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233章:沈浪苏难决战!雷霆惊

第233章:沈浪苏难决战!雷霆惊

小说:史上最强赘婿作者:沉默的糕点字数:7674更新时间 : 2018-12-16 22:48:12
  第二天一早响晴薄日,万里无云。

  房间之内,一片凌乱不堪。

  母老虎宁焱公主更早醒了过来,还有些睡眼朦胧。

  昨天晚上好像做了一个诡异的梦,梦到自己和人渣沈浪睡在一起了。

  或者说是梦到她把沈浪给睡了。

  这个梦太吓人了,太真实了,差点当时就没把宁焱给吓醒。

  打了一个呵欠。

  母老虎四肢大张,横行霸道,她还要再睡一个小回笼觉。

  但是她忽然发现自己竟然压着一个人。

  我……我这是起幻觉了?

  她先伸手一模,然后猛地一睁眼。

  旁边睡着的可不就是人渣沈浪吗?身上不着寸缕。

  再看自己,也是一样。

  再看地上,到处都是衣衫碎片。

  啊……啊……啊……

  母老虎宁焱在心中尖叫不已。

  但也仅仅只是在心中尖叫,如果在现实中喊出来那也太丢人了,我宁焱岂是一惊一乍之人?

  尽管心中慌得一逼,但表情还是要淡定。

  不就是男女睡觉吗?

  又不是没有睡过?

  不!

  她……她还真没睡过。

  接着,她的脑子开始天马行空地想。

  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怎么办?

  是不是该悄悄地溜走,这样才不尴尬啊?

  而且沈浪想要睡我不是一天两天的,现在终于被他得手了,他肯定非要对我死缠烂打不可。

  不行,我得想一个法子断了他的念想。

  尽管那种事情确实很舒服,但我宁焱是堂堂女汉子,岂会被男女之事所困?

  趁着沈浪没有醒来,母老虎宁焱公主开始酝酿接下来的对话。

  应该怎么拒绝沈浪的死缠烂打呢?

  这只是一场意外。

  千万不要当真。

  更不要对我宁焱有所幻想。

  我们之前是不可能的,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我宁焱是根本不会喜欢你的。

  对,就这么说。

  态度一定要果决,否则他肯定会缠个没完没了。

  而这个时候,浪爷终于醒过来了。

  他睁开眼睛,顿时见到了光着身子的母老虎宁焱。

  先是眼睛大睁。

  然后开始回忆。

  宁焱板着面孔,义正言辞,准备开口。

  但沈浪比她还要快。

  “宁焱公主,昨天晚上不关我的事啊。”

  “是你自己缠上来的啊?”

  “我也是受害者。”

  “我不会对你负责的啊,你也不要对我有什么痴心妄想。”

  “我很爱我娘子的,我这个赘婿做得美滋滋,绝对不可能娶你的。”

  “所以昨天晚上的事情,你就当是一场梦,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大家江湖儿女,对这种事情要看得开。”

  “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而且还一副想要打我的样子?”

  “你的胸怀应该很宽广的啊,男女这点错误又算得了什么?过去就让他过去了。”

  “咦?怎么还有血啊?”

  “宁焱,你该不会是第一次吧,这就太荒谬了啊,你嫁人好几年了,怎么可能还是初次?”

  “你还不会是割破自己手指,然后想要讹我吧。”

  这个世界上,嘴贱是要挨打的。

  下一秒钟,沈浪就宁焱按在床上暴揍。

  惨叫连连。

  她整整打了十分钟。

  十分钟!

  打完之后,两人又莫名其妙滚在一起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

  宁焱指着沈浪道:“人渣,刚才你抢我对白了。”

  沈浪好后悔。

  早知道宁焱也是这么想的,这些话他就不该说。

  白白做小人了。

  但他不是怕被讹上吗。

  “沈浪,尽管我们睡过了,但以后咱们还是兄弟。”

  沈浪用力点头道:“好兄弟。”

  “好兄弟。”

  沈浪道:“宁焱,在我们那边,做兄弟有一个规矩。”

  母老虎道:“啥规矩。”

  沈浪道:“一个宿舍里面如果有两个男人关系非常好,其中有一个人忽然变成了女人,那你觉得她应该怎么做?”

  母老虎道:“搬出去。”

  沈浪道:“不,应该让兄弟先爽爽。所以你我之间虽然是好兄弟,但有些时候逢场作戏也是可以的……”

  沈浪的话还没有说完,直接被一巴掌拍在床上了。

  这次,没有再滚在一起。

  “沈浪我警告你,刚才是第二次,但也绝对是最后一次。”

  “我宁焱以后要是再和你鬼混在一起,我就把你阉了。”

  我日。

  你和我鬼混,凭什么阉我?

  宁焱穿好衣衫,走了出去。

  …………

  院子外面,帝国大使云梦泽在吹箫。

  别想歪,是真的竹箫。

  宁焱握紧拳头,想要过去打死这个种马。

  但是看了一下自己白嫩嫩的小粉拳,感觉应该不是这个种马的对手。

  悻然作罢。

  “云梦泽,以后你要落在我手里,我弄死你。”

  放完狠话之后,宁焱走了。

  而此时,心慌慌彻底发酵,整个人都不知所措。

  不想回家,却又不知道去哪里。

  总之就是心慌。

  沈浪衣衫被撕碎了,随便披了一件衣衫出来。

  云梦泽道:“吾弟现在看起来放松多了,精神状态好多了。”

  沈浪有些尴尬:“哥,谢谢啊。”

  不过说完后他就有些后悔了,为什么要谢呢?

  好你个云梦泽,竟然害我出轨?

  我沈浪这么洁身自好的人,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娘子之事。

  都是你害我,都是你害我。

  不过,这些无耻的话仿佛也说不出口。

  云梦泽道:“没什么,我是一个没用的人,也就这点本事了,不过宁焱才应该感谢我,我弟不缺女人,而她却很缺男人。”

  沈浪道:“她,她啥情况啊?”

  云梦泽道:“她丈夫是一个很被动的男人。”

  浪爷秒懂。

  原来是一个小受啊。

  这是男同骗婚啊。

  云梦泽道:“吴越两国长期对立,加上姜离暴毙,越王有些被动,就想办法联姻,把宁焱许配给了帝国廉亲王的儿子,结果这小子长大后只喜欢男人。这才养成了宁焱这般爷们的性格,她都是装的。”

  原来如此啊!

  云梦泽道:“不过装得太久了,她自己都觉得是个爷们了。所以她很麻烦啊,眼界又高,寻常男人看不上,能够配得上她的男人,相处久了之后,真就把她当成爷们,完全起不来了。浪弟不就差点进入这个状态了吗?”

  沈浪当时觉得自己已经进入第四阶段了。

  没有想到,其实还停留在石这个第三阶段。

  云梦泽道:“我这一看不行啊,得赶紧把这事情办了,要不然这丫头正要走上爷们不归路了。偏偏你俩像是干柴和烈火,我就顺便泼了一把油,当了一会王梦泽。”

  沈浪这一听便知道,我哥也看过《金X梅之风月无边》,也知道王婆典故。

  “哥,其实《风月无边》那本书应该你由来写的。”

  云梦泽道:“试过了,写不好。”

  沈浪道:“为啥写不好啊?”

  云梦泽道:“浪弟你那本书尺度太低了,我续写的话有些发挥不出来。”

  沈浪一愕。

  哥,我这本《风月无边》已经比原著尺度高很多了啊,你还嫌低。

  你打算写成什么啊,《朱燕血》?

  然后沈浪道:“哥,《东离艳史》该不会是你写的吧?”

  云梦泽吓了一大跳,赶紧环顾左右,摆手道:“莫瞎说,莫瞎说,会死人的。”

  沈浪道:“哥,那我走了啊,大概要很长时间才能再聚了。”

  放松了身心,接下来就要迎接激烈决战了。

  决战之后,伴随着大决战。

  云梦泽道:“哥是一个没用的人,帮不了你什么,只能在这里遥祝吾弟大获全胜了。”

  然后,他双手拜下。

  沈浪一丝不苟还礼。

  沈浪就这样穿着乞丐装离开了云梦泽的宅邸。

  外面沈十三打了一个哈欠。

  大傻却依旧精神奕奕。

  “二傻,你衣服怎么了?”

  沈浪道:“和人家打架被撕了。”

  大傻道:“和宁焱打架吗?”

  沈浪一愕:“你怎么知道?”

  大傻道:“应该刚才宁焱也气冲冲出来,说下次再见到你,一定要打死你。”

  下次?

  还想有下次?

  想得美。

  宁焱你这个母老虎艳是艳,但我绝对不会招惹了。

  爷还惹不起你。

  经过黄凤身边的时候,隐约听到她嘀咕了一声人渣。

  我是被迫的好不好?我也是受害者,像我这样洁身自好的男人已经不多了。

  不过算了。

  跟这么丑的妹子解释什么啊。

  因为长相的原因,她愤世嫉俗惯了,作为主人应该包容她。

  就这样,沈浪穿着粉碎乞丐装招摇过市。

  “咦,那不是不行的沈浪吗?”

  “怎么走路那么嚣张啊?”

  “摇头摆尾的,看上去好像一条狗啊。”

  这些都是男人的评价。

  而女人的评价。

  “真的好帅啊,就算穿着乞丐的衣衫还那么帅。”

  “整个国都四大美男之一啊。”

  “是啊,比女人还要美。”

  “可惜啊,那方面不行。”

  “摇头摆尾的,看上去好像一条狗啊。”

  ………………

  今天流的泪,就是昨天脑子进的水。今天流的血,就是昨天造的孽。

  看上去有多么欢快,实际上就有多么肃杀。

  此时的国都,无数普通人无知地欢快着,朝堂却一片肃杀,风雨欲来。

  张翀枯瘦的身子站在镜子面前,穿官服。

  下狱之后,张家就穷了,是买不起大镜子的。

  这面镜子还是沈浪送的。

  穿完之后,张翀微微皱了皱眉。

  官服有点大了。

  不,不是官服大了,是他身体瘦了,缩了。

  “父亲,您这病至少需要躺一个月,如今才十来天,您怎么上朝?”

  张翀没有说话,而是一丝不苟将官帽戴上头顶,朝着门外走去。

  刚走了几步路,感觉到有些昏眩,便稍稍放慢了脚步,闭上一会儿眼睛,然后继续走出去,上了一辆马车,朝着王宫行驶而去。

  进入朝堂之后。

  众人纷纷前来拱手招呼。

  “翀翁,为何不在家中养病,这么早就过来了啊。”

  张翀笑道:“之前没怎么上过朝,没见过世面,今天这不就迫不及待来了吗。”

  每一次朝会之前都是这样的,严肃活泼。

  这就是朝中高官的格调,哪怕接下来要疯狂对喷,朝会之前也有可能互相开玩笑。

  张翀之前还真是没怎么上过朝,再担任怒江太守的时候,他在国都挂职也就是五品,还没有资格上朝的。

  如今,他是御史台右大夫,单纯官衔够高了。

  苏难笑道:“敛之,今日上朝可有什么奏本啊?”

  敛之,是张翀的号。

  张翀笑道:“倒是有一本要奏苏翁,却又不知道该不该拿出来。”

  苏难道:“莫要吓我,莫要吓我,老夫胆子小得很。”

  片刻后。

  众人肃静。

  监国太子入殿,在王座边上坐了下来。

  “父王马上便要回宫了,这几日本宫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全靠诸卿得力,父王不在的这几日,朝中也太平无事。”

  “今儿最好也别有什么事,太太平平让本宫被监国的日子给平稳渡过去。”

  太子说完后。

  整个朝堂,仿佛对边境会猎的结果毫无所知。

  然而……

  所有人都知道,两国君王会猎,越国输了。

  不但文对弈输了。

  而且武厮杀也输了。

  不仅仅是输,而且输得非常惨。

  场面非常难看。

  但越是这个时候,朝堂的气氛就越要轻松。

  赢了自然要大书特书,恨不得马屁震天。

  而输了那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不要提半个字。

  不要露出哀色,否则你这是在讥讽国君吗?

  也不要露出喜色,否则你这是在幸灾乐祸吗?

  旁边太监朗声道:“诸卿有本奏来,无本退朝。”

  无人有本,这个时候千万不要惹事端。

  这个时候有人冒头的话,面临的可能是灭顶之灾。

  会承受国君无边无际的怒火。

  因为……

  边境会猎输了。

  这让国君颜面尽失。

  这位主是什么性格,大家可清楚得很。

  他要是不痛快了,那整个越国的天空就是阴云密布,雷霆闪电。

  他最擅长的就是迁怒于人了。

  上一次怒江郡新政失败,整个朝堂的气氛何等恐怖?

  所有官员每日上朝都垂着脖子,夹着屁股。

  一直等到国君把这股怒火全部发泄出来之后,所有人才送了一口气。

  那么上一次国君的怒火造成了什么后果?

  张翀下狱半年,几乎死在牢里。

  怒江郡大小官员被杀了几十人。

  晋海伯唐氏家族,被杀了近千人。

  之后朝堂之上的官员,陆陆续续被杀,被关,罢免十几人。

  然而上一次怒江郡的新政表面上是大功告成的,老牌贵族唐氏灭族了,所有的封地被收回了,兵权也没了,而且还新得了整个雷洲群岛。

  努力吹嘘一下,完全可以当成莫大功绩的。

  百年之后史书中只会书写国君宁元宪开疆拓土,得雷洲群岛,拯救海外孤民数十万。

  而这一次边境会猎大败。

  再怎么粉饰,再怎么吹嘘,也不可能变成胜利。

  这次国君丢的面子更大。

  所以会有什么后果?

  他的怒火会何等惊人?

  这次又要死多少人?

  天知道。

  关键是过去二十几年,每一次两国君王边境会猎,宁元宪都是赢。

  而这一次吴国新君上位不久,宁元宪口口声声称之为黄毛小儿,乳臭未干,完全不放在眼里。

  整个朝堂为这一次边境会猎胜利的庆祝已经预备很久了。

  所有官员都贺表,都已经写了好几份了。

  而且国都还会有专门的庆典,王后还要施粥,甚至还要挑选最苦寒的一个郡免掉赋税。

  算是君王与民同乐。

  让天下万民同享荣耀,共沐君恩。

  为了这次胜利庆典准备了这么久。

  结果输了!

  宁元宪会何等羞怒?

  无法想象!

  “有本奏来,无本退朝。”

  朝堂依旧一片寂静。

  张翀四处看了看,依旧没有人上奏。

  于是他出列,躬身道:“太子殿下,臣有本。”

  众人顿时朝张翀望来。

  你牛逼。

  你不怕死。

  你这刚刚死过,这又打算作死?

  国君马上就要回来了,滔天的怒火就要降下,你就不要闹事了好不好?

  太子收敛了笑容道:“说。”

  张翀道:“镇远侯苏难之侄苏林,无爵无功名,却担任镇远城主簿一职,他在任上无德无廉,跋扈枉为,赶跑三任城主,镇远侯之妹侵占民田几千亩,草菅人命,整个白夜郡无人过问,臣请彻查。”

  众人一愕。

  就这么个鸡毛蒜皮的小事?

  也值得你拿到朝堂上来说?

  这里是国都的朝堂,不是天西行省中都督府。

  当然,这只是一个小小的信号而已。

  算是一个表态,我张翀打算怼苏难了。

  太子道:“镇远侯,可有此事?”

  苏难颤颤巍巍出列,拜下道:“无风不起浪,就算没有这事,也要彻查到底。”

  太子道:“行,那就查吧。”

  然后,太子道:“张大夫,你可还有事?”

  张翀道:“无事。”

  太子道:“既然都无事,那就退朝吧。”

  百官退出朝堂。

  这次的朝会,仅仅不到两刻钟就结束了。

  走出王宫之后。

  所有的严肃活泼,消失得无影无踪。

  百官面容肃杀,一声不发,钻入各自的官轿之内。

  抬头看了看天。

  明明艳阳高照,却让人觉得阴云密布。

  国君输了,大失颜面,大家都缩起脖子,等着挨过接下来的难关吧。

  世事艰难,大家苦熬吧。

  不知道这次国君的怒火又会何等可怕?

  这次又要死多少人呢?

  但是死道友不死贫道,大家缩起脑袋当乌龟便是了。

  没看到连大喷子王承惆都歇火了吗?

  平时这位御史大夫喷天喷地喷空气,看谁不顺眼就喷谁。

  而今天他一直低头,就好像朝堂大殿地面上有蚂蚁数一样。

  暴雨要来,地震要来,所有的动物们都缩起脖子,躲回洞内。

  ……………………

  乌云从北边而来。

  原本还万里无云的青空,渐渐被阴暗笼罩。

  这天越来越热。

  偏偏乌云压下来,却又没有雷鸣。

  但这雷霆仿佛随时都会响起。

  酝酿得越久,这惊天的霹雳就越骇人。

  国都距离吴越边境不远,仅仅只有三百里左右。

  边境会猎输了之后,宁元宪几乎一刻不停,直接返回。

  所谓一刻不停,就真的是日夜兼程赶路。

  几千人都要累瘫,腿都要走断了,困倦欲死。

  但几乎无人敢出声。

  就连战马的嘴巴也被罩住了。

  几千人就这么压抑安静地南归。

  有些宫女真的忍不住了,直接踉跄摔倒在地上,磕了满脸的血。

  旁边的武士一声不发,直接将她拖走。

  从头到尾,不敢惨叫一声,不敢哭喊一声。

  国君的车驾就像是一个移动的宫殿,不是马拉的,因为那样太颠簸,是十几个超级大力士抬着走。

  要匀速,平稳。

  车驾里面时时刻刻都放着一碗水,不管是上坡还是吓破,这碗水都不能泄出。

  大太监黎隼,已经两天两夜没有睡觉了。

  他依旧如同往常一样忙碌,脸上没有露出什么惶恐。

  但是心中的惊惧只有他自己知道。

  这段时间,他的汗毛始终是竖起的。

  甚至不敢怎么喝水,也不敢怎么吃东西,因为那样可能要方便,要放屁。

  当国君不顺心的时候,边上人就算喝水动作大一点都是罪过,喘气急一些也是罪过。

  关键是国君宁元宪的这股怒火,还没有倾泻出来。

  几乎两天两夜了,没有说一句话,没有骂一句。

  这才是最可怕的。

  宁元宪骂人的时候,反而没有什么。

  他一声不吭的时候,才是真正杀气冲天。

  这个时候谁要是妨碍了他的眼,那就要倒血霉了。

  宁元宪躺在榻上,微微眯着眼睛。

  他也两天两夜没有睡觉了。

  稳赢了二十几年的边境会猎竟然输了。

  之前调子顶得这么高,烘托成为两国之战一般。

  甚至上升到国运的地步。

  结果文武两战都输了。

  南殴国战局焦灼,正是他宁元宪最需要胜利的时候,结果北边那个年轻的吴王狠狠一个耳光扇了过来。

  奇耻大辱!

  他才几岁啊?

  当他宁元宪的儿子都嫌小啊,结果在对弈上竟然赢了宁元宪。

  这还不算什么。

  关键是两国骑兵的冲杀。

  越国竟然惨败!

  那些战败的士兵也不用惩罚了,因为几乎都死光了,当然吴国的骑兵也就剩下了不到四分之一。

  但这一传出去,就会变成越国精锐骑兵全军覆灭。

  这会引发怎样的动荡?

  所有人会觉得,越国军力不行了,骑兵竟然输得如此之惨。

  还会有人引发联想。

  吴王年轻,如同朝阳冉冉升起。

  越国宁元宪年迈,如同夕阳,不断坠落。

  “寡人老了吗?”

  宁元宪忍不住拿过一面镜子,照了一下自己。

  仿佛真有一些老态了啊,没有之前那么精神奕奕了。

  紧接着,宁元宪惊地发现,自己竟然有白头发了,

  有白头发还不正常吗?

  他看上去很年轻,仿佛三十几岁壮年,但其实也已经五旬了,和玄武侯金卓是同龄人。

  比苏难也小不了几岁。

  但发现了这本白头发,让宁元宪非常震怒。

  他一直觉得自己虽然五旬,但最多只有三十几岁的模样。

  还是之前的镜子好。

  之前的铜镜朦胧,找出来的人影光洁年轻。

  现在这玻璃镜这么明亮清晰,连皱纹和白头发都能照出来。

  这是沈浪发明的?

  他发明的什么玩意啊?

  他仗着自己年轻吗?

  是啊,他是年轻,才刚刚二十岁。

  国君猛地就想要将手中的镜子砸了。

  但还是忍了,那样会显得自己很弱。

  他是一个虚荣的人,又是一个虚伪的人。

  就算要发怒,也不会明明白白地发怒。

  两国君王边境会猎输了,寡人不在意。

  寡人之所以愤怒,是因为你们犯错了。

  而就在此时,一阵马蹄声急促而来。

  大宦官黎隼眼皮猛地一跳。

  作死吗?作死吗?

  果然听到这阵急促的马蹄声后,国君太阳穴暴跳,就要发出雷霆之怒。

  “陛下,黑水台急报!”

  又是黑水台,隶属国君一人的情报组织,暴力组织。

  “什么事?”黎隼寒声道。

  “琅郡的何贵人自杀了。”黑冰台万户道。

  贵人在汉朝的时候地位很高,仅次于皇后,但是在之后的朝代就地位不一了。

  在越国凡是被国君宠爱过的女人,却又没有册封妃嫔的,就称之为贵人。

  何贵人,就是何妧妧。

  她曾经被国君宠幸过的花魁,结果发现没有见红,而且牵扯到进士李文正,甚至牵扯到太子和三王子的党争。

  国君当机立断处死了李文正,掐灭了剧烈党争的萌芽,然后把何妧妧打发回老家琅郡软禁起来。

  沈浪返回国都的时候经过琅郡,她还专门去官驿拜访过,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仿佛就为了向沈浪问一句话,那首《明月几时有》是不是你写的?

  国君眉毛猛地一竖,厉声道:“什么时候的事?”

  “两日之前。”黑水台高手道:“这是何贵人的遗书。”

  “拿进来!”

  片刻后,何妧妧的亲笔遗书就出现在宁元宪手中。

  “陛下,臣妾冤枉。

  这一切都是沈浪的阴谋,他为了害死李文正,将我牵连下水。

  我本纯洁无瑕,之所以没有见红,也是他所害。

  那首《明月几时有》是他让人卖给我的。那件让陛下念念不忘的裙衫,也是派人送给我的。

  半个多月前他经过琅郡,我亲口问过。

  李文正家中的画像,占有血迹落红的丝帕,都是他的手笔。

  此人将臣妾命运颠覆,将陛下玩弄于鼓掌之中。

  臣妾对陛下之心,昭如日月。

  如若可以,陛下可以剖开臣妾之腹,看臣妾的心脏是红的还是白的。

  臣妾愿意以一死,以证清白。”

  何妧妧的这封遗书,国君看了一遍又一遍。

  整个人就仿佛压抑的火山一般。

  酝酿火焰到了极致。

  他感觉到了背叛,可耻的背叛。

  沈浪,寡人对你不薄啊。

  你竟然如此对我?

  为了杀一个李文正,你玩弄何妧妧的命运也就罢了,你竟然敢玩弄我?

  那李文正家中诅咒太子的小人,也是你的手笔了?

  你好毒的心啊。

  为了杀一个小仇人,竟然不惜党争?

  竟然胆敢诅咒寡人的太子?

  那怪李文正诅咒太子一案查来查去,都没有任何结果。

  因为边境会猎的失败,宁元宪本就处于无比压抑的愤怒之中,几乎没有了什么理智。

  就仿佛一个压抑的火山,就要找一个喷发点。

  现在,这个喷发点来了。

  “找死,找死,找死……”

  国君疯狂地嘶吼。

  “我对你如此之好,你竟敢背叛我?”

  “人心凉薄,人心凉薄。”

  “此子歹毒啊!”

  “黑水台,去……去……去把沈浪拿了!”

  “打入黑水台监狱。”

  ……………………

  “轰隆隆……”

  国都上的乌云,压抑到了极致。

  终于!

  忽然猛地一阵雷霆巨响。

  让人战栗。

  几乎整个大地都在颤抖。

  几百名黑水台的黑色武士,潮水一般冲入了金氏别院之中。

  捉拿沈浪!

  …………………

  镇远侯爵府内。

  “父亲,黑水台武士冲入金氏别院,捉拿沈浪。”

  苏难伸出手,昂首望天,仿佛对暴雨翘首以待。

  “此子,死了!”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更新一万五!月票落下一百多票了,诸位大人救命呀,眼泪汪汪大呼。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ewen001.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lewe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