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冠绝世元 > 第二章 剑尊者剑渊

第二章 剑尊者剑渊

小说:冠绝世元作者:艺中亻字数:5303更新时间 : 2019-05-21 13:14:07
  但见象战的身体肌肉迅速膨胀,变大,身上的衣服随着“撕拉~”的破碎声片刻便化为粉碎,同时,象战变大后的身体,竟然惊异般的长出了片片白色绒毛……

  不仅如此,就连象战的头和四肢也开始发生巨变。象战正在变化的身体不停地颤抖着,似乎此时的他异常的痛苦。片刻之后,象战的变化便停止了,因为此时的象战已经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头体形超大的猛犸大象……

  但见此象约有十丈之高,浑身覆盖着银白色的绒毛,像背上一道浅褐色的鬓毛光亮柔顺,八颗獠牙粗壮有力,四长四短,如弯月般自粗大有力的鼻子两侧伸出,而那獠牙上,还套着暗金色的铁环,鼻子上也带着暗金色鼻套,放眼望去,简直令人望而生畏,心惊胆战,那双如铜铃般的眼眸,散发着幽冷的寒光,头颈之间长出十根骨椎,搭配着那对摇动着的宽厚耳朵,更是煞气逼人。

  这时,只见象战所化之象,猛然抖动着庞大的身躯,前腿重重的踏地,抬头直鼻高昂的吼叫起来。瞬间地动山摇,打破了峡谷的宁静,飞禽走兽慌乱逃避。吼叫的能量波动不断的扩散,击打着周围的山体。

  然而,这一系列的变化,却被不知何时来到谷口的小奚通正好看了个正着……

  守义山脉的溶洞内,七人围绕在七彩融坑周围,坑中有七个柱台,每个柱台都有一条颜色不同的锁链衔接于岩壁上,柱台之间,有一黝黑且周身布满古老文理的棍子,棍子分为两截,中间有一链子衔接,此棍便为截元棍,这截元棍不时泛起暗红的光芒,透露着浓烈的戾气。

  “娘亲,不好了像叔叔变成一头猛犸象了。”奚通亲眼目睹了象战的变化,幼小的心灵顿时惊恐万分,连忙匆匆从洞外跑来急切的说道。

  众人纷纷睁开双目,他们不傻,自然知道象战一族只有迫不得已的时候才会变身本体,因为化为本体是非常耗费元力的。

  “唉!问璇,看样子象战那里不太乐观,毕竟象战是为了我们才如此不顾后果的与冥族对抗,,我们不能做事不管,这样吧!我与五位长老上去相助,你暂且维持现状,如何?”其中一位长老语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好,灵老,这里交给我!你们去吧!请务必保护象战伏士的安全”问璇闻言点了点头说道。

  “好!等我们回来”说完,六人纷纷起身,随即匆匆走出了溶洞。

  就在众长老出去不久,截元棍,也突然有了异样,棍中的戾气不断的从纹理之中散发而出,叶问璇的见状,心中一惊,暗道不妙了……

  “人类女人,别白费力气了,你太弱了,根本压制不了我,我劝你最好把我从这坑里带出去,只要你帮我出去,我保证不会伤害你,而且还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怎么样?”一个苍老浑厚的声音,突然在问璇的耳边响起。

  “哼~做梦!”问璇冷哼一声,拒绝道,同时调动元力,不断的输入到阵中。

  “不自量力!”苍老浑厚的声音夹杂着愤怒,使截元棍戾气骤然暴涨。

  突如其来的巨大压力使得问璇应付起来力不从心,额头与脸颊逐渐溢出汗水。

  “如此下去我根本撑不到他们回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叶问璇内心有些慌乱了。

  突然,问璇像是想到了什么,将一缕神识打了出去。“希望你能及时赶到。”问璇暗自想道。

  “噗~”问璇气血一阵翻腾,顿时一口鲜血喷洒而出。

  “别在坚持了,人类女人。”截元棍里那苍老浑厚的声音再次传来。

  “痴人说梦!”问璇随即手势一变,狠狠的打在了阵眼上,同时她的身子也一阵摇晃。

  就在问璇即将支撑不住时,一道倩影突然飘拂而来,当倩影落地,问璇才看清来人原来是一女子,但见此女身着幽紫色长裙,身材绝美虽不足豆蔻之年,却已丰满无据。洞外射进的阳光照在她背后更是显的尊贵。

  “你~你是谁?”问璇惊异的盯着女子,虚弱的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我是来帮你的就好。”少女缓缓说道,声音清脆悦耳。

  问璇虽然不认识此女,但对方既然说是来帮自己的,也不好说的太过分,可是警惕之心还是有的,问璇故作犹豫了片刻,最后说道:“多谢!”

  “不必客气,这样下去不行的,即便把他封印在这里,冥族的两个皇子也会找到这里的。”少女一手向阵里灌入元力一手搀扶问璇说道。

  问璇沉思片刻,眼睛微睁,像是做了极难的决定,目光柔和的看向奚通。如今的她,明白光依靠自己的力量是封印不了此棍的。她所求救的人恐怕一时难以赶到,现在只有将截元棍藏与奚通体内,才能有一丝胜算。

  她当然明白此棍的威力,会对奚通造成伤害。毕竟奚通是自己的骨肉,又怎么能忍心?犹豫了片刻,问璇终究还是心痛的下了决定,必须要舍小义取大义。

  “孩子,我们守义谷现在正是生死存亡之际,我现在要以你作为载体,把截元棍引入你体内,如果我回不来的话,你就带着它逃出去,记住!坚决不能让它落入坏人之手,通儿,你怕吗?如果回来,即便拼了性命也将它取出来,好吗?”

  “娘,我不怕。但是,不论如何你都要回来,不要离开我。”奚通抬头看着石台上的问璇,双眸中透露着坚毅之色。

  截元棍乃亘古神器,因为它经历了千万载岁月,吸收了太多的世间戾气和人们的邪念,形成了恶灵。一但使用者被反噬,将会被截元棍所驱使,变成一个没有意识的屠杀利器。

  “孩子,娘对不住你了。因为你是我的儿子,就要肩负一些责任。奚问璇心里暗暗想着,强控着自己不留泪。

  问璇双手一撑一合一道灵识打入驻架,与此同时洞内不断颤抖起来,七条铁条相继崩断,驻架也随着灵识的驻入裂开。

  一道金光爆闪开来,石台之上,血红的戾气包裹着旋转的棍子,呼呼作响。棍身为黝黑色,神秘的红色纹理交缠着,不断地向外涌动着能量。

  “准备好了吗?”奚问璇严肃的看着奚通说道。

  奚通盘坐着,紧闭着双眸点了点头。

  “等等!这可是你的亲骨肉啊!你就忍心这么做吗?”少女见此,于心不忍的劝阻道。

  “我们守义谷自从立谷以来便是看护此棍,而今面临大敌,守义谷一族上上下下都有责任,谁都不能例外。”问璇怜爱的看着小奚通,虽心有不舍,但奈何别无他法,只能坚定的如此说道。

  此刻,少女心里莫名的愧疚感负罪感由然而生。

  问璇将奚通用元力托于大阵上方。同时将截元棍强行摄入了奚通身体里,随着最后一丝戾气伴随着截元棍进入奚通的身体后,问璇才缓缓将奚通移放在平缓的石块上。

  而此时的奚通浑身颤抖着,眉心间有一红色印记不断闪动。而就在此刻,少女脖颈前的紫色玉石缓缓的波动起来,并且波动的越来越剧烈,少女暗觉惊奇,潜意识的靠近了奚通,这时,只见玉石竟然化作一道紫光,进入了男孩眉间的红色印记之中。

  随后,奚通脸上的痛苦之色竟然慢慢缓和了下来,而眉间的红色印记也慢慢的变淡,直到消失。

  “看来我这玉石还是可以帮他缓解痛苦的,这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万事万物相互牵引,我也是根据这波动才找到了这个地方。”少女看着问璇若有所思的说道。

  “多谢姑娘出手相助。”问璇强撑着身体缓缓的说道。

  就在两人刚一放松,洞口便传来一阵莫名的笑声“哈哈哈哈,可让我找到了。快把截元棍交出来”这声音之中,透着狂傲与嚣张。

  熟悉的声音让少女瞬间恼火,正是因为此人的谋划,两位皇兄才来此地寻找截元棍,进行屠杀的。而此人,也正是疾护法。

  “放肆!”少女起身,秀眉微皱的怒道。

  “灵韵公主!小的刚才并未看清是你。”疾护法旋即俯首作揖的说道。

  “这里没有你们要找的东西,速速离去。”少女以命令的语气说道。

  “对不住了灵韵公主,两位皇子有令,务必拿到截元棍。”疾护法说着,便腾身而起朝奚通扑去。

  灵韵快速挡在躺在地上的奚通面前,将住疾护法拦住,并对问璇说道:“快带他走!”

  问璇闻言,不敢再多做停留,顺势抱起奚通便朝动口跑去。

  ……

  此时谷中已满地尸痕,一片狼藉,老人孩和子无一幸免,还有一些受过重力挤压变形的残肢断骸。此刻象战因为被冥元锁链缠住后腿,即便化身本体也只是挣脱了三根链锁。六位长老因为镇压截元棍耗费过大,实力大损,也相继陨落,现在只剩下灵老,但也是奄奄一息躺于象战身体下面。

  “象战对不住。是我们守义谷害了你,不要在帮我抵挡了,你已经做的够多了。”灵老有气无力的说道。

  “放心吧!灵老,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再让你受伤。”象战庞大的身躯一动不动的立在灵老之上。

  “灵老!”

  这时,一声急切的声音从后边传来,正是抱着奚通而来的问璇。

  灵煞双眼微眯的打量了片刻道:“吆喝!上天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啊你!把那孩子交给我,就放你们一条生路!”

  此刻问璇将奚通缓缓的放在象战身下,向前迈出一步,看着灵煞说道:“如今我们守义谷就剩下我们三人,还请九皇子一同把我们捎带了吧!”问璇看着自己的族人全部惨死,作为族长的她内心惭愧不已。

  灵煞怒视着问璇咬牙切齿,随即飞身而去,掐住问璇的脖子后又飞身而回,道:“你以为我不敢吗?既然你这么着急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言罢,灵煞将问璇扔出两丈开外,手握弓刀,全身真元流转,弓刀顿时乌光大放,强烈的刀芒散发着摄人心魄的威势。

  缓缓的举起手中光芒四射的弓刀,灵煞踏前一步,冷笑着看着问璇说道:“去死吧!”随即,便要挥刀而出……

  就在这时,在项战身下一动不动的小奚通突然有了变化,只见小奚通“啊!”的一声痛叫起来,整个身体也随之越来越鼓胀。

  小奚通痛叫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恰好看到灵煞即将对他母亲不利的一刻,而此刻的奚通只感觉浑身疼痛欲裂,有着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在身体里需要发泄,如若不然,很可能下一刻就会爆体而亡。

  截元棍虽然被问璇强行打入奚通体内,但奚通尚且年幼,修为不足,根本无法压制截元棍所蕴含的强大能量。

  小奚通被截元棍的强大能量冲击着,身体的肌肤鲜红欲滴,原本黑亮的眸子的也布满了血丝,他的脑海中一阵轰鸣,理智也逐渐的被截元棍的力量所控制。

  “啊!~~”

  突然,小奚通仰天一声长吼,一股无可匹敌的能量瞬间向周围扩散开来,掀起一阵飞沙走石……

  在这强大的能量冲击下,灵煞毫无防备之余竟然也差点站不稳,向后退了一步,然而,灵煞仅仅只是一时错愕,随即便露出一副阴邪的笑容。

  “哈哈!截元棍果然在你身上,我要的就是你,你给我去死吧!”灵煞运转元力,手中弓刀乌光更胜,随即一个飞身,便持刀劈向小奚通……

  眼看凌厉的刀锋即将劈来,小奚通脑海中非但没有一丝恐惧或者害怕,反而有种跃跃欲试的强烈战意,但见他双眼血红,稚嫩的脸庞露出了一个诡异笑容……

  小奚通舔了舔有些发紫的小嘴唇性,突然对着劈来的灵煞大叫一声:“滚!~~”

  一声滚字,直震人心,随着这一个“滚”字的脱口而出,携带着雷霆万钧之势的音波直接将灵煞震出数十丈开外。

  这一幕发生的极短,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当灵煞灰头土脸的从远处爬了起来后,重重的咳了两声,才阴着脸大骂道:“咳咳!妈的,老子非宰了你不可”

  “八哥,还愣着干什么,杀了这小子,取出截元棍,都跟我一起上,妈的,谁剁了这小子,老子重重有赏”灵煞气急败坏的对其他众人下令道。

  听到灵煞的叫声,一旁的八皇子顿时从惊愕中恢复过来,随即也怒目圆瞪的盯着小奚通……

  “杀呀!……”一干众人叫喊着挥舞着各自的兵器冲向小奚通,而奚通咧了咧猩红的嘴,毫无畏惧的看着冲来的众人。

  “砰!砰!砰!……”众人冲到小奚通的近前,手起刀落,纷纷砍到了不知何时出现的一层元气罩上,一个硕大的元气罩将小奚通严严实实的保护在里面,光晕流转,蕴含极为强大的能量。

  八皇子跟灵煞见状,相视一眼,非常默契的各自用出最强的攻击手段,猛烈的轰击着奚通身外的元气罩。

  小奚通看着这一切,冷冷一笑,接着突然大喝一声:“都给我滚!”

  元气罩在小奚通的一声大吼中,顿时转守为攻,应声碎裂,狂暴的能量瞬间将众人击飞出去……

  但下一刻,小奚通因身体太过弱小,无法承受这如海一般能量的一再摧残,顿时双眼一黑,身体摇摇欲坠的倒了下去……

  这一次的击飞,修为越高的受到的反噬攻击就越大,所以,八皇子与灵煞承受了最多的伤害。

  远处灵煞“哇!”的吐出一口鲜血,一脸怨恨的看着倒下去的小奚通,阴狠的道:“这次,你该死定吧!”说完,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举刀,便再次向小奚通劈斩而去……

  “住手!”就在这时,一声怒吼远远传来,人未到而声先至。

  “小妹!”灵煞看着远处飞来的人正是自己的小妹灵韵,疾护法紧随其后。

  “九哥你看看这遍地尸体,他们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他们能有什么你想要的东西?因为你的私心,眼都不眨的全部杀光。你有没有一点怜悯之心?”灵韵指着周围的尸体,气的浑身发抖,狠狠的说道。

  “哈!什么时候轮到你教训我了?”灵煞嗤笑一声,不屑的说道

  “九哥,你只是听了别人一句话而已,就毫无根据的来此大开杀戒,你这么做难道就不怕天谴吗?”灵韵厉声质问道,美眸中闪过一道冷光,看向已经回到九皇子旁边的疾护法。

  疾护法感受到灵韵的威压后背一冷,低头不语。

  “即便没有我要的,杀了他们又如何哪!哼!更何况,这小子身上一定有我要的东西”九皇子冷哼一声,用手揩了揩刀刃上的鲜血说道。

  “你~”

  “好了,两位殿下。我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正在赶来这里。不如我们先撤吧,如今不易在战。”黑翼护法突然打断二人的僵态道。

  “可恶,等着回去再收拾你。把这个女的给我带走,斩草要除根,一个活口都不留。”九皇子狠狠的瞪了一眼灵韵,转身离开。

  看着两位皇兄相继离去,灵韵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对象战缓缓的说道:“我绝不会让她受到伤害!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还请见凉!告辞!”说完便转身离去。

  片刻,一道剑影飞逝而来。

  “还是来晚了一步”看着满地的狼藉和遍地尸体,一袭蓝色长袍,满头银发的中年男子紧皱眉头道。

  “恒子,去看一看有没有幸存者。”白发男子焦虑的看着四周道。

  “是,师傅!”男子恭敬的躬身回道,随即便转身离去。

  “剑…渊…尊者。”一声虚弱的声音传来,此人便是奄奄一息的灵老。

  “他便是剑渊?”象战闻听灵老一说,便认真的打量着剑渊。

  “他便是剑元宗的剑渊尊者!”灵老虚弱的缓缓说道。

  象战确认是剑渊后,便缓缓的变回了人身说道:“在下聚赟圣教象战,有幸遇到你剑尊尊者。”

  剑渊拱手回礼说道:“聚赟圣教三十二伏士之首的猛犸,象战!”剑渊也是多少听过此人。

  “正是在下!”

  “发生了什么事。”剑渊将灵老微微扶起,躺在自己怀里。

  “是冥…殿,,他们…他们…杀了所有的…人。问璇…也……被他们…带走了…咳~咳”灵老有气无力的虚弱道,他每说一句话,生命力都在流失。

  “又是冥殿,冥殿真是越来越猖獗!”剑渊愤恨的说道。

  “但…他们…并没有…得到…截元棍…在奚通体内。”灵老断断续续的说道。

  “嗯,我先给你疗伤。”

  “没用的…我已是…风中残烛…你…要…要答应我…把…问璇救…出来…还有…照顾好…奚通~”灵老紧紧的抓着剑渊的袖口说道,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油尽灯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好,我答应你,我一定会救出问璇,照顾好奚通,你放心吧!”剑渊满怀悲伤的答应道,神色之中布满了悲戚与恨意。

  “对了…给你…这个~”灵老艰难的抬起手臂从胸口中拿出一个白色羽毛。

  “这是,白羽翼,难道是。”剑渊像是明白了什么,随即接过羽毛。

  此时,灵老像是完成了最后的使命一般,缓缓的闭上了双眼,紧紧抓着剑渊袖口的手,也瞬间无力的垂落在地上。

  “灵老,灵老。”剑渊轻轻摇了摇已经离开的灵老,但灵老已然永远的离开这个世界。

  风,微微略过灵老的发梢,随风摆动,不由得令人心中升起一股凄凉,剑渊缓缓闭上眼,低下了头。

  “师傅,谷内无一人生还。”这时,恒子回来复命的说道。

  “把所有人好好安葬,他们为坚守大义而亡,不论老人还是孩子,竟然没有一个贪生怕死!”剑渊抬起头,缓缓起身看着周围感叹道。

  “冥元链锁!冥族真是为达目的,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用!”剑渊看着缠绕在象战腿上的链锁说道,随即挥剑将两条锁链斩断。

  “多谢!”象战感激道。

  “说谢的应该是我,你为了守护他们,差点连自己的命都搭进去,而我却是来晚了,唉!我对不起他们”剑渊满心愧疚的说道,神色之间露出强烈的自责与悔恨。

  “我帮你疗伤吧!”随后,剑渊关切的对象战道。

  “哎!没事,小伤而已,你还是赶紧看看奚通吧!截元棍在他体内,他小小年纪,肯定是不好受的”象战看向地上的奚通,痛心而又无奈的说道。

  “好!”言罢,剑渊便来到奚通身旁,随即抓起奚通的手臂,调动元力,为奚通检查起身体内的情况。

  “咦?这孩子竟然能抵抗截元棍?简直不可思议,只是,不知道他还能坚持多久,元气为何如此复杂相互碰撞?又像是在相互交融?太奇异了,不过这也苦了他了,我得把他带回去!不如你也一同来我剑宗修养一段时间吧!”剑渊感受着奚通体内的情况和元气,神色惊异复杂。

  “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得赶紧回莽荒古域!”象战谢绝道。

  剑渊迟疑了片刻道:“那好吧!那我们就此别过!有需要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说完便背起地上的奚通,化剑飞驰而去。

  象战若有所思的看着消失在天际的剑渊众人,片刻以后,象战失落的环顾周围,仰天长叹一声:“恩公!是我象战无能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ewen001.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lewe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