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359章:天崩!浪爷之龙抬头!

第359章:天崩!浪爷之龙抬头!

小说:史上最强赘婿作者:沉默的糕点字数:8296更新时间 : 2019-02-17 01:19:13
  上一次,太子南征,人山人海。

  上上次南宫傲大军南征,依旧是人山人海。

  而这一次宁政南征,冷冷,凄凄惨惨切切。

  无人相送。

  国君没有来送,因为没有必要,他将自己和国家的存亡都押在上面了,根本就不需要玩这些虚头了。

  群臣没有来相送,因为这是宁政和沈浪。

  国都百姓没有来相送,因为觉得不详。

  所以这一万城卫军沿着玄武大道南下的时候,无数双眼睛默默地望着他们。

  当然,这些眼睛未必充满恶意。

  再怎么说,在这万马齐喑的时候,还有一支军队愿意去送死,已经很了不起了。

  祝福已经无用。

  所以这些目光充满了哀色,看着一万城卫军就仿佛看到了死人一般。

  之前国都万民对宁政和沈浪是唾弃的,把他们钉在了投降派的耻辱柱上。

  而现在这两个人倒是成为了主战派,之前的主战派却成为了真正的投降派。

  这真是一个荒诞绝伦的笑话啊。

  所以……

  国都万民望向沈浪和宁政的目光也变得复杂起来。

  有责怪!

  所有人都听说原本国君打算和禁军停战,割让南部五郡。

  不仅仅是文武百官,就连国都的百姓都觉得这很值,这个条件一点都不过分。

  当然了,如果真的割让之后,再过两三年之后,民众还是要骂娘的,还是要骂国君宁元宪昏君丧权辱国。但至少现在国都的民众心中也赞同割让,至少不要让战火烧到自己的头上。

  然而因为沈浪的反对,国君孤注一掷拒绝了矜君的停战协定,开启了绝望之战。

  亡国!

  这个词几乎笼罩在所有人的头顶。

  但是民众毕竟还是要脸的,有人愿意用生命去维护越国的尊严,有人愿意去送死,你还想怎么样?

  去唾弃勇敢赴死的人?

  许多睿智的读书人或许会,但普通老百姓真做不到。

  所以,就出现了这种目光送行。

  尽管看上去像死送葬。

  沈浪望向这些民众的目光。

  这要是配上哀乐,就更像是一场葬礼了。

  不过算了,今日我和国都的百姓算是和解了。

  你们虽然愚蠢了一些,但还算是有良心的。

  这一万城卫军走得很快,仅仅一个时辰后,就消失在国都万民的眼中。

  这是真正的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吧。

  无数国都百姓纷纷关上了房门。

  …………………………

  “国之将亡,必出妖孽啊!”

  几个进士正在饮酒。

  如今青/反而开门了,而且有很多客人。

  因为很多人觉得马上就要亡国了,大难临头了,何妨一醉?

  妓儿依旧在唱曲。

  明明是很欢快的曲子,却充满了悲戚。

  去年春天,越国进行了恩科会试,分别录取了一百名新文进士,八十名武进士。

  不过大战在即,这两场会试都显得默默无闻。

  八十名武进士,已经死了一大半了。

  因为当日他们全部都跟着太子南征了。

  文进士也因为南瓯国之战彻底耽搁了下来,只有一部分人当了官。

  原本尚书台和吏部准备等到南瓯国之战大胜之后,太子归来,再大肆封官,算是喜上加喜。

  所以几十名进士整整在国都内等了半年多,也没有侯到一个实缺。

  这些人算是天之骄子啊,中了进士之后高人一等,却又还没有做官,每天就在清谈。

  当日鼓吹太子的就是这些人,无数歌颂宁翼的诗词歌赋都是出自他们之手。

  没有办法,要献媚啊,这样才能让祝弘主看到,让太子看到,未来封官的时候也有好缺。

  大肆攻讦沈浪和宁政也是这群人,把两人钉在耻辱柱上还是这些人。

  南方大败,太子被俘投降消息传来之后,对这些人完全是雷霆一击,然后鸦雀无声。

  原本他们打算静静蛰伏下来的。

  矜君使者觐见越王,提出割让五郡的条件后。

  这些新科进士嘴上不说,心中却高呼,赶紧答应赶紧答应。

  只要越国江山能够保住,他们就还能做官。

  而且说句良心话,这里面也并非都是狼心狗肺之徒,也是有忠君爱国的。

  这几天他们心中暗暗松一口气,越国江山总算是保住了。

  接下来,他们打算变换门庭,去投靠三王子宁岐。

  太子宁翼完蛋了,那王位肯定是要落在宁岐头上了。

  这些进士行动能力强的,直接去天北行省巴结宁岐去了,行动能力弱的就去拜访天越大都督薛彻。

  所以这几天,薛氏家族完全是门庭若市。

  武安伯世子薛磐,完全是炙手可热。

  局面本来还算不错的,没有想到沈浪竟然又跳了出来,把这大好局面给毁掉了。

  国君也真是昏聩,还真的答应了沈浪。

  这下彻底完了,没有指望了。

  “国之将亡,必出妖孽!”

  “沈浪和宁政死不足惜,只是可惜了越国这几千里大好江山。”

  “听说矜君宽宏大量,有明君风范,是不是……”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他。

  你这是什么意思?

  竟然是想要去投靠矜君?

  不过……

  这也不是不可以啊。

  矜君的大南国初立,手下肯定缺读书人做官。

  况且他本就是饱读诗书之人,当年在国都他和读书人走得很近的。

  “许兄,听说当年在国都,你就和矜君打过交道,关系莫逆。”

  这位许兄三十几岁了,蹉跎了十几年才中了进士,却也算得上青年俊杰。

  他确实见过矜君,也在一起喝过酒。

  但是当时的矜君毫无架子,哪怕你是一个秀才找上门去,他都和你聊半天。

  而且当时很多举人,进士办酒去邀请矜君,有空的时候,他也会欣然而至。

  所以这位许进士确实认识矜君,但要说关系莫逆,那完全是朝脸上贴金了。

  “没有的事,没有的事。”这个许进士目有得色,但却连连摆手。

  这架势是既想要让人知道他确实和矜君关系不错,但又不想受人权柄。

  不过他内心倒是沸腾起来了。

  矜君礼贤下士,去投靠他也不失为一条好路子。

  我是新科进士,在越国这边顶多是一个七品官,去了矜君的大南国,起码能够做一郡太守吧。

  一想到这里,他心中不由得热切起来。

  如果投靠矜君,那去哪个郡做官好呢?

  怒江郡就不错,沈浪的家就在那里。

  我若成为了怒江郡太守,定能将金氏家族揉搓得死去活来。

  这位许进士和沈浪有仇吗?

  还真有!

  这位许进士二十岁就中了举人,所谓少年得志。

  但之后整整十几年都没有中进士,就一直厮混在国都,想要得到一个晋升之阶。

  而当时宁焱公主胡闹,扮做男人一样在青楼里面喝花酒,还找妹子相陪。

  这许进士看到了,觉得是一个机会,想着宁焱这等行径,或许是一个放荡形骸之女,他觉得自己长得比较英俊,而且颇有才华,所以就想要巴结宁焱,最好能够成为她的面/首从此一步登天。

  于是,有一天他就舔着脸送上了一份自己的诗文。

  他哪里知道宁焱只是表面上放肆,实则冰清玉洁。

  见到有人送诗文上来,宁焱看了一眼就勃然大怒,

  你算什么东西,狗一样的东西,还敢来勾引我?给我打!

  于是,他被宁焱麾下的女武士打得半死,肋骨断了三根,之后再也不敢招惹宁焱了。

  然而,接下来宁焱公主竟然为了沈浪和大炎帝国的廉亲王世子和离,而且还不明不白地成为他的妾侍。

  顿时这位许进士就怒了。

  他觉得自己被绿了。

  沈浪这个小白脸哪里比我强了?

  宁焱公主,我这么跪舔你,结果你理都不理,还将我打得半死?

  转身你就去跪舔沈浪,堂堂公主之尊,竟然恬不知耻地成为他的小妾?

  从此之后,他就把沈浪列为他的第一仇人!

  “国之将亡,必出妖孽,我越国亡就亡在沈浪手上,他就是罪魁祸首!”许进士咬牙切齿道,然后离开了青楼。

  一个时辰后,他乔装打扮离开国都南下。

  我要去投靠矜君!

  他日我高高在上,你沈浪却成为阶下之囚,到那个时候让你生死两难!

  …………………………

  老百姓最擅长的就是用脚投票。

  越王和宁元宪谈判失败之后,整个天南行省爆发了难民潮。

  无数人纷纷奔逃北上,躲避战火。

  整个天南行省六百万人,条件好的人逃到国都,逃到天北行省。

  条件不好的人,逃亡乡下。

  因为谁都听说沙蛮族军队是非常野蛮的,坏事做绝,甚至连人都吃。

  沈浪和宁政率领一万城卫军南下的时候。

  遇到的战争难民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最后几乎都堵住了道路。

  无数人拖家带口,大人绝望,孩子哭泣,活生生一副末世景象。

  “公子,我们要帮帮他们吗?”咸奴问道。

  她现在只剩下一百三十斤了,显得非常美丽。

  而且她和兰疯子已经成婚半年多,但依旧和武烈一起做沈浪的亲卫。

  想必兰疯子是很揪心的,他每天都要告诉自己十遍,咸奴很爱他,不会给他戴绿帽的。

  咸奴望向沈浪的目光依旧充满了仰慕,就像是粉丝对偶像的那种。

  而且成婚之后,生活幸福,她的心也变得软了,见到这些难民惨状,心中不忍。

  沈浪摇头道:“帮不了的。”

  就这样,无数难民北上,沈浪,宁政率领一万大军南下。

  双方交错而过。

  忽然有一天,一个老者拦住了沈浪的去路。

  “你便是沈浪吗?!”

  这是一个七十几岁的老人,须发全白了,穿得还算考究,应该是一个秀才,靠教书为生的那种。

  这个时候沈浪本应该表现出尊老爱幼的样子。

  但是他没有,依旧骑在马上淡淡道:“我就是!”

  那个老者道:“沈公子,我今年七十五了,我有孙子,还有曾孙子,一家十五口,本来日子过得安宁,现在因为你的缘故,却要举家逃难,前天老伴已经死在半路上了。我们不知道该去哪里,我们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我们究竟何怨何仇啊?你竟然要害得我家破人亡?”

  咸奴一听顿时道:“老人家,我们这就是去抵抗矜君的,这就是去保家卫国啊。”

  “谁要你保家卫国?”老者怒道:“我们家在安平郡,根本不在割让的五郡范围之内。原本陛下和矜君签订停战协定,割让五郡,沈公子你为何要阻止?本来可以不打仗的,都是你的缘故,害得我们流离失所,家破人亡!”

  沈浪默默地看着他。

  国都的老百姓不明着责怪他,反而心绪复杂,因为战火还没有烧到他们头上。

  而天南行省的民众,尤其是那五郡之外的民众,却恨沈浪入骨。

  割让五郡就割让好了?又没有割让我们的家?

  现在好了,你沈浪作孽,却要我们遭殃。

  “哇哇哇……”然后,一个八九岁的孩子哇哇大哭,应该是这个老者的孙子。

  那老者悲从心来,指着沈浪道:“你去向矜君认输,你去向他投降,不要打仗,你答应割让五郡,沈公子算老朽求求你了,不要为了一己私欲,而葬送我们几百万人性命,求求你救救我们全家!”

  这老者跪在地上,朝着沈浪叩拜,嚎啕大哭。

  然后,周围无数难民听之,也纷纷下跪。

  “沈公子开恩啊,求求你答应矜君,割让五郡,救救我们吧!”

  “我们想要回家。”

  “沈公子你认输吧,答应矜君割让五郡吧!”

  见到这一幕,咸奴和武烈眼圈都红了。

  这个世道,竟然是如此是非不分吗?

  不愿意投降,冒着生命危险去保家卫国,难道还错了吗?

  沈浪望着这群难民。

  责怪他们吗?

  没有意义的。

  而且指责沈浪不投降的只是一部分人,还有一部分年轻人站在地上一动不动,目光望向沈浪的军队反而充满了热切,甚至蠢蠢欲动想要跟着沈浪一起去打仗。

  这个世界总是这样的。

  一部分失去了热血,但还有一部分人血性犹存。

  “沈公子,求求你救救我们吧,向矜君认输割让五郡吧!”

  那个老者抱着沈浪的马腿,拼命大哭。

  “滚,再不让开,杀你全家!”沈浪喊声道。

  然后,他手一抬起。

  顿时身后几十名武士弯弓搭箭,瞄准这老者全家。

  “有本事,你从我尸体上踏过去吧,反正老朽已经被你害得家破人亡了,你从我尸体上踩过去吧!”

  然后,沈浪的战马就真的踩了过去。

  一名武士上前,一把提着这个老者的脖子,朝着路边一扔。

  道德绑架不了沈浪。

  “拔剑,拔刀!”

  沈浪一声令下,一万城卫军拔出刀剑,杀气腾腾。

  “任何人等,不得出现在大军周围十丈之内,否则格杀勿论!”

  “挥斩!”

  随着沈浪一声令下,一万城卫军一边行军,一边挥斩手中的战刀。

  顿时间,周围所有的难民纷纷退散。

  一万城卫军这才畅通无阻。

  不过沈浪在这些难民心中的名声就算是彻底坏了。

  不久之后,这些人不知道会将他传得如何凶神恶煞,无恶不作。

  ……………………

  几日之后,矜君大军返回南瓯国都城,禀报谈判失败。

  矜君下旨!

  大军攻入越国!

  十万大军北上,气吞如虎!

  所过之处,风卷残云!

  整个天南行省,毫无抵抗之力。

  南宫傲从东边北上,苏难从西边北上。

  一路经过越国的所有城池,全部望风而降。

  武安郡沦陷,宁水郡沦陷,阳武郡沦陷……

  正月十九!

  苏难五万大军兵临城下,包围天南行省首府,天南城。

  这是越国第三大城市,有几十万民众!

  长史言无忌竭尽全力,集结了两万民军守城。

  不到半天时间。

  两万民军近乎全军覆灭。

  准确说,只有一个时辰左右。

  天南城沦陷!

  两支大军仿佛比赛一般,势如破竹。

  正月二十。

  怒江郡沦陷。

  没错,就是沈浪家所在的怒江郡。

  正月二十三,靖安郡沦陷。

  正月二十五,白兰郡沦陷。

  ……

  二月二,龙抬头!

  天南行省全境几乎全部沦陷。

  除了最北边的阳戈郡!

  仅仅只用了半个月时间,矜君十万大军就攻占了整个天南行省十二郡。

  越国四分之一国土丢失。

  矜君十万大军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抵抗。

  哪怕是天南城两万民军的抵抗,也完全是一边倒的屠杀。

  几百万难民涌向天越,涌向了天北行省,天西行省。

  然而……

  越国的难民仿佛注定无处可去。

  依旧是二月初二龙抬头。

  另外一场大战爆发!

  楚国三十万大军东征。

  楚国太子为主帅,这一战被视为雪耻之战。

  三十万大军,同样势如破竹。

  短短三天时间。

  越国西境,沦陷五十里!

  种尧就算竭尽全力,靠着手头的十二万大军,也受不住几百里的边境线。

  尝试性地防守战后。

  种尧痛苦地下令,所有前沿堡垒,全部放弃。

  双方兵力太悬殊了,他手头就十二万人,如果把军队散在边境堡垒上,那镇西城守军可能就不足六万。

  怎么打?

  而且楚国大军也仿佛发疯了一般,士气冲天。

  雪耻之战,灭国之战。

  巨大功勋就在眼前,谁不拼命?

  放弃所有边境堡垒,十二万大军全部防守镇西城防线。

  镇西城,种氏家族的大本营,越国第四大城市,天西行省真正的首府。

  若这座城池被攻占,基本上就意味着整个天西行省的沦陷。

  随着种尧大军收拢回镇西城防线。

  楚国大军一日几十里。

  整个西境,不断沦陷。

  一个又一个城池丢失。

  一个又一个郡丢失。

  二月初九!

  越国西境,四个郡,二十三城彻底沦陷。

  楚国三十万大军,气势恢宏,杀气冲天。

  ………………

  天北行省!

  卞逍手中有十万大军镇守艳州,天北行省大都督宁岐手中,仅仅只有三万大军,却要防守近千里的边境线。

  天北行省和天南行省一样,都是狭长地形。

  吴楚两国的边境线,长得让人绝望!

  宁岐手中区区三万军队,就算撒胡椒面,也受不住这千里边境。

  也就是这个时候!

  卞逍下令,艳州下都督张翀率领三万大军驰援宁岐,镇守天北行省。

  顿时间,宁岐激动得赤足而出。

  卞逍和张翀此举,真算得上是雪中送炭。

  但是……

  依旧只能祈祷吴王能够守约,不要率军南下,不要加入灭越联盟。

  越王宁元宪,也在不断地做出外交努力。

  派遣了一波又一波使者前往吴国。

  然而,吴王拒见!

  局面,已经朝着最坏的方向狂奔。

  吴王开始集结大军!

  而且……是倾国之兵。

  十万,二十万,三十万……

  他不会放过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的。

  他也要雪耻。

  二十年战败之耻,两年前战败之耻。

  不过这次他没有御驾亲征。

  虽然南征大军还没有正式宣告天下,但已经传出风声,枢密使吴直会是这次南征大军主帅。

  大军也将分为东西两路,一路杀向艳州,一路杀向天北行省。

  ………………

  从一个月前开始。

  噩耗就一个接着一个传来。

  国都的民众先是震惊,然后便是麻木。

  因为到处都是坏消息。

  一个郡接着一个郡沦陷。

  一开始还有人想着要逃难。

  但是他们发现,无处可逃。

  整个越国,四战之地,根本无处可去。

  国都还算是最安全的。

  然后,国都陷入了一种离奇的繁荣。

  就好像亡国之前彻底的放纵。

  每一家青楼都爆满。

  很多人想着反正都要亡国了,一切都没有意义了,钱还留着做什么?

  而一些聪明人纷纷开始想后路。

  是该投靠楚国,还是吴国,还是矜君呢?

  国君也不需要上朝了。

  因为称病在家的官员越来越多。

  这个时候朝会,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所有政务由国君,尚书台,枢密院三方直接决定。

  至少在这个时候,枢密院和尚书台还是众志成城的。

  不管是祝弘主还是种鄂,又或者是宁启全部抛下了派系之争,呕心沥血,苦苦支撑。

  整个尚书台和枢密院所有人,都已经不能回家了。

  没日没夜地忙碌,困了就直接歪倒睡一觉。

  要说绝望,他们才是最绝望的。

  因为不管尚书台还是枢密院,都有一张越国的地图。

  每当沦陷一个郡,就在上面涂上红色。

  沦陷的城郡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越国三分之一的国土已经不见了。

  ………………

  现在老百姓已经不关心沈浪了。

  因为在越国百姓眼中,沈浪那一万军队完全是微不足。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西边和北边。

  楚国三十万大军和种尧十二万大军的决战,才是真正的焦点。

  吴王大军何时南下,何时正式向越国宣战?才是焦点。

  矜君大军合适进攻国都,才是焦点。

  这三个焦点,不管哪一个爆发。

  那就是亡国!

  种尧防守的镇西城沦陷,意味着西境彻底失守,亡国。

  吴王三十万大军若南下攻打越国,艳州或许守得住,但天北行省真的很难守住,千里边境线啊,也意味着亡国。

  矜君十万大军若直接攻打越国国都,守得住吗?

  受不住的。

  此时国都就只有一万城卫军,一万五禁军,如何抵挡矜君十几万大军?

  怎么又十几万了?

  没错,矜君的大军每一天都在增加。

  所有人都在等着矜君杀入国都的消息。

  到那个时候,可以正式宣布亡国了。

  不过那一天到来之前,大家还是尽情地及时行乐吧。

  责怪沈浪?

  骂他是亡国的罪魁祸首?

  一开始确实百万人唾骂。

  但后来渐渐也没有人骂了。

  愤怒才会骂,绝望了就不骂了。

  …………

  然而……

  矜君的大军仿佛止步了。

  占领了整个天南行省之后,他的两支大军反而开始重新聚集。

  就剩下一个阳戈郡,他反而不打。

  这是为何?

  在几个月前,沈浪就预料整个天南行省的沦陷,果断把阳戈城作为止损点。

  而沈浪城卫军还没有进驻阳戈郡城的时候,矜君也就断定,沈浪要守的是阳戈郡。

  换成一般人肯定会想沈浪守的是怒江郡,因为那是他家所在。

  但矜君一眼看出,这阳戈郡卡在天越、天南,天西行省之间。

  任何一个高明的主帅,都会把止损点钉在这里。

  正月二十五的时候!

  宁政和沈浪率领的一万城卫军进驻了阳戈郡城。

  平南大将军府,正式挂牌。

  ………………

  若把地图放大许多倍,就会发现此时天南行省,还有一个小小的角落没有沦陷。

  玄武侯爵府!

  不过它是在是太小了,在地图上几乎看不到,只有一个点。

  玄武城都沦陷了。

  只有玄武侯爵府已经附近加起来几百平方公里的土地没有沦陷。

  徐芊芊很无奈!

  她好不容易奋斗了两年,终于东山再起了,恢复了之前徐绣的规模。

  结果现在……

  又几乎彻底一无所有了。

  所有的作坊,所有的桑田,全部丢了。

  她带着几百人退入了玄武侯爵府内。

  她当时只说了一句。

  我艹!

  她也算是女神了。

  也骂出了这句话。

  可惜,她没有作案工具。

  正月二十六!

  玄武侯爵府上多了一块牌匾。

  天南提督府!

  金卓侯爵,正式成为了天南行省提督。

  这算是委屈他了。

  金卓可是堂堂侯爵,若是入朝的话,要么尚书台,要么枢密院,都要有他一个位置的。

  ………………

  很快,矜君的行动方向清晰了。

  苏难和南宫傲的两支大军,又开始重新集结收拢。

  苏难六万大军,进攻方向是阳戈郡城。

  南宫傲五万多大军,进攻的方向是玄武侯爵府。

  天爷!

  用五万大军进攻玄武侯爵府?

  放都放不下这么多大军吧。

  玄武侯爵府很大,有近千亩的规模。

  但是……哪里需要五万多大军啊?

  那玄武侯爵府内有多少守军?

  天下所有人都认为应该有五千左右,甚至更少。

  因为金氏家族只有六千私军,还要派出三千人守怒潮城。

  而实际上,玄武侯爵内有七千守军。

  除了金氏家族的三千多私军之外,还有三千八百人的第二涅槃军,金木兰是这支军队的最高将领。

  ………………

  “呜!”

  随着一阵号角声响起。

  南宫傲麾下的五万多大军,浩浩荡荡朝着玄武侯爵府行进。

  眺望着山中的城堡,南宫傲不由得感慨万千。

  他有想过,有朝一日会率兵攻打这座城堡。

  但也是打着越国的旗号,为了新政,奉国君的旨意讨伐金氏家族。

  然而没有想到,他竟然是以大南国枢密副使的身份来灭金氏。

  真是造化弄人!

  金卓侯爵,抱歉了!

  你为何不退去怒潮城?为何不将玄武侯爵府拱手让出呢?

  现在,逼得我借你人头一用!

  ……………………

  苏难六万大军,浩浩荡荡北上,开始对阳戈郡城进行包围!

  阳戈城,规模和怒江城差不多。

  城内有七万人,整个城墙周长不超过十五里。

  城墙高度在五米左右。

  谈不上是大城。

  而且地势平坦,一马平川。

  这座城市远不如南瓯国都城坚固高大。

  而当时矜君的沙蛮族大军,几乎在第一天就差点攻破了南瓯都城。

  当时的南瓯都城内,越国主力加上南瓯仆从军可是有足足十几万大军守城。那十万人可是真正的越国边军主力,一线精锐。

  此时宁政和沈浪手中,仅仅只有一万城卫军。

  二线军队!

  看上去,真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

  绝望之战。

  包括一万城卫军,都是这样想的!

  绝望和死亡的气息,笼罩在一万城卫军头顶。

  阳戈城早已经空了,所有的百姓都逃难了,就剩下这一万守军。

  死定了。

  输定了。

  每一个人心中都是这样想的。

  虽然经过了苦头欢的操练,他们的战斗力有了巨大的提升。

  但……他们毕竟不是涅槃军。

  甚至连祝霖的平南军都不如。

  祝霖十几万大军都打不过沙蛮族三四万人。

  我们一万城卫军去打沙蛮族六万主力?

  ………………‘’

  苦头欢道:“沈公子,如果你有什么神通的话,赶紧使出来吧?否则这一战输定了,这一万城卫军士气低落到极点,几乎要崩溃了。”

  沈浪点了点头。

  猛地搬出了一只箱子,打开一看。

  “这是黄金龙血,从海外上古遗迹中取得,服用之后,血脉蜕变,勇猛无敌!今天是二月二,一万城卫军也龙抬头!”

  这不就是沈浪当时诈骗用的黄金血脉蛊虫废剂吗?算得上是超级兴奋剂了!

  对!

  本来两千管,卖掉了八百管,还剩下一千多。

  然后沈浪稀释了一下,变成一万管。

  一万城卫军,平均每人分一管。

  苦头欢呆了。

  “公子,这……这有用吗?”

  ……………………

  注:今日两更一万六多!兄弟们顶我,支持我,给我月票!给诸位恩公叩首了!

  感谢浪哥的迷弟,醋笨笨,朱悍,慕枫言,国际刑警008,巧克力甜筒,随风而去一安好等人的几万币打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ewen001.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lewe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