只要第三战结果一出来,唐允赢了金木聪之后,会立刻加赛一战的。

  晋海伯与玄武伯,两个家族的主人比武,一局定胜负。

  见到玄武伯依旧是一身袍服,晋海伯唐仑笑道:“金卓兄,怎么也不去换衣服啊?这大袖翩翩的不适合战斗吧。”

  玄武伯拱手,没有说话,他从来不喜欢逞口舌之利。

  晋海伯哈哈大笑道:“金卓兄还真是有自知之明啊,明知道自己不是我的对手,索性连衣衫也不换了,这几十年来,我们之间比武不止三次了吧,每一次你都败在我的剑下,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啊。”

  玄武伯继续拱手,没有说话。晋海伯就是这样跋扈之人,他也不意外。

  而且这是事实,他没有必要反驳。技不如人,也没有什么丢人的。

  旁边人纷纷劝说道:“晋海伯您回去吧,文战的结果已经成为定局了,不必在这里等候了。”

  “是啊,唐允世子是探花郎,金木聪愚笨痴肥,就算是太阳西出,也不可能是唐世子的对手,这场文战早已经没有悬念了。”

  “其实压根不需要唐允世子出手,晋海伯爵府随便找出一个十岁小儿都能赢金木聪吧。这个世界上的读书人,想要输给金木聪,只怕是不易吧。”

  “哈哈哈哈……”

  众人轰然大笑。

  金木聪都要气炸了。

  但是,我忍着,我忍着的。

  一会儿结果出来的时候,我要将你们的脸都彻底打肿。

  我金木聪是不行。

  但是我姐夫厉害啊。

  我姐夫的就是我姐姐的,我姐姐的就是我爹的,我爹的就是我的。

  所以,我姐夫的东西,就是我金木聪的东西。

  我丝毫都不觉得羞愧。

  抄自己家人的文章,能算抄吗?

  听到众人的话后,晋海伯唐仑大喜,笑道:“我也知道结果已定,但我在这里等着和金卓兄一战啊。天色不早了,又下大雨,早些打完,金山岛之争也早些结束,大家早些归家。”

  “是啊,都在这里耗了两天了,好戏也看够了。”

  “在这里先恭喜晋海伯永远获得金山岛之拥有权。”

  “从今以后,唐氏家族更加兴旺发达了。”

  忽然有人道:“玄武伯你也不要气馁,就算永远失去了金山岛也没有什么,毕竟这几十年金山岛都不在你们手里。”

  这是安慰吗?这是幸灾乐祸啊。

  这人一看就不是贵族,太轻飘了。

  “失去金山岛,隐元会就会公开索还债务,玄武伯拿不出来,就只能用望崖岛抵债。望崖岛的盐铁收益占六七成,失去了望崖岛,玄武伯爵府就断了银根,银根一断,就要裁剪军队,没有了军队……”

  在有心人的宣传下,玄武伯爵府欠下天文数字的债务已经人尽皆知了,甚至还知道抵押物是望崖岛。

  都说墙倒众人推。

  这话从某种程度上也不对。

  应该墙欲倒,众人推。

  现在玄武伯爵府还没有灭亡,就有很多人迫不及待来踩上一脚了。

  “来了,来了……”

  人群顿时喧闹了起来。

  因为,宁启王叔,威武公爵,索玄侯爵走了出来。

  结果要公布了。

  全场静寂,翘首以待。

  肥宅金木聪屏住呼吸,闭上眼睛,等待喊出自己名字的那一刻。

  晋海伯唐仑装作漫不经心,耳朵却竖起。

  玄武伯依旧静静站在那里,但是心脏却提起。

  宁启王叔没有吊胃口,直接了当道:“金山岛之争第三战,文战获胜者,玄武伯爵府金木聪!”

  这话一出。

  全场死一般的寂静。

  只有哗哗的大雨声。

  众人不由得互相对视一眼。

  是不是我听错了啊?是我出现幻听了吗?

  我怎么好像听到是金木聪赢了?

  真的反应不过来啊。

  这个消息太惊悚突然了啊。

  而此时,忽然响起了金木聪的一声尖叫。

  “哈哈哈哈……”

  “我赢了,我赢了!”

  “唐允你在哪里?你在哪里?我早就说过,我要碾压你,我要秒杀你,现在我做到了,哈哈哈!”

  “唐允,你在哪里?你出来啊!我要打你的脸,我打你脸了。”

  “姐夫,姐姐,娘,我赢了,哈哈哈。”

  “我好高兴啊,我……我好害怕啊!”

  金木聪的这一番表演仿佛把所有人惊醒了。

  众人轰然!

  不是幻听,不是听错了。

  获胜者真的是金木聪。

  这,这怎么可能?

  晋海伯唐仑直接冲了出去,惊声道:“宁启王叔,你是不是念错了啊。”

  情急之下,他甚至用的你,而不是您。

  那意思非常清楚,宁启王叔你老眼昏花,竟然把名字都念错了。

  现在你重新念一遍吧。

  对于这一幕,宁启王叔真是早有预料。

  所以,他没有发怒,而是翻开册子道:“那我再公布一遍!”

  “第三场文战,金木聪获胜,唐允败!”

  “大家都听清楚了吗?”

  这下子,众人都要发疯了。

  这……这怎么可能?

  这是见鬼了吗?

  太阳从西边出来也不可能啊。

  唐允和金木聪的文才水平,简直天差地别。

  你现在告诉我金木聪赢了?

  这……这简直比后世人听说中国男足得了世界杯冠军还要荒谬啊。

  宁启王叔真的是昏聩了吧。

  但是,他身边的索玄侯爵,威武公爵也没有任何反驳啊。

  威武公爵卞逍气场太大,没有人敢问。

  于是有人问道:“索玄大人,这……这是真的吗?”

  索玄道:“当然是真的,难道你以为我们都老眼昏花了吗?”

  晋海伯爵头脑一阵阵发昏,真是有些摇摇欲坠。

  但是很快,一股怒气冲上头顶。

  让他一下子失去了理智。

  不过这个时候又要什么理智啊,都已经性命攸关了,完全关系到晋海伯爵府的命运了。

  唐氏家族之所以兴旺发达,完全是因为金山岛的铁矿。

  一旦失去金山岛,靠着几百平方公里的封地能养活三千私军?做梦吧!

  失去金山岛,就失去一切。

  “文战不公,这里面有诈,这里面肯定有舞弊!”

  晋海伯直接冲上前去,大声吼道:“宁启王叔,我儿唐允的文才谁都知道,越国殿试探花郎。而金木聪是什么货色?大家都清清楚楚,说他赢了我儿子唐允,这简直是天下最大的笑话。”

  这话一出,众多权贵纷纷声援。

  金山岛之争如今可不紧急你关系到金氏家族和唐氏家族了。

  还有一大群人等着玄武伯爵府灭亡,他们等着来分割金氏家族的尸体,大块吃肉呢。

  甚至现在都已经分配好了,就等着玄武伯爵府轰然倒地了。

  现在你却跟我说,金氏家族不死了。

  这就电影《大腕》里面,葛老师和英老师早已经把大导演泰勒追悼会的广告卖完了,订金都收了,你泰勒却忽然说不死了,这怎么行?

  “黑幕,黑幕!”

  “有舞弊,这里面有舞弊!”

  “天道不公,天道不公!”

  众多权贵躲在人群中,大声呼喊。

  眼看着到手的利益竟然要失去了,这怎么可以?

  大家都盼着你玄武伯爵府死,你竟然不死了?

  “作死吗?”

  威武公卞逍一声怒斥。

  他声音明明不大,却如同雷霆一般,让人身体猛地一阵哆嗦。

  杀气凛然啊。

  然后,一股寒意从裤裆涌起。

  全场静寂,不敢作声。

  宁启王叔道:“来人,把金木聪和唐允两人的文章都贴上去,让所有人都看看,这场文战是否有任何不公?”

  所有人一拥而上,去看金木聪和唐允的文章。

  晋海伯依旧大吼道:“这里面肯定有黑幕,肯定有舞弊,我等不服。”

  宁启王叔寒声道:“不服?可以!”

  他猛地将袖子卷起来,眼睛一瞪,胡子翘起。

  “墙上的文章都贴着,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玄武伯爵府的文章,在立意上,规格上,品行上,远远超过了晋海伯爵府的唐允,世人一眼便能看出!”

  “对我判决有不服之人,可以进京向国君告状,可以去申述。”

  “但是现在,如果有人敢闹事,就不要怪我的刀子太过于锋利,我宁启虽然是一个过气的闲人,但也不是不懂得杀人的!”

  “来人,若有人敢喧哗闹事,立刻给我拿下!”

  …………

  注:吃完饭后没有休息立刻码字,第三更总算早了一些,今天三更一万七千字。我去稍稍休息一会儿,敷一敷眼睛,继续码字,写明天第一更。

  急需月票,急需大家支持,拜求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ewen001.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lewe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