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575章:困兽赢广!绝户计!伐乾京(求月票)

第575章:困兽赢广!绝户计!伐乾京(求月票)

小说:史上最强赘婿作者:沉默的糕点字数:8018更新时间 : 2019-06-09 23:29:41
  不知道过了多久,赢广醒了过来,此时大脑的胀裂感已经消失了,他整个人也完全冷静下来。

  而且殿内也多了一个人,浮屠山任宗主。

  整个殿内死一般的寂静,如果说之前的几次损失还只是伤筋动骨,这一次真的是致命的。

  整整二十几年时间,赢广和浮屠山联合培养的特种武士不超过七千人,如今损失了一大半。

  地狱军团总共不超过三十万人,经过几次战损,如今剩下更是不到十万了。

  还有雪雕军团,已经折损了六七成,上古秃鹫折损过半。

  近三十年的家底,尤其是开发了南部海域上古巨型遗迹后,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家底,现在都败掉了大半。

  原本还指望着这些家底争霸天下的,现在看来完全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根本还来不及和大炎帝国叫板,光和沈浪对抗就已经要倾家荡产了。

  赢广低声道:“你仔仔细细把一切过程说出来。”

  接下来,任天啸非常详尽地把战斗的每一个过程都说得清清楚楚,整整说了一个时辰,完全事无巨细。

  赢广和任宗主陷入了沉默,因为在这一战中,任天啸,赢无常,兰士三人除了一开始的轻敌之外,接下来并没有犯什么错误,几乎每一步都是正确的。

  但就算如此,还是近乎全军覆灭了。

  这比犯错了还要可怕,因为代表着在实力上打不过对方。

  赢无常果然说得对,赢广和任宗主现在没有想要追究任何人责任的想法。

  赢广道:“也就是说怒潮城这一次之所以大获全胜,总共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新式武器。第二个原因,那个神秘的女人。”

  “是。”任天啸道:“根据兰士和赢无常的判断,那个女人赢广是金木兰,她身上穿着的上古铠甲非常特殊,她非常非常强大,拥有非常……诡异的能力。”

  赢广道:“金木兰大约五六年前就已经失踪了,而且还是在魔鬼大三角内失踪了的,她这些年去了哪里?”

  任宗主道:“有一个说法。”

  赢广道:“什么?”

  任宗主道:“嫘祖。”

  赢广顿时目光一阵抽搐,这个名字哪怕对于他来说都是神秘的,这个人名气很大,但真正见过的人微乎其微,当年传闻她是姜离的红颜知己,而赢广是姜离第一嫡系,但这个嫘祖他都没有见过。

  但如果金木兰的失踪和嫘祖有关的话,那接下来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了,因为有传闻嫘祖根本不是这个世界之人,甚至这都不是她的名字,而是别人给她娶的外号。

  一方面是因为她的美丽,二是因为她的神秘,三是因为觉得她像是上古之人。

  这个世界上只有取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

  赢广道:“怒潮城这一次大战展现出来了三种新式武器,一种你们明明为小型龙之力,另外一种是绿火炮弹,还有一种是噩梦石细炮?”

  噩梦石细炮?

  这个世界上没有枪的概念,更没有步枪这个说法,所以把噩梦石步枪说成了噩梦石细炮。

  “任兄,你觉得这些武器和金木兰有没有关系?”赢广问道。

  任宗主摇头道:“没有,现在看来赢广是在沈浪带领下,怒潮城的大战进入了阶段性成果。甚至九个月前,沈浪和赢无冥比武决斗,还有接下来的全体大表决,都是沈浪在为怒潮城争取时间。”

  “还有一点,你们口中说的那个绿火炮弹,应该称之为地狱火虫炮弹。”任宗主道:“这种炮弹里面有地狱火虫,能够释放出惊人的高温,它也非常像是蛊虫的一种,它的体积比蚊子还要小十倍,但是又比蛊虫大很多很多,仅仅只需要四五只,叮在人体内,注入某种非常特殊的毒液,就能把人体的血液全部变成可怕的可燃液,让整个人烧成灰烬,这是西方世界火神教的独门武器。”

  任宗主果然见多识广。

  “但是,这种地狱火虫是非常稀有的,通常是作为可怕的暗杀手段,完全防不胜防。”任宗主道:“像怒潮城这样,大规模用来制造炮弹,完全匪夷所思,这需要多少地狱火虫啊?太奢侈了,完全不可能的,西方世界火神教就算和沈浪关系再密切,也不可能提供这么多的地狱火虫,甚至连他们自己也没有这么多。”

  赢广道:“这完全证明了,怒潮城有繁衍地狱火虫的办法,而且是快速繁衍。”

  任宗主摇头道:“正常繁衍都没有这么快,或许是一种更加可怕的东西。”

  然后,他陷入了某种回忆,手中把玩着黄金之剑,那个上古王者棺材里面拿出来的黄金之剑。

  龙之剑太宝贵了,任宗主是不舍得时时刻刻拿出来把玩的。

  “金刚峰遗迹,南部海域上古遗迹,还有上古广场遗迹,都有同一个主人,那就是上古姜氏王族。”任宗主道:“那个时候,姜氏已经失去了皇位,沈浪是从那个上古广场内的石棺消失的,之后我们掘地十丈都没有找到他的身影,但是不久之后他又出现了,那这段时间他去了哪里?”

  赢广道:“上古姜氏王族的地下陵墓,真正的地下陵墓,只有姜氏血脉才能进入,龙之剑就是他从地下陵墓得到的。”

  任宗主道:“或许他得到的不仅仅是一支龙之剑,还有其他宝贵的东西。”

  赢广道:“比如说龙盒,上古龙盒,所以怒潮城才会有新武器源源不断生产出来,所以他们的实力才会突飞猛进。”

  任宗主道:“如果我们的猜测成立,如果怒潮城真的有这个上古龙盒,那只要得到这个龙盒,我们失去的特种武士,地狱军团,等等一切都算不得什么,就算整个大赢王国都丢了,也没有什么。”

  赢广目光眯起,大赢王国当然是不可能失去的,但是这个上古龙盒一定要得到手。

  得到了上古龙盒,就意味着能够孵化出来龙,更别说其他方面都能突飞猛进。

  尤其是蛊虫。

  在部分上古典籍中,赢广和任宗主都读过,龙盒是一种非常神秘强大的东西,它以龙血髓作为能量来源,任何放进龙盒的生物都会发生涅槃蜕变,蛊虫当然也不例外。

  浮屠山是靠蛊虫起家的,并且闻名天下,跻身于六大超脱势力之内。

  但是自从七年前发现南部海域上古遗迹之后,更早是在姜离陛下暴毙,他们得到了姜离陛下关于很多血脉改造的典籍之后,他们的发展路线就已经偏移了。

  所以近年来的大战中,他们也很少用到蛊虫武器了,就算用过几次,后果都非常惨烈,非但没有达到战术目的,甚至自己伤亡惨重。

  浮屠山和其他超脱势力一样,陷入了唯上古武器论,唯上古血脉论。

  浮屠山也不想这样的,实在是因为蛊虫的研究进入了瓶颈期,而且这个瓶颈期不是几年,也不是几十年,而是上百年了。

  而一旦得到龙盒,那浮屠山的蛊虫也会进入飞跃期。

  ………………

  赢广再一次来到了密室之内,面见镜子。

  “南方的那一战结束了,你应该很得意吧,沈浪陛下。”赢广冷笑道。

  镜子道:“我们赢了吧,而且还赢得非常干脆利落。小型龙之力怎么样?噩梦石步枪怎么样?地狱火炮弹怎么样?”

  赢广面孔微微一抽搐,笑道:“原来那叫噩梦石步枪啊,我们还称之为噩梦石细炮呢。”

  镜子扁了扁嘴。

  赢广道:“你妻子金木兰回来了。”

  “不可能。”镜子道:“那绝对不可能是她。”

  赢广望着镜子好一会儿,缓缓道:“在上古广场棺材消失后,你和仇妖儿进入了上古姜氏的地下陵墓,得到了龙之剑,并且得到了龙盒。”

  镜子不屑一笑,没有回答。

  赢广道:“你不要试图否认,关于上古龙盒,我知道的事情比你更多。上古帝国已知的只有两个龙盒,一个属于上古姜氏,一个属于上古姬氏,因为在上古东方世界,只有这两个家族曾经是皇族。上古世界的皇族是非常严格的,只有掌握真龙之人,才能成为皇帝,才能晋升皇族。”

  呃?有这回事?

  难怪大炎帝国也有一个龙盒,但是不对啊,炎京的那个龙盒仿佛也是击败姜离之后才得到的。

  赢广道:“上古姜氏的龙盒会在哪里?当然是姜氏陵墓,而上古广场上的那个陵墓是假,但是石棺之内有通往真正陵墓的通道,但只有姜氏血脉才能前往,所以那天从上古石棺消失之后,你其实是进入了上古姜氏的陵墓之内。”

  “你有龙盒,你一定有龙盒。”

  “沈浪,上一次你被我们俘虏,囚禁在浮屠山地下秘密基地整整半年多,目标就是为了偷走龙之悔,就是为了营救矜君。”赢广道:“而这一次你再一次被俘,你想要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想要拿回龙蛋对吗?之前你得到了龙蛋,但并不是非常急迫,因为你没有孵化它的东西。而这次你得到了龙盒,你能够孵化这枚龙蛋了,所以你千方百计要夺回龙蛋,并且将它孵化出来。”

  呃?这个逻辑真是无懈可击,将沈浪和镜子自己都没有想到啊。

  镜子摇了摇头道:“没有这回事,我必须告诉你,龙蛋就算孵化出来,也不会立刻变得非常强大,至少需要几十上百年的成长,它才能真正成为最强力量。所以现在如果我将它孵化出来的话,可能会给还不够强大的大乾帝国带来灭顶之灾。”

  镜子又道:“还有一点,你的五十万大军应该全军覆灭了,你内心极度愤怒,甚至想要用最极端的办法,将我的怒潮城大军消灭干净,所以你们甚至会逼迫我发射龙之悔,但你也知道不可能的,千万要断绝了这个念头,就算你们让我发射龙之悔,那又会重演之前的一幕,龙之悔射出去了,但是却没有爆炸,反而被我们缴获。”

  “当然,你或许会说,用苏难和仇妖儿的性命来威胁我。但关键时刻,这两个人都决绝自杀的,也绝对不愿意成为你们胁迫我的人质。”镜子缓缓道:“救一人,杀五万人,这种事情我做得出来。但救一个自己人,杀五万自己人,这种事情,我做不出来的。”

  赢广盯着沈浪良久,然后露出了冷笑。

  “龙盒,我只要龙盒。”赢广道:“我不怕和你打明牌了,只要你们交出龙盒,我立刻释放仇妖儿,释放苏难,释放除了你之外的任何人。但若交不出龙盒,我就当着你的面,将苏难等人一个一个剁成碎片。”

  镜子道:“你现在说的才是真话,仇妖儿武功太高,你要击败她能够做到,但你想要俘虏她,是千难万难,事实上她之所以现在还不走,完全是因为我落入你们手中,否则除非你亲自动手,要不然凭借你的那些人根本留不下她。”

  事实也确实如此。

  就如同沈浪一方不敢招惹任天啸一样,只抓兰士和赢无常,对任天啸的逃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赢广这面对仇妖儿也是这样的。

  他、任宗主都超过了仇妖儿,甚至任天啸的武功也和仇妖儿不相上下,甚至还稍稍高那么一丁点。

  所以想要杀仇妖儿,完全能够做到,但想要将她俘获,几乎完全不可能。

  仇妖儿是一个非常刚烈极端的人,宁死不屈的,一旦任宗主或者赢广亲自动手,那仇妖儿一定会战死,所以赢广非常默契只是软禁仇妖儿和苏难等人,并没有直接抓捕。

  反正只要抓住了沈浪,你就算让仇妖儿和苏难走,他们也不会走的。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仇妖儿武功那么强,赢广和任宗主又不可能时时刻刻亲自看管她,她如果铁了心要走,赢广的这些特种武士还真的拦不住她。

  那么对仇妖儿用毒,用蛊虫?

  完全没用,她是黄金血脉,对大部分剧毒免疫,而且她体内有沈浪的血液,对几乎所有蛊虫免疫。

  但是这几个月仇妖儿就算能走,她也不走,因为“沈浪”还在赢广手中。

  “关键时刻,我亲自动手,就能杀掉仇妖儿。”赢广道:“我绝对下得了手的,所以这个关键时刻你就不要赌了,我的五十万大军全局覆灭了,而且此时整个大赢王国赢广发生了剧变,民心崩塌,后果不堪设想。”

  “毕竟我是乱臣贼子嘛,之前他们觉得我能够保护他们,所以还能站在我这边,而一旦他们觉得我保护不了他们了,觉得我不够强大了,或许立刻会改换阵营。”赢广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南边那些行省,郡城的人已经开始想着改旗易帜了。”

  赢广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目光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一切都无所谓了。”赢广道:“我要龙盒,我只要龙盒。沈浪你说得对,想要让你摧毁五万自己人,拯救几百个自己人,这完全不可能。但是让你交出龙盒,拯救几百人呢?仇妖儿能够逃出去,苏难呢?还有使团的其他人呢?他们能逃得出去吗?”

  “还有十四天,想清楚了。”赢广道:“时间一到,见不到龙盒,我就杀人,将你的几百名使团,剁成碎片,将苏难碎尸万段,最后斩杀仇妖儿,就这样……”

  ………………

  依旧是乾京王宫!

  赢广接待了一个秘密客人,新廉亲王。

  老廉亲王自杀了,廉亲王世子继承了亲王之衔。

  之前宁焱公主嫁给了廉亲王之子,那个取向不明的王子不是世子,而且已经死了,当时他作为宁寒舰队的观察员,直接被龙之悔炸死了。

  这位廉亲王世子取向正常,英明神武,甚至和他父亲不一样。

  老廉亲王虽然有武功,但归根结底是一个文臣,而这位廉亲王世子,是一个绝对的武将,而且还是一个武功极强的武将。

  刚刚走进大殿的时候,赢广甚至感受到了这位新廉亲王的浑身剑气。

  “姬田,见过赢亲王。”新廉亲王一丝不苟地行礼。

  赢广道:“贤侄何事?”

  新廉亲王姬田道:“廉亲王,听说在赢楚边境线上的那一场大战,你们输了,五十万大军全军覆灭。”

  大炎帝国得到消息真快啊,只比乾京晚了一天时间而已。

  赢广道:“贤侄,你这是来取笑我的吗?”

  新廉亲王姬田道:“不,我没有那么无聊。怒潮城军队的强大,不但震惊了你们赢氏,也震惊了我们姬氏。”

  赢广道:“这还不是你们姬氏放纵的结果?若非你们几次暗中支持沈浪打压我浮屠山和赢氏,怒潮城军队怎么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小心玩火自焚。”

  新廉亲王道:“所以我们来做一个交易。”

  赢广目光一缩道:“什么交易。”

  新廉亲王姬田道:“你们手中有龙之悔,而且还抓住了沈浪。但是想要让他发射龙之悔,消灭自己的军队,这完全是不可能的。而且发射龙之悔是需要精神共鸣的,强迫无用,甚至会上演之前的悲剧,沈浪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光明正大偷走你们的两支龙之悔的。”

  赢广冷笑道:“贤侄,你还真是来取笑我的啊。”

  姬田道:“你们发射不了龙之悔,但是我们……可以!怒潮城那五万大军就算在强大,也扛不住一支龙之悔,直接就灰飞烟灭了。而且事后完全可以说是你们大赢王国发射的,而且还是沈浪亲自发射的这支龙之悔,天下无人会怀疑吧。赢亲王想一想,届时你们造势说沈浪为了苟活性命,发射了这支龙之悔,消灭了自己的军队,那绝对会身败名裂吧,这个大乾帝国也瞬间支离破碎,你赢氏什么名声都挽回了。”

  这话一出,赢广目光猛地一缩,无比心动。

  这确实是最完美的方案,用龙之悔将怒潮城五万大军斩尽杀绝,最后嫁祸到沈浪头上。

  到那个时候,大赢王国内那些离心的民众,会再一次背弃沈浪,回到他赢广的阵营,甚至吴楚越三国,怒潮城众人都会纷纷离心。

  因为谁都知道,只有沈浪才能发射龙之悔的。

  新廉亲王姬田道:“甚至演戏演全套,我们可以提供一个和沈浪长得非常相似之人,当着乾京万民的面发射一支假龙之悔。届时无数人都会亲眼见到这一幕。而与此同时,我们会在怒潮城大军的头顶投下一支真正的超级龙之悔,将他们彻底杀得干干净净。如此一来,就天衣无缝了吧。”

  何止是天衣无缝啊,简直恶毒至极,届时沈浪就算有一百张嘴也完全解释不清了。

  目前看来,这是最完美的手段了,几乎能够瞬间将赢广挽回一切。

  赢广道:“那条件是什么?需要我付出什么?”

  新廉亲王姬田道:“非常简单,把那颗龙蛋交给我们。”

  赢广心脏一阵抽搐,然后冷笑道:“贤侄说笑了,我们手中并没有什么龙蛋。”

  果然天上不会掉馅饼,大炎帝国开出来的条件这么诱人,结果要价也如此诛心。

  姬田道:“明人不说暗话,好吧,你说没有龙蛋就没有,但如果有的话,欢迎来做这一场交易。”

  赢广心中冷笑,换成其他人或许会做这个交易,但他绝对不可能,这颗龙蛋意味着天下,意味着赢氏家族的千秋万代。

  这个世界上谁拥有了龙,谁就是真命天子,这不仅仅是名义上的,因为掌握了龙就掌握最高力量。

  你们大炎帝国当我是这么短视之人吗?为了眼前的困局,竟然把未来彻底出卖?

  不过,是不是可以考虑制造一个假龙蛋?

  姬田道:“赢亲王,千万不要想着制造一个假龙蛋来糊弄我们,关于龙蛋的认知,我们远远比你更加精深。”

  “赢亲王,我先告辞离开了,你好好考虑一下。”姬田朝着外面走去道:“我们什么都已经准备好了,只要你答应,并且把龙蛋交出来,通过我们的检验,我们大戏立刻就可以上演了。我们的龙之悔也已经装备好了,随时可以将怒潮城大军杀得干干净净。”

  赢广冷笑道:“不送。”

  新廉亲王姬田离去。

  赢广内心一阵阵冷笑,别说区区眼前困局,就算用乾京来交换他的龙蛋,都绝不可能!

  对于他而言,现在最迫切的目标有两个,在乾京城下彻底消灭怒潮城大军。而另外一个更加重要,逼迫怒潮城交出龙盒。

  ……………………

  怒潮城大军营地!

  消灭了大赢王国的五十万大军之后,怒潮城五万大军并没有立刻北上,而是原地停留了几天。

  不是人员需要休整,而是弹药需要补充。

  小型龙之力,噩梦石磁爆弹,新型火炮,噩梦石步枪,这些新式武器是非常嗨,打起来整个天地都为之惊艳。

  但是这消耗量也是惊人无比,这一次带来的噩梦石磁爆弹,地狱火炮弹,普通炮弹已经消耗了八成,子弹也消耗掉了七成。

  靠着剩下的这些弹药去攻打乾京已经完全不可能的,幸好这两个多月内,怒潮城所有兵工厂马不停蹄地不断制造各式弹药,而且一旦制造完毕,就立刻交给骷髅党舰队,由他们运送到越国码头上,越国新军会用最快速度将他们运送到战场上。

  所以前方在拼命大战,后方一万多里的补给线上,川流不息。

  整个越国,楚国,动用了几十万人力,每天都源源不断把物资,弹药送到大军营地。

  接下来很快就要进入大赢王国境内了,这次大战赢了,接下来一路到乾京或许不会遇到任何抵抗,但毕竟算是敌境,想要补给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必须一次性把物资补给齐全,然后再大军北上,攻打乾京!

  ………………

  怒潮城大军营地内,来了一个客人,看上去非常年轻,而且还是一个密使。

  “矜君,我是大炎帝国廉亲王姬田。”秘密来使道。

  矜君道:“廉亲王还真是年轻。”

  姬田其实已经四十几岁了,但看上去真的最多三十岁不到。

  新廉亲王姬田道:“我来见沈浪陛下。”

  矜君道:“沈浪陛下在乾京,我们这就要北伐乾京,拯救陛下。”

  新廉亲王姬田道:“矜君,有些话我不想说得那么清楚,我要见沈浪陛下,有些事情只能和他谈。”

  矜君苦笑道:“廉亲王,你父亲的死某种程度上和我们大乾帝国有关,我怎么会在这件事情上隐瞒你?沈浪陛下真的被赢广强行扣押了,这件事情天下皆知,以廉亲王的身份,完全可以去乾京见到沈浪陛下,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要廉亲王替我带一句话。”

  新廉亲王姬田道:“大劫宫。”

  呃?!

  矜君内心说了两个字,我艹。

  接着,他面不改色道:“廉亲王,请跟我来。”

  整个过程,他完全没有任何尴尬,就好像刚才睁眼说瞎话的人不是他一样。

  …………

  在某个地下密室内,廉亲王见到了沈浪。

  新廉亲王姬田道:“沈浪陛下,我们来做一个交易。”

  沈浪道:“说。”

  姬田道:“在乾京被赢广扣押的那个沈浪是假的,还有赢广手中的那个龙蛋也是假的,这两个消息应该非常致命吧。”

  沈浪道:“对,非常致命,所以你千万不要告诉赢广。”

  姬田道:“所以这就要看沈浪陛下的诚意了。”

  沈浪道:“什么诚意?”

  姬田道:“把那只龙盒交出来。”

  沈浪道:“我交出龙盒,就是为了让你们闭嘴,为我保守秘密?”

  姬田道:“还不只如此,如果你不交出龙盒的话,我们可以会以赢广的名义,想怒潮城军队发射超级龙之悔,而且最可悲的是我们会制造出一个假象,让一个人冒充你,当着乾京万民的面,发射假龙之悔。到那个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天下人都会觉得沈浪陛下贪生怕死,发射龙之悔消灭了自己的五万大军,更可悲的是这五万大军是冒着生命的危险来乾京救他的,到那个时候沈浪陛下,乃至整个姜氏家族都会身败名裂,怒潮城,吴楚越三国都会离心离德吧。”

  沈浪倒吸一口凉气道:“哇靠,好毒的计啊。”

  廉亲王道:“没有办法,混口饭吃。”

  沈浪道:“廉亲王,你比令尊狠毒多了。”

  新廉亲王道:“他就是不够狠毒,所以才会死。”

  沈浪拍手道:“我不答应。”

  新廉亲王道:“果真?”

  沈浪道:“对,乾京的被俘的那个沈浪是假的,赢广的那颗龙蛋也是假的,欢迎你去告发,现在就去!另外,你们要向我们怒潮城大军发射龙之悔,没问题,没问题,尽管来射,千万别客气。”

  新廉亲王姬田道:“沈浪陛下,我已经警告过你了,所以到时候真的不要责怪。”

  沈浪道:“勿谓言之不预,这句话你们也可以用的,我等着你们龙之悔来射啊,翘首以待!”

  新廉亲王面孔铁青,起身道:“告辞。”

  沈浪道:“不送,新廉亲王,明日我大军就要集结北上,攻打乾京了,记得一定要发射龙之悔来打我们啊,一定,一定!”

  姬田道:“您的军队一心求死,我不会让您失望的,请您拭目以待。”

  然后,新廉亲王姬田离去!

  沈浪不屑一笑,继续闭上眼睛,睡觉养神。

  “陛下,要想办法杀他吗?”雪隐问道。

  沈浪摇头道:“两国开战,尚且不斩来使。”

  ……………………

  次日!

  经过十几天的休整,怒潮城的五万大军终于再一次补齐了弹药和物资。

  随着矜君的一声令下。

  五万大军浩浩荡荡北上,正式越过大赢王国的边境线,朝着乾京杀了过去。

  直取乾京!

  ………………

  注:第一更送上,第十名有点摇摇欲坠,拜求月票,拜求安稳,谢谢大家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ewen001.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lewe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