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246章:镇远天变!

第246章:镇远天变!

小说:史上最强赘婿作者:沉默的糕点字数:9368更新时间 : 2018-12-22 22:56:50
  外面这些店铺的西域武士顿时惊呆了。

  他奶奶的,你这过分了啊。

  好歹也等到天黑之后,你再戴上面具出来假冒苦头欢。

  这大白天的你进入城主府戴着一个面具就冲出来了,有点太不尊重人。

  简直侮辱我的智商呀。

  我这一泡尿都还没有撒完呢。

  这些西域武士先是一呆,然后一怒,最后一喜。

  就凭你这二百多人?

  而且还都是女人?想要打赢我们?

  白日做梦吧。

  你以为带着一个苦头欢的面具,你就真有苦头欢这么厉害了?

  果然是赘婿小白脸啊,身边连正常的军队都没有,就这么一群粗大的壮妇,能顶个屁用。

  这群西域武士不管有没有尿完,都先收起家伙,绑好裤腰带,然后抄起弯刀。

  “杀!”

  几百个西域武士,反杀过来。

  这群西域武士,都是亡命之徒,哪一个身上没有背着命案?

  之所以来镇远城是因为这里的钱好赚。

  他们人数是沈浪的好几倍,而且面对的还是女人,当然没有半分畏惧。

  “杀!”

  女将武烈,率领二百多名粗壮女武士冲杀过去。

  瞬间!

  两支队伍飞快地靠近。

  “射弩!”

  武烈一声令下。

  顿时二百多名粗壮女武士举起手弩。

  “嗖嗖嗖嗖……”

  利箭狂射。

  瞬间射死一片。

  西域武士大惊。

  这,这是什么弩?

  体形这么小,竟然如此强劲?

  如今金氏家族已经得到了金山岛,利用沈浪的炼钢技术,能够锻造出低碳钢,也能锻造出高碳钢。

  有了优质的钢材后,强力的小弩就能制造出来的。

  用上好的弦,上好的钢,制成的小弩,仅仅只有半尺宽,但是短距离威力巨大。

  而且每一支箭头都是高碳钢,硬度极强,不要说普通皮甲,短距离下就算是铁甲也能直接射穿了。

  射完了一波箭后。

  来不及拉弦,因为这种弩强度太高,需要用工具才能拉上。

  直接抄起第二只备用弩,又狂射一波。

  “噗噗噗噗……”

  瞬间,又收割一波生命。

  然后,两支队伍才疯狂地冲杀在一起。

  西域武士大喜。

  射死射伤一百多人后,终于可以冲在一起厮杀了。

  我就不相信,你们这些女人是老子的对手?

  别说刀子,老子的鸟都能戳死你。

  若不是你们太丑,老子都已经开戳了。

  结果!

  真正打起来后。

  这些西域武士绝望了。

  没错,他们的武艺确实蛮厉害的,手中的弯刀都是玩弄出花来。

  但……他们不是军队。

  只是自由散漫的西域武士而已。

  而他们面对的是一支军队。

  而且还是一支浑身穿着钢甲的军队。

  为了穿钢甲,这些女壮士甚至都没有骑马。

  “杀!”

  “杀!”

  “杀!”

  这二百多名女壮士,在整理的命令下,手中的大长刀猛地斩下。

  动作整齐如一。

  顿时,一刀两断。

  鲜血飙射。

  没有多余的招式,就这么一手举着盾牌,一手举起大刀,整齐砍了下去。

  刀刃如林。

  仅仅片刻后。

  这群西域武士都有些绝望了。

  他们毕竟是在商号里面做保镖的,算不上精锐武士。

  单打独斗还停厉害,集体作战就一坨屎。

  他们动作很快,几乎每一刀都能挡住。

  但是挡住有个屁用。

  这群女壮士的力气太大了。

  一部分是斗奴出身,一部分是相扑出身,平均身高一米八,平均体重一百八以上。

  她们不但力气大,而且刀子也全部换了金氏家族提供的精锐钢刀,每一支三四十斤重。

  这一斩下来。

  西域武士薄薄的钢刀直接断裂,然后整个人劈成了两半。

  力量碾压,纪律碾压,装备碾压,体形碾压。

  这些西域武士本以为自己两三倍的人数,轻而易举就可以灭掉这群粗壮女人。

  甚至还可以爽一爽。

  但没有想到,完全是一边倒的屠杀。

  短短片刻功夫,就被斩杀了三分之一。

  紧接着,激烈马蹄声响起。

  沈浪麾下的几十名武士,全副武装,骑着战马抄到后路,将这几百名西域武士堵在中间。

  前后夹击!

  顿时,几百名西域武士更加损失惨重。

  紧接着,沈浪大喊道:“跪下投降,缴刀不杀!”

  武烈不由得一愕。

  然后,众多女壮士也大声吼道:“跪下投降,缴刀不杀。”

  “不能投降,不能投降!”

  商号里面的西域掌柜大声吼道。

  但命是自己的。

  第一个西域武士跪下,第二个,第三个……

  然后,一波又一波的西域武士跪下来投降,将刀子放在边上。

  沈浪道:“所有俘虏,你们把腰带扯下来,放在地上!”

  西域武士一愕,这是要做什么?

  但现在都已经跪下来了,而且刀子都扔在边上,完全不可能反抗。

  于是,他们纷纷接下自己的腰带,扔在地上。

  沈浪一挥手道:“去,把他们全部捆起来。”

  几十名手脚麻利的女斗奴上前,用腰带将这些西域武士捆绑了起来。

  沈浪道:“所有俘虏,全部站起!”

  顿时,几百名被捆绑的西域武士站立起身。

  没有裤腰带的他们,裤子直接坠地,腰部之下全部光溜溜。

  沈浪道:“诸位姐姐,各自分配。”

  二百多名女壮士冲上去。

  一个负责两名西域武士。

  沈浪下令:“全部阉割!”

  这话一出。

  这群西域武士顿时几乎吓尿了。

  不是说投降不杀吗?

  这要是被阉割了,其可不是生不如死?

  他们疯狂地就想要逃跑。

  但是,手脚都被捆起,哪里跑得掉?

  “刷!”

  “刷!”

  “刷!”

  这群女壮士手起刀落。

  顿时!

  几百名西域武士全部被阉。

  这个画面简直让人无法直视。

  全场鬼哭狼嚎。

  沈浪淡淡道:“嚎什么嚎?你们在街上随意大小便还有理了?我这只是没收作案工具而已!”

  “啊……啊……啊……”

  这群西域武士惨烈嚎哭,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他们此时的后悔。

  没想到这个小白脸城主这么狠毒啊,若是知道的话,怎么可能当着他的面大小便?

  沈浪收起脸上的笑容。

  “你们都是人渣,不管在哪个地方,哪一个国度,都是人渣。”

  “你们占着有一些武功就杀人放火,每一个人都好逸恶劳,穷凶极恶。”

  “你们为何来镇远城?就是因为这里的钱好赚,就是因为这里的人好欺负。”

  “苏难老贼早已经有了叛逆之心,处心积虑扶植你们西域人,造成族群割裂。”

  “正是因为他的歹毒用心,你们这群西域垃圾武士,才可以骑在我越国的百姓头上作威作福,还自诩为高等人?”

  然后,他脸色一寒,直接下令:“把这些西域人渣,全部扔到粪坑里面溺死!”

  这话一出,西域武士不由得魂飞魄散。

  不是已经阉割了吗?

  怎么还要杀啊?

  不是说投降不杀的吗?

  沈浪冷笑道:“我乃大盗苦头欢,对你们这些人渣,也就不必讲什么江湖道义了,说过的话也统统可以当作放屁的。”

  然后,这群女壮士如同老鹰捉小鸡一般,一人提着两个西域武士,冲进周围的店铺。

  “你们家茅坑在哪里?”

  片刻之后!

  这群西域武士,最屈辱死去!

  ……………………

  半刻钟后!

  几十名商号的西域掌柜,全部跪在沈浪的面前。

  大部分脑满肠肥,少部分精瘦的也鼻高尖刻。

  能够在镇远城立足的西域商人,全部都是背靠苏氏,做的都是走私生意,吴楚两国的走私,西域和楚国之间的走私。

  而且不是丝绸,不是香料,因为这些都是合法贸易。

  走私的大头分别是铁,粮食,奴隶。

  天西行省面积算是广阔的了,但人口比起天北行省,天南行省却要稀少很多。

  除了自然环境相对恶劣之外,还有猖獗的奴隶贸易。

  东方人的奴隶在强国,在西域诸国都很受欢迎。

  当然,西域的美人奴隶在东方也比较受欢迎。只不过越国历代国君打击得非常厉害,所以越国城市中很少见到有西域女奴。

  可以说,至少面前这些西域商人,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沈浪来到刚才那个西域商人面前,蹲下来道:“请问贵国真的有赘婿和狗不能进入的传统吗?”

  那个西域商人摇了摇头。

  沈浪道:“请问贵国赘婿,真的要在脸上刻字,然后送去军中当奴隶被蹂躏致死吗?”

  西域商人又用力摇了摇头。

  沈浪道:“那你的意思是骗我咯。”

  那个西域商人不知道是该点头,还是该摇头。

  “我是我们国王钦定来镇远城的商人,你……你不能动我!”这个西域商人颤抖道。

  沈浪道:“我是大盗苦头欢,管你们什么鬼国王?”

  麻痹,刚才你还口口声声赘婿的。

  沈浪道:“全部杀了!”

  一声令下。

  手起刀落。

  几十名西域商人,被杀得干干净净。

  就剩下那个说狗与赘婿不得入内的商人。

  他顿时浑身都在颤栗。

  眼前这个小白脸城主是疯子吗?

  这可是在镇远城,这可是在苏氏的地盘,距离镇远侯爵府只有区区几十里而已。

  他是疯了吗?

  沈浪望着他道:“至于你,我说过的要将你点天灯,你知道点天灯吗?”

  这个西域商人浑身颤抖,几乎屎尿齐出。

  他当然知道点天灯。

  沈浪大声道:“传令下去,让镇远城所有百姓,前来观刑!”

  …………

  片刻后!

  沈浪的骑兵开始在镇远城的大街小巷上驰骋而过,大声呼喊。

  “镇远城的老少爷们,越国的百姓们。”

  “骑在你们头上的西域商人,全部被杀了。”

  “祸害你们的西域武士,全部死光了。”

  “就剩下最后一个西域大商人,马上就要被点天灯了啊。”

  “城主府大门口,把西域商人点天灯,大家伙都去看啊!”

  ……

  一个时辰后!

  镇远城的城主府内,涌来了几千名百姓。

  镇远城很大,比玄武城大得多,城内足足有几万百姓。

  此时,只来了十分之一!

  西域商人是苏氏的走狗,积威太重了。

  就算沈浪把西域商人,西域武士都杀光了,他们还不敢露面。

  平时被欺压得如此厉害,现在欺压他们的人都死光了,还不敢出来。

  点天灯这样的好戏,普通人谁愿意错过?

  他们都不敢来看。

  因为害怕被苏氏事后清算。

  但就算有几千人来观看,沈浪也已经满足了。

  “点!”

  一声令下!

  西域商人被点天灯。

  化作了熊熊烈焰。

  “好!”

  第一个围观的民众大喊。

  第二个大喊。

  然后一群人跟着大喊。

  群情激愤。

  沈浪借机上前,大声吼道:“镇远城本是我越国的城市,凭什么这些西域人就可以骑在你们的头上作威作福?凭什么他们成为了高等人,而你们却被苦苦奴役?”

  “这群商人,每年从你们当中抓走多少奴隶?”

  “这群西域商人,每年高利贷让你们卖儿卖女,何等凄惨?”

  “他们的家中,有这金山银海!”

  “我是镇远城主沈浪,我下令从今天开始,所有西域商人家的银子都是你们的,都是越国百姓的。”

  “冲进西域商人家中,抢走所有的金银,抢走所有的财物,拿回属于你们的东西。”

  “若是不放心,害怕被认出来,你们的脸可以蒙上黑布,跟着我一起去,抢银子,抢金子!”

  然后,全场彻底轰动了。

  沈浪的二百多名女壮士带着几千名镇远城百姓,冲入一个又一个西域商铺之中,冲入他们的家中。

  这群苏氏家族的走狗商人,家中所有的金银,被劫掠一空。

  整个镇远城。

  在最短时间内,彻底沸腾。

  沈浪身后的队伍一开始只有几千人,后来超过上万人!

  镇远城的无数百姓,无数民众拿起黑布蒙面,跟在沈浪的身后,冲进西域商人的商号店铺之中,疯狂劫掠。

  什么是天道?

  损有余而补不足!

  这其实是不公平的。

  但沈浪只有区区几百人而已,想要在短时间内彻底搅乱整个白夜郡?

  怎么办?

  当然只有用最猛烈的招术!

  况且,这些西域商人全部是做非法贸易而发家。

  他们每一家都背靠苏氏,每一家都沾染了越国万民的血泪。

  跟在沈浪身后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最后,如同潮水一般,彻底淹没了整个镇远城。

  几乎势不可挡。

  刹那间,镇远城仿佛天变!

  ………………

  天黑时分!

  苏难的侄儿苏林返回镇远城。

  顿时完全惊呆了!

  我……我日!

  我这才离开多久啊,我就去了一趟镇远侯爵府,这才几个时辰的功夫。

  镇远城就变天了?

  几十个西域商人,几百个西域武士,竟然被杀得干干净净。

  所有的西域商号,全部被洗劫一空。

  损失了多少钱?

  天知道!

  沈浪这个祸害,这个天大的祸害。

  这才仅仅一天时间,就搅动这么大的风潮?

  苏林头皮一阵阵发麻。

  他有麻烦了,他有大麻烦了。

  “你们为何不阻止他?”苏林大吼道:“你们三个主簿,三个千户,手中有三千兵马,为何不阻止他?”

  “大人,您不在,没人做主!”

  是啊?

  苏林是镇远城的土皇帝,平时大权独揽惯了,他不在的时候谁敢调兵?

  不要命了吗?

  “彻底封闭镇远城门,不许任何人进出!”苏林大声喝道:“三千士兵,全副武装,随时准备战斗!”

  “是!”

  苏林知道,明天他必须杀掉沈浪,否则叔父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大人,沈浪身边只有区区二百多人而已,我们有三千多人,想要消灭他们轻而易举。”一名千户道:“他不是口口声声苦头欢替天行道吗?那我们三千大军就包围城主府,抓捕苦头欢。”

  一名主簿道:“关键是这些贱民,跟着沈浪到处劫掠,如今已经有上万人之多。虽然都是普通百姓,但也是民众,人多势众。”

  苏林道:“一些贱民而已,被沈浪的金银弄花了眼睛,暂时蒙蔽了心智,觉得自己瞬间勇敢了起来。然而乌合之众,永远都不能指望。沈浪若是想要依靠这一万多贱民翻盘,简直就是做梦。”

  “命令下去,从现在开始,镇远城进行宵禁,昼禁,任何人等,不得出门半步,除了巡逻士兵之外,镇远城街道上见到任何人等,全部格杀勿论。”

  “是!”

  片刻后!

  一队又一队的骑兵,在镇远城大街小巷大吼。

  “宵禁开始!”

  “昼禁开始!”

  “所有人等,立刻归家,不得在外面停留!”

  “敲锣五十下后,街面之上任何闲杂人等,格杀勿论!”

  “格杀勿论!”

  苏氏的上百名骑兵,在大街小巷呼喊。

  ………………

  沈浪听了之后,不由得惊诧。

  真是大开眼界了,宵禁不奇怪,现在竟然连昼禁都有了。

  而这个时候,沈浪作为镇远城主正在给上万民众训话(洗脑)呢。

  刚刚得到金银的刺激后,刚刚劫掠了所有的西域商人店铺后,这上万民众仿佛打了鸡血一般。

  沈浪的训话,完全得到了振聋发聩的作用。

  他喊的每一句话,都会引来震天的欢呼。

  上万人齐声高呼。

  “城主威武!”

  “国君万岁,越国万岁!”

  沈浪大声吼道:“从今以后,没有人可以骑在你们头上作威作福。你们就是镇远城的主人,这里是越国的土地,作为越国的子民,吾骄傲!”

  上万镇远城民众大吼道:“吾骄傲!”

  “从今以后,本城主就是你们的靠山!”

  “整个镇远城百姓,再也不会买儿卖女,再也不会被抓去做奴隶。”

  “本官一语定乾坤!从今往后,你们便是我的子民,我要保护你们每一个人!”

  上万民众高呼:“城主威武,城主威武!”

  而这个时候,一阵激烈的马蹄声响起。

  几百名骑兵飞快而至,从左,右,后三个方向,将这上万名民众堵住。

  两千多名步兵,整整齐齐,威逼而上。

  苏林淡淡道:“聚众谋反吗?”

  瞬间!

  全场的气氛,仿佛沸腾通红的铁水之中浇入了凉水,直接凉了。

  苏林骑在高头大马道:“别以为蒙住了脸,本官就不认识你们了,一人造反,全家连坐。”

  “马上就要宵禁了。”

  “锣声还有三十响。”

  “本官数到五个数,若你们还不离去,全部按照谋反论处,格杀勿论!”

  “五!”

  “四!”

  “三!”

  沈浪没有出声,女将武烈忍不住了,大声吼道:“诸位镇远城的子民,诸位民众,他这是乱命,这里才是镇远城主府,我的身边才是镇远城主!什么宵禁?什么昼禁?要城主下令,才能算数!”

  女将咸奴道:“诸位乡亲父老?这些年你们难道被欺压得还不够吗?有城主给你们做靠山,有我们几百武士挡在前面,你们有足足一万多人,难道还怕他们两三千人?”

  女将武烈大声吼道:“你们手中也有武器,有锄头,有铁叉,有砍刀。跟着城主,和这些禽兽战斗到底。拿起武器,为了你们的家人,战斗!”

  然后,两百多个女壮士猛地拔刀。

  “我们虽然是女人,但是也挡在你们的前面,壮士们,越国子民们,跟着我们战斗到底!”

  这些女武士喊得热血沸腾。

  但全场,却是尴尬的寂静。

  苏林目光讽刺望着这一切,仿佛在给全场一万多名百姓充分考虑的时间。

  想要跟着这个小白脸城主?

  没有问题,尽管去啊,不要命的尽管去啊。

  足足好一会儿后。

  苏林继续倒数:“三,二!”

  顿时,他身后的两千多士兵猛地拔刀,杀气冲天。

  “格杀勿论!”

  “格杀勿论!”

  两千多名士兵,齐声高呼。

  “一!”苏林倒数结束!

  顿时!

  刚才还热血沸腾的一万多名民,低着头纷纷离去,如同鸟兽散。

  刚刚还号称要拥护沈浪到底,要战斗到底的一万多镇远城子民,全部溜得干干净净。

  每一个人都沉甸甸的,带着抢来的金银。

  转眼之间!

  一万多人就走光了。

  整个城主府面前的校场,空空荡荡。

  武烈眼圈红了,咸奴眼圈也红了。

  怎么可以这样?

  这群人怎么如此窝囊,如此没用。

  平时被欺压得如此厉害,完全被西域商人和西域武士蹂躏。

  现在有人为他们做主了,刚才抢金银的时候还兴高采烈。

  结果苏林几声惊吓,就跑得干干净净,把沈浪等人扔在这里。

  简直没有半点骨气。

  连女人都不如。

  如果这一万多人跟在沈浪身后,二三百名武士冲杀在最前面,哪怕面对苏氏的两千多兵马,战斗起来胜算很大的。

  ………………

  现场一阵尴尬的寂静。

  苏林忽然哈哈大笑道:“妹婿,刚才这些刁民竟然围攻城主府,让你受惊了啊。”

  沈浪仿佛才发现苏林一般道:“表哥,你怎么来了啊?来来来,进入我城主府做客啊,我刚刚得了好些鸡鸭鱼肉,正好可以招待表哥。”

  沈浪一边说话,剑王李千秋直接拦在他的前面。

  苏林心中估算。

  如果现在发动进攻,能不能杀死沈浪?

  还是不行。

  他身边有李千秋这样的绝顶高手,还有大傻这样的变态,杀不了的。

  对于苏林来说,杀沈浪才是重中之重,他麾下的这二百多人,完全不成气候。

  听到沈浪的邀请,苏林摇头道:“不了,不了,你嫂子已经在家中做好了饭菜,若不回家吃饭,她就要大发雌威了。”

  接着苏林道:“妹婿,明日下午我在主簿府设宴为你洗尘,你还去不去啊?”

  沈浪道:“明天的鸿门宴啊?我能带三个人对吗?”

  苏林道:“对,三个人。”

  沈浪道:“去,一定去啊!”

  苏林道:“那明天见。”

  沈浪道:“明天见,表哥。”

  苏林大吼道:“镇远城驻军,你们都是吃屎的吗?大盗苦头欢竟然冲进了城主府内,万一伤了沈浪城主,那就是天大之罪。三位千户,还有诸位大劫寺的大师们,就辛苦你们留在这里,保护沈浪城主了。”

  “是!”

  三位千户大声吼道!

  然后,两千多名苏氏武士,二百多名大劫寺的僧兵,上百名西域高手将沈浪的镇远城主府包围得水泄不通。

  此时,沈浪想要逃出去可以。

  但是,他麾下的几十名武士,还有二百名女壮士想要突围就难如登天了。

  敌人近三千名武士,全部弯弓搭箭,随时准备开战。

  沈浪拱手道:“多谢诸位弟兄们保护,今天晚上我能够睡一个安稳觉了,哈哈哈哈!”

  “进府,做饭!”

  然后,沈浪率领众人进入城主府内,开火做饭。

  ………………

  晚上吃饭的时候。

  几位女将还愤恨难平。

  镇远城这些百姓太让他们失望了。

  本来沈浪用最短的时间内,搅动起惊天之潮,完全一呼百应,身后跟着上万之众。

  这些女壮士也不由得热血沸腾,以为从此可以领着这一万多壮丁大杀四方。

  没有想到这群民众竟然如此窝囊,如此废物。

  仅仅被苏林几声恫吓,立刻就背叛了沈浪,把他扔在一边,逃得干干净净。

  “无能之辈,废物,窝囊废。”

  “这样的人,活该被苏氏欺压,活该被西域人欺压。”

  “这群人简直活得猪狗不如。”

  女将咸奴破口大骂,因为太生气,让她晚饭都没有胃口了,只吃了五大腕。

  而沈浪却始终笑眯眯的。

  他一点都不生气,也不失望。

  不管哪一个位面的老百姓,都是这样的。

  乌合之众!

  又岂止是说说而已。

  大块抢金,大块抢银当然快活,大家跟着你上。

  但轮到要卖命了,那还是算了吧。

  您还是自己上吧。

  于是,刚才还热火朝天的一万多壮丁民众,瞬间鸟兽散,把沈浪扔在了原地。

  沈浪笑道:“无妨无妨,我们的计划很成功!”

  武烈道:“城主,今天晚上我们会全神戒备,绝对不会给敌人任何可趁之机。”

  沈浪道:“不必,不必,今天晚上你们好好睡觉。苏林的目标是杀我,只要我不死,他们是不会攻打你们的。你们晚上就安稳睡觉,明日可是有一场恶战,今天我们杀了几百人,明天可能要杀更多了。”

  然后,沈浪朝着剑王李千秋道:“前辈,我们再去练练?”

  “今天晚上一定要抓紧时间练习,一定要配合得天衣无缝。”

  ………………

  次日!

  苏氏家族的两千多军队,加上大劫寺僧兵,加上西域高手,近三千人依旧将城主府团团包围。

  任何人都不得进出!

  幸好昨天储备了足够的粮食和水,否则只怕要饿死渴死了。

  中午时分!

  外面的近三千敌人,开始检查身上的铠甲,手中的弓箭和武器。

  一捆又一捆的箭支被运了过来。

  一具又一具的大型强弩,开始在城主府外面安装。

  一具又一具的投石机,开始组装。

  就如同沈浪所说,根本没有什么政治斗争,直接就是你死我活的战斗。

  直接就是斩尽杀绝。

  很显然,战斗马上就要打响了。

  这两千多敌人,很快就要强攻城主府。

  此时,一个绝色女子款款走来,来到城主府外面道:“沈浪城主。”

  沈浪一身锦衣玉服走了出来,见到这个绝色美人道:“美人,何事啊?”

  绝色美人道:“苏林大人让我来邀请您赴宴,您去还是不去呢?”

  “去,去,去。”沈浪道:“有姑娘这样的绝色美人,我怎么能够不去呢。”

  “走,走,走!”

  沈浪急匆匆地出了城主府。

  “大人!”女将武烈追了出来,道:“我跟您一起去。”

  沈浪摇头道:“不,你留在城主府,你这边才是恶战。我去赴宴哪有什么危险,这么美丽的小姐姐来邀请我,怎么可能害我呀?”

  这个绝色美人捂嘴道:“可不是吗?沈公子请吧!”

  然后,她就在前面引路。

  沈浪紧紧跟在她的后面,望着她扭动的腰臀,要不快活。

  他仅仅只带了两个人,一个大傻,一个剑王李千秋。

  沈浪追着那个绝色美人道:“姐姐叫什么名字?仙乡何处啊?”

  绝色美人道:“奴家叫何宁宁。”

  ………………

  苏林的主簿府内!

  此时他现在都还在震惊,没有想到沈浪竟然真的来了!

  这可是真正的鸿门宴。

  连一点点掩饰都没有的。

  整个大厅之内,几十名西域高手,几十名大劫寺高手。

  外面还有上百名全副武装的苏氏武士。

  “沈浪,你还真来啊?”

  沈浪道:“表哥喊我吃饭喝酒,我怎么能够不来了。”

  然后,沈浪直接进入大厅之内。

  “这是我的位置吗?姐姐我坐在你身边好吗?”沈浪朝着那个绝色美人道。

  然后沈浪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鸿门宴实在太明显了。

  他的这一方,只有一个位置。

  而对面,整整上百个位置,外面院子上百个武士武士弯弓搭箭。

  沈浪刚刚进入大厅。

  “砰砰砰!”

  整个大厅之门,全部被关闭!

  烛火点燃。

  “坐!”

  顿时,苏林一边,上百个高手整齐坐下。

  而中间位置,绝顶高手,大劫寺苦难头陀,一直都默默地喝酒。

  他此时望向沈浪的目光,就仿佛看一个死人。

  沈浪面对敌人上百高手,还有外面的上百武士,仿佛什么也没有看见一般。

  “表哥,你设宴款待我?怎么也没有酒菜呢?”沈浪道:“为了你这顿饭,我中午还没吃呢,肚子饿坏了。”

  苏林淡淡道:“既然是杀人宴,那就不用酒菜了,开门见山,直截了当,今天这个宴会,就是杀你的。一会儿大家就喝你的血,吃你的肉。”

  沈浪倒吸一口凉气道:“这么……残忍?”

  苏林淡淡道:“沈浪,明明知道这是杀人之宴,你竟然还敢来送死?我真是佩服得无以复加。”

  沈浪道:“我身边有剑王前辈,又害怕什么?”

  苏林淡淡道:“沈浪,你不该来镇远城的,这里是我苏氏的地盘,你真是自寻死路。”

  沈浪道:“我有剑王前辈。”

  苏林又道:“沈浪,你竟敢杀我几十名西域商人,竟敢让贱民将他们的金银洗劫一空,真是自寻死路。”

  沈浪道:“我有剑王前辈。”

  苏林咬牙切齿道:“沈浪小畜生,你敢屡次和我苏氏作对,你竟敢得罪叔父大人,你竟敢敢迎娶金木兰,真是是自寻死路。”

  沈浪道:“我有剑王前辈!”

  苏林狰狞残忍一笑道:“不,你没有剑王,他不会保护你了。”

  “带进来!”

  苏林一声令下!

  几个武士抬进来一个笼子,里面关着一个人。

  一个如同厉鬼一样的人。

  所有头发掉光,浑身如同蟾蜍一样,密密麻麻长满了疙瘩。

  真正的人不人鬼不鬼。

  李千秋见之,顿时脸色剧变,惊声道:“爱妻!”

  李千秋的妻子中了浮屠山的剧毒,全身佝偻,头发掉光,浑身皮肤如同蟾蜍一般。

  而且她每天都神志不清,嘴里喋喋不休,最害怕的就是光线。

  “啊……啊……啊……”

  囚牢里面的女人拼命地哭喊,拼命尖叫。

  “李千秋,你这个畜生,赶紧救我,赶紧救我。”

  “把蜡烛熄灭了,熄灭了!”

  李千秋泪水狂涌而出,猛地拔剑,大呼道:“放了我夫人,放了我夫人!”

  苏林举起手。

  顿时,几十支弓弩对准了铁笼子里面的女人。

  “李千秋,只要我一声令下,你的妻子就死定了。”

  “你的妻子和沈浪,你只能选择一个活着。”

  “是要让你妻子死?还是让沈浪死呢?”

  “我倒数五个数,如果你不杀掉沈浪,我就射死你的爱妻。”

  “哈哈哈哈!”

  “五!”

  “四!”

  “三!”

  “二!”

  剑王李千秋的身躯不断颤抖!

  整个人仿佛陷入了无比的痛苦挣扎。

  他闭上了眼睛。

  他咬牙切齿。

  他的整个身体紧绷。

  “一!”

  苏林倒数结束。

  要么沈浪死,要么他的妻子死。

  “杀!”

  剑王李千秋猛地一剑,朝着沈浪后背刺入。

  “噗刺!”

  剑尖从沈浪前胸刺出。

  鲜血滴落!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更新近一万七!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叩谢膜拜!

  谢谢凤冰尘,消失,MARK,浮财金服的万币打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ewen001.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lewe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