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558章:乾京!决斗秒杀赢无冥!(求月票)

第558章:乾京!决斗秒杀赢无冥!(求月票)

小说:史上最强赘婿作者:沉默的糕点字数:8673更新时间 : 2019-06-01 05:53:06
  这能量漩涡的威力果然是惊人啊,而且这可仅仅只是初级能量漩涡而已啊。

  不过释放完了之后,沈浪再一次人去楼空,精神力再一次消耗干净。

  当然之前每一次失败的时候,他都直接昏厥了过去,而这一次成功释放出了能量漩涡之后竟然没有昏倒,可见正确的能量漩涡程序还要稍稍节省一点精神力。

  而这一日是三月初十,距离和赢无冥的决斗还有九天。

  ……………………………………

  整整睡了八个时辰后,沈浪再一次前往天堂庄园。

  他现在仿佛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当大事来临的时候,他都要去和宁元宪聊聊,某种程度上宁元宪是他的知音,两个人有很多共同预演。

  说来真是有意思,矜君归来之后来看过三次宁元宪,但苏难和南宫敖一次都没有来过,应该是不好意思吧,毕竟这两个人可都背叛过。

  “这次比武之后,有什么打算?”宁元宪问道。

  沈浪道:“拖时间,至少拖半年时间。”

  这一场比武决斗看上去荒谬无比,但在沈浪看来已经是必胜无疑了。

  那么赢了之后呢?

  宁元宪道:“这三份诏书中写得清清楚楚,谁赢了这一场比武谁就得到大乾帝国的正统名位。”

  沈浪道:“对!而且在我和赢无冥的约定中,一旦我赢了,新乾王国必须对我效忠,这个世界只能有一个大乾帝国。”

  宁元宪道:“半年时间够了吗?赢广和浮屠山尽管受到了不小的损失,但他们依旧拥有强大无比秘密军团。接下来可就是和赢广、浮屠山的大决战。”

  半年时间够吗?

  非常勉强,但终究还是够了。

  再过半年的话,距离沈浪回归东方世界已经快要四年时间了,他的大乾帝国尽管地盘没有任何变化,但国力终究还是发生了涅槃式的跨越升级。

  尤其是近来,科技文明和上古噩梦石文明的结合终于开花结果了。

  半年时间,第一代噩梦石步枪,小型龙之力,地狱火炮弹,应该足够装备到第一批新军了。

  此时沈浪麾下有七千亚马逊军团,两千涅槃军,三万五千骷髅党军团,五万矜君军团。

  新武器如果能够将这六万多人全部装备,那就已经阿弥陀佛了,沈浪都有把握打赢接下来的这一场大决战。

  关键是局势能不能给他半年时间。

  时间越充裕对沈浪就越有利,因为他此时麾下也有了几千名学士,如今上古文明和科学文明的结合已经有了阶段性成果,接下来应该会不断迎来大爆发期。

  大决战!大决战。

  每一次都是这样,这一战还没有开始打,就要准备下一场大战。

  沈浪笑道:“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是宁可拖得越久越好,因为一旦和赢广、浮屠山决战之后,我们就要面对强大无比的大炎帝国了,但时光的脚步永不停息,敌人的脚步也永不停息。”

  赢广现在每一天都在遭受那个所谓龙蛋的辐射,如今差不多已经一年时间了,时间拖得越久对他的身体伤害就越大。

  还有一点,一旦沈浪和赢广彻底分出胜负之后,大炎帝国就立刻会出手给予毁灭性打击。

  超远程战略打击,听起来就让人毛骨悚然啊。

  所以在这半年内,沈浪不但要准备打赢和赢广、浮屠山的决战,还要找到抵御大炎帝国超级龙之悔的办法。

  宁元宪道:“如何争取这半年时间,你可有计划了吗?”

  沈浪道:“有,妥妥的。”

  两个人都慢悠悠地落子下棋,宁元宪是很认真的,因为他年纪大了,需要经常动脑子,而沈浪则是心不在焉地下。

  此时他麾下的几千名学士中已经崛起了几十名非常出色的,但他还是垂涎一个人,姜离陛下在西方世界的弟子阿道夫,此人才是真正的天才啊。

  可惜,他应该还在白京的监狱中吧。

  沈浪道:“岳父,您可有听说过火炎城?在西方世界的。”

  宁元宪摇了摇头,从未听过。

  火神教和沈浪的关系非常密切,他们先后支援了三批学士,所以如今效忠沈浪的火神教祭师超过三百多人,他曾经旁敲侧击过火炎城,结果毫无所获。

  火炎城,火神教,听起来是多么契合啊,但对方却完全没有听过这个城。

  “对了,听说天涯海阁已经在万里大沙漠有所收获了。”沈浪道。

  宁元宪道:“不奇怪,左辞阁主做事是非常稳妥的,若非有八成把握,他是不会放下在东方世界的一切,孤注一掷去开发万里大荒漠。”

  浮屠山在南部海域的这个上古遗迹已经足够惊人了,而万里大荒漠属于这个世界的三大生命禁区之一。

  魔鬼大三角,极北大陆,万里大荒漠。

  前面两个地方算是有人去过了,而万里大荒漠到现在为止依旧是彻底的谜团,不知道这次天涯海阁的收获会是何等巨大,开发的这个上古遗迹是何等惊人?

  还有这一次沈浪和赢无冥的比武,左辞阁主会不会出席?上一次超脱势力议会,他可是来了的。

  说到天涯海阁的时候,宁元宪的手稍稍顿了一下,沈浪知道他想到宁寒了。

  自从那一场大战之后,宁元宪就从来再也没有提过宁寒一次,也没有问过她的死活。

  ……………………………………

  回到怒潮城之后,矜君直接接手所有的内政,以大南国王的身份兼任了大乾帝国尚书台宰相,每一天忙碌到了极点,而苏难成为枢密院副使,负责训练新军。

  “拜见亲王殿下,拜见索相。”苏难躬身行礼。

  索玄道:“苏侯的气色就是好,快十年了,也没有见老啊。”

  苏难道:“索相何尝不是如此?”

  索玄道:“最近可忙吗?”

  “忙。”苏难道:“我们这几万人从金刚峰遗迹出来之后,虽然身体素质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但是战斗思维依旧是落后的,跟不上陛下的新战争思维了,所以要从零开始学习,所谓新军不但衣服新,关键是思想新。”

  索玄道:“对,我们的敌人太特殊了,原来的那一套不行了。幸亏我们有至高无上的陛下,如同太阳一般指引我们的前进方向,否则我们这群人只怕还在黑暗中蹉跎,你们的好日子算是要来了,陛下回归东方世界已经三年多了,我们大乾帝国的军队终于快要不是累赘了。”

  这种言语是赤果果的个人崇拜吧,不过这在怒潮城中非常流行。

  “说来也真是无奈。”索玄继续道:“大南王来了之后呢,我们大乾帝国总算是有了宰相,但是枢密院的一把手还空着,也无人能接。”

  大乾帝国枢密使真的是无人可以担任,兰风不行,杰克唐不行,海拉更不行,仇妖儿也不行。

  这个位置不但要有才能,还要有资格。

  因为大乾帝国枢密使可是要比吴楚越三国的枢密使高一级的,但是怒潮城找不到一个资历比卞逍和吴直更高的了。

  倒是有一个人最合适,那就是楚王,不管是才华还是身份,他都足够,但楚国还是离不开楚王的,所以这个位置金卓暂时挂个号。

  何止是枢密院头把交椅空缺,黑水台大都督也空着呢,因为同样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以至于金卓公爵不得不再一次在这个位置上挂个号。

  但大乾帝国黑水台真正的话事人却是雪隐,她倒是合适这个位置。

  金卓终于封公爵了,而且还是大乾帝国和越国的双重公爵。

  沈浪和金氏原本都不在乎这点的,但是索玄、兰风、吴楚越三国之王一而再地上奏,请求册封金卓为公爵,册封沈浪养父沈万为公爵。

  结果终究只封了金卓一人,沈浪的养父沈万坚决拒绝了,他说只做得来下人,做不来贵族。

  “这次陛下去乾京比武,我们也必须组建一个使团。”索玄道:“我和大南王商议过很多次,这个使团由文官带队不合适,因为这是示威去的,所以还是要武官带队,所以这个使臣就需要从枢密院调派,金卓伯爵身份贵重,但是和陛下身份过于亲密了,所以我们想要让你带队。”

  苏难一愕,由他代表大乾帝国使团?这,这合适吗?

  矜君道:“我们知道你很忙,训练新军一天都少不得你,但跟随陛下去乾京这件事情更加重要,你武功高,资历够,能力强,所以由你带队最为合适。”

  苏难道:“大王和索相若信任我,那我就去。”

  矜君道:“行,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

  ……………………………

  说来还有一段趣事,大乾帝国要陪同沈浪前往乾京,使团规模不能太小,否则就显得寒酸了。

  但是大规模的使团又缺乏坐骑,为了赶时间,最好是骑乘雪雕,而不是骑马,怒潮城距离乾京一万多里呢,如果骑马的话要猴年马月啊。

  但是怒潮城总共加起来不超过三十只雪雕,于是矜君和炎京谈判,请求大炎帝国借一百只雪雕给大乾帝国,出使任务结束后立刻归还。

  廉亲王听到这个要求是崩溃的,哪有这个道理啊,我们之间可是敌人啊,你还向我借雪雕?

  你这个大乾帝国是不是也太一穷二白了啊?

  不过在这种细节上,大炎帝国还是表现出了风度,大炎太子亲自下旨,批准借给怒潮城一百只雪雕,但旨意上写得清清楚楚,这一百只雪雕不得做任何战争用途,而且这次乾京比武之后必须归还。

  ………………………………

  三月十一,沈浪骑着大超,在仇妖儿的保护下离开怒潮城,前往乾京参加和赢无冥的比武决斗。大乾帝国枢密院副使苏难,率领二百人规模的使团陪同。

  经过了五天的飞行,沈浪的大乾帝国使团终于来到了新乾王国的都城乾京。

  天下有三京,白玉京,炎京,乾京!

  乾京,曾经是整个东方世界最辉煌的城市,大概有十年时间,它的风头甚至超过了炎京,那也是姜离陛下最如日中天的时候。整个东方世界也只有炎京和乾京,才有资格称为帝京。

  当沈浪使团飞到新乾王国上空的时候,他还显得平静,但整个使团已经激动起来。

  这是大乾帝国的故土啊,尽管依旧处于赢氏父子的统治之下,但它毕竟属于大乾帝国。

  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村庄,小镇,城池都属于沈浪陛下的。哪怕被彻底肢解了,新乾王国依旧很大,差不多是越国的近三倍。

  当乾京在望的时候,整个使团发出山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怒潮城只是大乾帝国的临时都城而已,在怒潮城所有的地图中,在大乾帝国所有的公文中,帝都只有一个,那就是乾京,只不过还在赢广的手中。

  沈浪,仇妖儿,海拉,还有在场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见到乾京,哪怕苏难也是第一次在空中俯瞰乾京。

  真是恢宏壮丽啊,这是天下第二大城,仅次于炎京。

  这座城市虎踞龙盘,不管是雄浑壮丽,还是霸气威武,都远远超过楚国王都,越国王都,更是超过吴国王城,至于怒潮城和它比起来更是丑陋不堪。

  乾京确实是有帝王之气啊。哪怕沈浪已经想象了很多次,但是当他俯瞰乾京全景的时候,还是被震撼了。

  太壮观了,太宏伟了。

  这座城市的人口应该超过百万了,城墙的周长甚至超过百里,哪怕是古代长安和汴京,也没有如此惊人气势。

  沈浪毕竟是大乾帝国之主,当他飞临乾京上空的时候,大炎帝国的廉亲王和赢广二人亲自前来迎接。

  “沈浪阁下,我的乾京可还恢宏壮丽啊?比起你的怒潮城如何?”赢广问道。

  “壮丽一百倍不止。”沈浪道。

  苏难在边上道:“赢亲王,乾京是我家陛下之乾京,你赢氏只是窃据而已,谈什么你的乾京?”

  赢广淡淡望了苏难一眼,然后朝着沈浪道:“沈浪阁下,我不介意你在高处眺望我的乾京,但其他就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了。”

  大炎帝国廉亲王道:“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们这就进入乾京吧。”

  然后,沈浪的使团降落,从乾京的东门进入。

  ………………………………

  这是沈浪第一次踏上乾京的土地,也是乾京万民第一次见到沈浪的面孔。

  诡异的寂静,没有任何人喧哗,甚至没有人讨论。乾京万民望向沈浪的目光甚至有些复杂,当沈浪望向他们的时候,这群人甚至躲开了目光。

  距离姜离的暴毙才过去了不到三十年,一切还都记忆犹新,所有人心中或许都清楚地知道,沈浪才是乾京的真正主人,赢广父子只是乱臣贼子而已。

  但是乾京万民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选择效忠了赢广。

  不仅仅是乾京万民,新乾王国的大臣们就更加复杂了,这些大臣大多都六七十岁了,姜离暴毙的时候他们还是壮年,都曾经是姜氏之臣,而现在却效忠了赢氏,面对故主之子,如何不心绪万千?

  总之气氛非常尴尬,凝重。

  怒潮城的使团非常生气,他们觉得乾京的民众对沈浪陛下太过于冷淡了,这可是你们真正的主人,你们不说跪下效忠,难道就不能表现得目光热烈一些吗?

  尤其是兰氏兄弟,还有屠大,屠二,蓝暴等人,他们都是姜离培养的特殊血脉者,乾京就等于是他们的家啊,而如今他们进入乾京,竟然仿佛是外人的感觉。

  赢广父子对我们冷淡也就罢了了,就连你们这些乾京子民也这么冷冷清清?

  要知道当时沈浪陛下身份揭露的时候,万里之外的偏远小国都有壮士高呼万岁,并且万里迢迢赶去怒潮城效忠沈浪陛下。

  那个时候你们新乾王国的人在哪里?你们乾京的人在哪里?你们才是最应该忠诚于沈浪陛下的人。

  “或许等沈浪陛下和赢无冥的比武决斗之后,一切就都改变了。”兰疯子道。

  ………………………………

  接下来,沈浪和使团被安排住进了原来的临国公府,就是那个为沈浪而死的叔叔姜临。

  而在这段时间内,从头到尾都没有人来拜访过沈浪。

  不管是乾京的官员还是民众,甚至不从临国公府的门前经过,不敢靠近百米之内,唯恐会造成误会。

  想要收服新乾王国的臣民之心,真是任重道远啊。

  当然,这一次的比武是一个好机会。

  沈浪和宁元宪说过,只要灭了赢氏,新乾王国的臣民就别无选择,他们总不能去效忠大炎帝国吧,那可是生死之仇。

  ………………………………

  三月十八日!

  天下诸国,六大超脱势力的使团都已经全部到齐了。

  这是几十年来乾京最瞩目的时刻了。

  姜离暴毙之后,天下唯一的中心就是炎京,乾京就被边缘化了,哪怕是赢广登基为王,也没有这么大规模的使团。

  天下诸国,六大超脱势力,无一缺席。

  甚至连白玉京都派遣使者来了,依旧是那个熟悉的小姐姐,出席超脱势力议会的那个。

  浮屠山任宗主,诛天阁少主,天涯海阁之主,通天寺之主,悬空寺二号人物全部都来了。

  天下诸国中,吴楚越三国之王全部到场。

  大晋国王,北戎太子,梁国之王等等全部道场。

  这个阵容简直堪称华丽了,只有大炎帝国才有这个号召力,集合天下诸国和超脱势力了。

  所有使团成员加起来,超过万人。

  虽然沈浪和赢无冥比武这件事情本身比较荒谬,但是它决定着大乾帝国的名号归属,这就严肃而又重大了,甚至是几十年来最大事件,比起楚王被谋杀还要重大。

  吴楚越三国之王,也住进了临国公府内,这还是吴王第一次和沈浪真正见面。

  “臣等参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

  三月十八晚,赢广作为东道主,在王宫中举办了规模宏大的宴会,招待天下诸国和六大超脱势力使团。

  他真是忍不住心潮澎湃,这还是第一次啊。

  他的王宫第一次来了这么多使团。

  或许下一次这样的华丽场面就需要等到击败大炎帝国,赢氏成为天下之主的时候,才能有此盛景了。

  当然赢广觉得他这一代是看不到了,想要击败大炎帝国,起码要等到大炎皇帝陛下驾崩,太子登基之后,赢氏才有机会。

  但这一次也是辉煌的胜利了。

  毕竟明日之后,他赢氏就要正式成为大乾帝国之主了,再也不是乱臣贼子了。

  天下最贵者,姬氏和姜氏,在赢广看来,这次沈浪可不仅仅是让出了大乾帝国的名号,而且还让出了天下第二高贵姓氏的名誉。

  从明天起,赢氏将取代姜氏成为天下第二姓了。

  这种级别的超级宴会,没有什么可以写的,因为没有一句真话,也没有一句有用的话。

  甚至整个过程中都默默无言。

  在所有人眼中,沈浪几乎是一个死人了。

  甚至无数人都无法想象,沈浪是不是失心疯了?竟然会做出这个决定,简直是丧心病狂级的,就这么将大乾帝国名号拱手让出了,天下第一败家子啊。

  姜离陛下用一生打下来的政治遗产,被沈浪不到一天时间就败掉了。

  整场宴会,无人关心沈浪的命运。

  所有人只关心一件事情,天涯海阁在万里大荒漠究竟开发出了一个什么级别的上古遗迹。

  而且左辞阁主这一次完全可以不必来的,为何偏偏要来?

  但是依旧无人敢问。

  大约晚上十一点左右,这场规模惊人,却又诡异安静的大型宴会结束,沈浪回到临国公府内。

  整场宴会中,赢无冥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

  ……………………………………

  半夜时分!

  赢无冥,浮屠山任宗主,赢广三人站在王宫庭院内,天上明月皎洁。

  尽管这是一场荒谬无比的比武,尽管赢无冥比沈浪强大了一百万倍不止。

  但他还是一丝不苟,做了所有的准备。

  他穿上了最先进,最强大的上古铠甲,足够抵御一切来自上古武器的伤害。

  “这套上古铠甲是我浮屠山的至宝,是南部海域上古遗迹中得到的最高级铠甲,他的上一个主人属于上古帝国一名亲王,这具上古铠甲拥有独立的能量来源,哪怕龙之悔在不远处爆炸,穿着这具铠甲也能性命无忧。”

  任宗主帮助赢无冥穿上了这套上古帝国的亲王铠甲。

  “这是上古之戒,在上古帝国拥有超高的权限,而且能够保护身体抵御绝大部分的能量袭击。”任宗主为赢无冥戴上了一个指环,看上去和沈浪有些相似的指环。

  在上古广场沈浪看得清清楚楚,许多上古人类高层手指上都有带着指环的痕迹。

  任宗主给赢无冥的这个指环,在上古令戒中级别也是非常高的了,尽管比不上沈浪的上古王戒,但也能够抵御大部分负面伤害,再加上赢无冥本身这么强大,所以真的龙之悔在不远处爆炸都杀不了他了。

  “这是上古王者之剑,无坚不摧,可以轻而易举毁掉任何上古装备。”任宗主把黄金之剑递给了赢无冥,这就是上古广场石棺内得到的,沈浪曾经还以为这就是龙之剑,毕竟他曾经属于那个上古王者。

  “沈浪狡诈之极,他之前吹过的牛全部都实现了,所以尽管你的武功比他高了百万倍,但一定要全力以赴。”赢广道:“当然沈浪之所以敢开口提出这一场比武决斗,肯定有所仪仗,但无非就是某些上古装备而已。但他不管得到什么上古装备,都远远不如你身上的这套装备高级,这一场比武没有悬念必胜无疑。”

  任宗主道:“不要杀沈浪,直接废掉他就可,因为我们的龙之悔还需要他进行发射。”

  赢无冥道:“是!”

  ……………………………………

  三月十九,这个万众瞩目的日子终于来了。

  这一场东方世界瞩目的盛会终于来了。

  沈浪和赢无冥比武决斗,大炎帝国和新乾王国为了这一日整整准备了五十天了。

  这场决斗将在乾京大决斗场进行。

  这个大决斗场面积巨大,超过几十万平方米,足够容纳五万人观看。

  天下诸国,加上六大超脱势力的使团加起来有一万人左右,剩下四万人都是新乾王国的权贵,还有一万名民众代表。

  整整五万人,座无虚席。

  当然在所有人心中,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比武决斗,也是有史以来最荒谬的一场。

  所以没有任何赌局,哪怕一万陪一,也没有人开这个局,因为就算海水倒流,就算山川颠覆,就算太阳西出,也不会有第二种结果。

  沈浪瞬间被秒杀!不管是在梦幻还是现实中,又或者是最离谱的书籍中,这都是唯一的结局。

  但是见证这一刻本身就很伟大,不是吗?

  这一场比武虽然荒谬,但沈浪毕竟是姜离之子,而且创造了那么多奇迹,所以他的败亡也是一个历史事件。

  看着他被赢无冥灭掉,也是见证了历史。

  尤其是新乾王国的权贵和民众,他们很多人原本是心向沈浪的,但是自从他提出了这一场决斗之后,所有人的心潮水一般涌向了赢广父子,清一色地效忠赢氏。

  因为沈浪太疯狂了,哪怕一个疯子也不会提出这场比武啊,你这是把大乾帝国正统名号当成儿戏吗?

  谁敢效忠一个疯子?谁敢让一个疯子保护自己?天下间可都是聪明人。

  ……………………

  大决斗场上,五万人静寂无声。

  大炎帝国廉亲王正在诵读炎京的诏书,煌煌千言,整整读了半个多小时,终于结束了。

  “沈浪阁下,赢无冥阁下,我们最终再确定一下,这场决斗继续吗?”廉亲王问道。

  “继续。”沈浪。

  “继续。”赢无冥道。

  廉亲王道:“我们最终再确定一下,这场比武决斗将决定大乾王国正统归属,输的一方将彻底失去大乾名号,你们确定吗?”

  “确定!”

  “确定。”

  廉亲王道:“这是一场决斗,刀剑无眼,我们会见证它的公平,却不会干涉他的生死。这是生死状,你们确定要签吗?”

  他拿出了一份血淋淋的生死状,这是大炎太子用朱砂血墨写成的。

  一旦签了生死状,就生死不论了,就算沈浪在决斗场上被赢无冥大卸八块,也不能追究任何责任,更不能指责赢氏此举为叛逆。

  赢无冥一丝不苟,沈浪显得有些随意,两个人都在生死状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大炎帝国廉亲王高举生死状,高举三份诏书,大声吼道:“大炎帝国见证监督这一场比武决斗。”

  六大超脱势力代表举起手,道:“我们见证。”

  天下诸国代表举起手道:“我们见证。”

  新乾王国的权贵,还有万民代表高举右手道:“我们见证。”

  廉亲王道:“天下共同见证这场比武,胜利者将得到大乾帝国的唯一正统名分。”

  “沈浪阁下,赢无冥阁下,请前往圆圈之内。”

  沈浪和赢无冥两个人,缓缓走向了决斗场的中间。

  这是一个圆圈,直径三十米左右,两个人静静对立,距离二十五米。

  超过十个自鸣钟,二十个沙漏,摆在决斗场最显眼的地方。

  决斗将在正午十二点正式开启。

  沙漏里面的黄金沙子不断流下,时光不断流逝。

  距离决斗时间越来越近。

  十分钟,五分钟,三分钟,一分钟!

  所有人已经开始屏住呼吸了,并且努力睁大眼睛,尽量不眨动。

  因为这一场比武决斗会很快,瞬间完成,绝对秒杀。

  这是见证历史的时刻,见证沈浪灭亡的一刻,任何一个瞬间都不容错过。

  吴楚越三国之王,还有苏难等人,几乎无法呼吸,心脏一阵阵抽搐的痛。

  尽管他们对沈浪充满了信心,沈浪陛下天生就是创造奇迹的,但这一场比武决斗实在太太悬殊了,哪怕在最离奇的梦境中,他们都不敢梦到沈浪会赢。

  距离比武开始,还有十秒钟,九秒……

  赢无冥眼睛微微眯起,缓缓举起了黄金之剑。

  而沈浪也举起手中的龙之剑。

  两个人都屏住了呼吸。

  赢无冥的目光开始变得疯狂起来,整个人就仿佛要喝醉酒了一般。

  听,脚步越来越近了。

  很快,我赢氏家族再也不是乱臣贼子了,而是大乾帝国的唯一正统。

  很快,我赢氏将取代姜氏,成为天下第二高贵的姓氏了。

  姜离陛下,你对我们赢氏家族恩重如山,你的死成全了我们的王位。

  而现在你儿子将再一次成全我们,他的灭亡将成全赢氏家族的宏图霸业。

  我赢氏家族注定踩着你们姜氏父子的尸骸崛起。

  三,二,一!

  时间到!

  所有的沙漏流尽了。

  所有的钟声响起,仿佛是丧钟一般。

  “当!”

  “决斗正式开始!”

  赢无冥整个身体,瞬间化作一道光影,如同流星一般朝着沈浪冲去。

  沈浪,你这个废物,灭亡吧!

  变成行尸走肉吧,成全我赢氏家族的霸业吧!

  而与此同时!

  沈浪脑子里面意念一动。

  “能量漩涡,初级,开启!”

  瞬间!

  来自远古的力量,来自于龙血髓的力量,来自这个世界最高级别的能量,在龙之心凝聚,通过沈浪的身体,钻入到龙之剑。

  然后……

  猛地迸发而出。

  整个天地间,仿佛响起了一阵听不见的龙吟。

  一个巨大的能量漩涡,猛地朝着赢无冥席卷而去。

  “砰!”

  没有巨响,只是无声无息!

  新乾王国太子,天下顶尖强者,姜离陛下嫡系弟子赢无冥,直接飞出了千米。

  他身上的东西,一寸一寸粉碎。

  决斗刚刚开始,就已经结束!

  瞬间,秒杀!

  …………………………

  注:第二更送上,诸位恩公,拜求月票啊,叩首涕零。

  谢谢佛夕照耀,骑猪虎爷,三十而立1984的万币打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ewen001.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lewe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