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578章 左右为难

第0578章 左右为难

小说:蜀汉之庄稼汉作者:甲青字数:0更新时间 : 2019-06-14 01:14:25
“唯有退守祁山城与木门一带。”

        赵广毫不犹豫地说道,“此三地未下,陇右难安,大军不得北行,故只有退守。”

        冯永一怔,心道那不就是原历史上诸葛老妖第四次北伐在木门埋伏,令人射中张郃膝盖那一次?

        “那若是下了西县与冀城呢?”

        “那就可以尝试着堵街亭和陇坻。”

        赵广点了点上邽,“若是上邽未下,向东就是广魏郡的治所临渭县,二者可以互相呼应。”

        “再加上临渭到陈仓,有依靠渭河形成的陇山小道,大军行不得,但派两三千精兵过来还是可以的。”

        “如此一来,大军东边侧冀就有威胁,那就须得小心。如想歼来援之敌,街亭迎战就是最好的选择。”

        “为何?”

        冯永问道。

        “因为那里不但有地利,同时大军也容易从略阳那里集结。”

        我靠!

        你知道这个?可以啊!

        冯永斜眼看了一眼赵广。

        赵广却是没注意到冯永的眼神,只见他在上邽、还有广魏郡的平襄等地插上代表曹魏的小木棍。

        曹魏东西两边对西县、冀县、略阳、街亭这一条线所形成的夹击之势一下子就突显出来了。

        从沙盘上看来,在北伐大军东西两边皆有威胁的情况下,街亭确实算是最适合决战的地方,同时也是北伐大军能支撑起决战的极限之地。

        冯永看了看沙盘,心想这么说来,如果真按原历史的第一次北伐,街亭难不成是诸葛老妖早就设计好的决战地点?

        “欲要与曹贼战于街亭,就须得知道街亭地形。”

        赵广在别的方面不靠谱,但论起行军打仗,那却是相当的不错。

        自得了冯永的暗示,这两年来,他为了能把陇右之地做成沙盘,甚至还亲自扮成商旅来过祁山。

        这一次祁山城之所以能这么快的打下来,就是靠着他提供了极为详细的地形图。

        要不然,就凭大汉远道而来,攻城器械都没能及时运上来,要想攻下祁山城,困难度不小。

        “欲扼关陇大道,一是守陇山东面的陇坻,二是守陇山西面的街亭。”

        “街亭城中有泉,可供大军使用,旁边还有河川,周围皆是平地,南北宽近十里,东西长约三十里,城池当关陇大道而立,乃是兵家必争的咽喉之地。”

        “曹贼当年为防有人利用此地断关中与陇右联系,曾摧毁此城,故如今此城残败不堪。”

        “不过那小城虽是残败,但若加以修葺,还是可以当作做大军营寨,与曹贼相持。而且此地开阔,乃是两军相接的绝佳之地。”

        “且街亭后方有略阳作为依托,而曹贼却要越过陇山而来,只要相持下去,那定然是他们吃亏。唯一可虑的,就是要防住东西两边的曹贼。”

        后世不少人都说街亭地势险要,其实那根本就是在胡说。

        街亭南北两边确实有山,但山谷其实是一个面积为几十平方公里的开阔地带,适合双方大军摆开阵势厮杀。

        街亭小城,就在这个开阔地带的正中间,想要绕开,绝无可能。

        很明显,按这个地形,诸葛老妖在原历史上是要和张郃来一次真男人的较量,硬碰硬。

        可惜的是马大嘴竟然私做主张,跑到山上去,让开了道路。

        汉军没能在关陇大道上扎下营寨,前军又被打败,再加上两翼被威胁,根本无法与魏军争锋。

        所以诸葛老妖明明已经率军到了街亭附近,但一听到前方战况,就极为干脆地直接扭头就走,不做一丝滞留——因为他也无能为力了。

        唯一让冯永觉得疑惑的是,凭什么诸葛老妖觉得自己在街亭能打败张郃?

        若是两军在街亭纠缠不休,时间长达数月,汉军的后路两边的侧翼万一生变了怎么办?

        这不是没有可能的,看看当年的汉中之战,就长达两年之久。

        “你们说,若是大军与曹贼在街亭相接,当如何打败曹贼?”

        冯永终于忍不住地问道。

        几人面面相觑,王平资格最老,终是他开口劝诫道,“将军,这战阵之事,瞬变万千,某曾听闻有天时地利人和之说,不一而足。依某亲身所见,胜负之说,非亲临阵前不能决。”

        “如今我等在这里假设,亦只能是做到尽量不为曹贼所趁,至于如何打败曹贼,还是得依靠阵前机变才行。”

        冯永听了,有些歉然道,“是我太过于执着了。”

        说着又对着王平有些恍然大悟地感激一笑,“昔日丞相曾对我说过,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今日得王将军之言,这才有所醒悟。”

        王平有些尴尬一笑,心道我又不识字,方才所说的,只不过是自己亲身的经验,这丞相教冯郎君的东西,我如何能知是何意?

        “那陇坻呢?”

        冯永又问道。

        “陇坻的话……”

        赵广脸上现出犹豫之色,“这个难说。毕竟陇坻乃是关口,若我们要守陇坻,不但要急行越过陇山,而且还要在曹贼来援之前夺下关口。”

        “能担此大任,最适合的,莫过于南乡士卒。”赵广看向冯永,“只是如今南乡士卒,如今最多不过一千五百人……”

        冯永从南乡抽了六百人去越巂,回到汉中,又把南乡这两年练出来的士卒全部抽走,才凑了一千五百人。

        拿这一千五百人去打陇山关口,不说能不能打下,就是能打下,估计也没几个了。

        几年心血,一朝全白费。

        不过赵广这小子没说实话,冯永沉沉地问了一句,“你这两年啥都没干?”

        “干……干了,只是总觉得比南乡士卒少了点什么。”赵广结结巴巴地说道,“不管怎么练,也比不过南乡出来的士卒。”

        废话,没有精神信仰的士卒,能和南乡士卒相比?这几年南乡的精神灌输又不是假的。

        冯永懒得跟他解释。

        他的目光,在陇坻和街亭之间不断来回扫着,不知在想什么。

        “兄长,不管是去街亭,还是去陇坻,都必须得过冀县。如今天水诸县各有人前去,唯有冀县尚无人前往,正是我等施展之时。”

        赵广等了好久,也没见到冯永说话,终于忍不住地凑过来,“丞相手头所能用的人,如今亦只有我等,却不知兄长与丞相说得如何了?”

        “不如何,我还没说呢,丞相就叫我回来了,让我好好读书,看好大军的粮道。”

        冯永摇头。

        “啊?”

        赵广本以为此事十拿九稳,没曾想却是得到这个答案,当下就傻了眼。

        就在祁山城破,北伐大军破关而入,大汉丞相亲自率军攻打西县,同时派出吴懿领军前往上邽时,天水郡参军姜维带着人一路跟在天水太守马遵后面,紧追着不放。

        “快快快!”

        马遵抱着马脖子,一边回头看着后头,生怕突然就出现姜维等人的踪迹,一边死命地催促道。

        同时心里在大骂:这个姜伯约,莫不成当真欲置吾于死地耶?不然从洛门至上邽这三百余里,他何至于日夜咬着不放?

        “明府,上邽城到了!”

        只听得突然有人惊喜地喊了一声。

        马遵闻言,连忙转头向前看去,果见上邽城那高大的城墙出现在眼前。

        当下大喜过望,用马鞭连抽身上的马匹几下,不顾马已经口吐白沫,硬逼着马再次加速向前冲去。

        郭淮紧赶慢赶,才回到上邽城不久,就听得手底下就有人来报,城下有人自称天水太守想要入城。

        郭淮奇怪,他走之前,明明吩咐了天水太守去守冀城,怎么会跟在自己后头来到上邽?

        这般想着,走到城头,果见城下有一行人,领头的正是天水太守马遵。

        郭淮大惊,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连忙令人打开城门。

        马遵看到城门终于开了,如同看到了生还的希望,当下连滚带爬地跑过去,看到郭淮在城洞里迎接他,他一个踉跄上去,就抱住了郭淮的腿,哭述道,“刺史,不好啦!”

        “出了何事?”

        郭淮看到马遵身上、脸上全是尘土,很明显是拼命赶路而来,连忙扶起他问道。

        “那冀城的大族,早与蜀虏暗中有往来,参军姜维等人,已经投了蜀虏,他们不但准备要献城,而且还一路追下官而来,欲杀下官。”

        马遵眼泪都流下来了,脸上花花绿绿的,让人看得可怜之极。

        郭淮听了,第一个感觉就是一脚把这个没用的废物踢开!

        你是天水太守!

        蜀虏还没过西县,后头的冀城就失了?要你这个天水太守有什么用?

        “来人!先把城门关上!”

        郭淮看着城外空荡荡的,只觉得随时会有蜀虏冒出来,当下先下令道。

        护城桥渐渐地拉起,城门也开始吱呀吱呀地合拢。

        就在这时,只见远处又有烟尘飞起。

        “等一会,别关城门!”

        姜维看到这一幕,心头一急,大声喊道。

        可惜的是,距离太远,城里的人不可能听得到他说的话。

        待他冲到城下,上邽城门已经紧闭。

        不但如此,城头还射下来一支箭,直接钉在前面,同时城上有人呼喊道,“城下何人?”

        姜维只得止步,大声回答道,“某乃天水参军姜维是也,一路追随天水太守而来。”

        这时,只见城头上伸出一个人头,正是马遵,脸上又脏又乱,却是得意万分。

        “姜伯约,你莫要再欺人!如今蜀虏大军就快要临上邽城下,你当我等不知?你这般,不过是充蜀虏前军,欲骗开城门罢了!”

        姜维听了这话,大惊道,“明府何故出此言?某一路追随明府而来,从未见过有什么蜀虏大军。”

        马遵哈哈大笑,说道,“你休想骗人,上邽昨日才得了消息,知道如今蜀国伪相已经派了大军前来,你这般着急赶来,不过是想骗进城里做内应罢了。可惜的是,你等以为自己行事隐秘,却不曾想早已被识破了。”

        城下的姜维一听,心头焦躁无比,“太守一路而来,某亦一路跟随,何曾有过降蜀虏之事?明府若是不信,我等可解下兵器后再进城。”

        可惜的是,城上的人似乎已经认定了他们通敌,无论他如何解释,上邽城皆是不为所动。

        最后连郭淮都出面了,高声说道,“姜伯约,如今蜀虏随时到来,你身为参军,当务之急是尽快回冀城,守好城池,而不是来上邽。”

        姜维一听,知道自己不可能进城,长叹一声,只得带着人原路退回。

        几日后,待他们到达冀城下,遇到了分开的众人。

        “怎么不进城?”

        姜维吃惊地问向梁绪的族弟梁虔。

        梁虔苦笑,指了指冀城,“不让我们进去。”

        “为何?”

        姜维大惊,自己这一行人里,主簿、主记皆是郡里的官吏,为何进不得冀城?

        “说如今外头情况不明,不得随意进出。”

        姜维一听,顿时恼怒万分。

        上邽怀疑自己投敌,叫自己回来守冀城以明心志。

        如今冀城又说外头情况不明,不让自己入城,这叫他如何是好?

        想到这里,姜维走到城下,大声喊道,“吾乃姜维,天水参军,城上守将,速速与我开门。”

        只听得上头有人喊道,“敢问姜参军,马太守与郭刺史何在?”

        “马太守与郭刺史去了上邽,令我等回来守冀城。”

        姜维解释道。

        “姜参军随太守、刺史出城,如今太守与刺史皆不见,你却私自率人回来守城?此举有失妥当。况复城外情况不明,吾不敢擅开城门。既然马太守与郭刺史皆去了上邽,马参军何不随之去上邽?”

        姜维一听,差点吐血!

        “吾正是从上邽那边回来的。”

        “冀城无忧,姜参军还是先回上邽,待蜀虏去后,再行归来。”

        “我入你阿母!”

        就是泥人也有三分土性,久读经书的姜维终于忍不住心头的火气,当下破口大骂道。

        敢情老子是蹴鞠,让你们来回踢?

        “吾之阿母在城内,不需姜参军担心。倒是汝之阿母,与姜参军内外两隔,还请姜参军自重!”

        姜维听了这话,又是惊又是惧,他自幼丧父,是老母亲把他抚养长大,对方拿了老母亲来威胁他,他再不敢出言不逊。

        当下在城下急得团团转。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ewen001.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lewen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