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之九尾落 > 第七百三十三章 凌家战昕

第七百三十三章 凌家战昕

小说:重生之九尾落作者:九尾落字数:0更新时间 : 2019-06-14 01:16:36
凌展鹏的攻击,落在那棺材之上,霎时,棺材便被轰的粉碎。

        “不!”

        凌婕绝望的嘶吼传来,但却并没能阻止凌展鹏的动作,反倒是让他更加洋洋得意起来。在凌家,从来就是他这个大少爷说了算,至于凌婕,已然一次次的忤逆于他,又如何能让她安然无恙呢?

        对于凌展鹏而言,无论是凌婕也好,还是凌婕的母亲也罢,根本就什么都算不上。

        亲人?不,在这个  等级森严的家族,私生子又怎么配和他成为一家人呢?凌婕的母亲出生贫寒,毫不客气的讲,在凌家,她的地位甚至就和佣人保姆差不多,根本就没有丝毫权势可言。

        凌婕也同样如此,女以母为贵,母亲没什么权势,做子女的又能好到哪里去?

        甚至于,在很多公众场合,凌家家主都不愿意承认凌婕的存在。说到底,他之所以将凌婕带回凌家,只是因为凌婕的容颜罢了。从小便是美人胚子,等她长大,必然便会成为家族联姻的工具。

        面对凌展鹏的欺负,凌家家主从来都不曾出面阻止,只是背地里劝诫他,不要伤及凌婕的性命。是啊,不过是联姻的工具罢了,只要她性命不毁、容颜不毁,便永远都不会失去价值。

        至于凌婕的母亲,除了有着几分颜值以外,根本就不足以进入凌家家主的视线。

        这个家族,充满了权势和利益的味道,容貌,往往只是酒后的谈资罢了。真正的筹码,是权势、是财富、是强大的个人实力,毫无疑问,这些东西凌婕和她的母亲都没有。

        几十年来,凌家家主都不曾多看凌婕的母亲一眼,哪怕彼时身死,他也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句。

        若非是凌家名声很大,为了面子上过得去,只怕他都懒得将凌婕的母亲埋葬。不过就算是埋,却也只是草草了事罢了,根本就没有花费多少心思。

        正是因为凌家家主的不在意,凌展鹏才会一次又一次的得寸进尺,去欺压凌婕和她的母亲。甚至于,在凌婕的母亲身死之时,为了报复和宣泄仇恨,不惜将她的棺木和躯体毁去。

        “不,怎么会这样...她都已经死了,你为什么还不能让她安息!”凌婕失神的呢喃道。

        “你一个私生子,也配将我惹怒?”看到凌婕的痛苦,凌展鹏却越是得寸进尺起来。手掌一挥,肆意妄为的下令道,“给我上...只要不死,打伤打残都算我的!”

        只要不死,这是凌家家主给他的最后警告,而在不死的前提下,无论如何都不碍事。

        伴随着嚣张的命令,四周的家仆,自然也是纷纷涌了上来。刚才的一番碰撞,他们算是在凌婕的手里吃了暗亏,现如今看她不在状态,自然也要趁其病、要其命,好好的反击回来。

        事实上,和他们所料想的差不多,棺椁被毁,凌婕早已乱了心神。

        整个人都是失神的盯着前方,看着棺木消散的位置,眼眶里不见丝毫的神采。面对四周的攻击,却也丝毫不为所动,任由那无数的攻击落在她的身上,心头一片死意。

        哀莫大于心死,还有什么,是比一颗心的死寂,更为可悲的吗?

        ......

        坐在王座之上,这个姿势,魏玖保持了数万年。

        他已经数不清,在这混沌界里,他到底呆了多久,只知道无数的日夜就在他的面前悄然流走。

        或许一开始,他对这幻境还存在着好奇、存在着疑惑,但百万年下来,内心所有的情绪皆是早已被消磨的一干二净。特别是,这洪荒大陆还和先前不大一样,整个世界,就只有他一个人。

        前一百年,他就用自己的双脚,走遍了这片大陆的万里山河。

        不得不说,幻境当中的洪荒大陆,美景丝毫不逊色于昔日的真实场景。起初的时候,魏玖便想将这段经历当成一个历程,沉浸在如此美景当中,却也不失为一个极好的选择。

        只是不知不觉之间,当他走过所有的山河之后,却也只是过去了百年的时间。而这百年当中,从未放弃过寻找出口的他,最后却也只能绝望的放弃。

        待他再度回到王座之上,迎接他的,就是更加久远的孤独。又是百年过去,紧跟着便是千年、万年、十万年,后来的每一天都逝去的很慢,于他而言,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只是这第十八道幻境,实在是过于恐怖了一点,哪怕是过了一百万年,他依旧没能将其解开。

        百万年有多长?他说不清楚。但在这无垠的时光当中,他慢慢的遗忘了自己的姓名、遗忘了自己的身份、更是忘却了这只是一场比赛罢了。

        他每天都在做、也必须做的一件事,就是孤独的坐在王座之上等待。只是他同样忘记了,自己到底在等待着什么,就这样,漫无目的、日复一日的等待起来。

        原本他以为,这就是他的宿命,永远的困在这里。

        但今日不同,那早已死寂的内心,竟然不免得波动起来。那种感觉,他很清楚,分明就是一种极度的苦痛,连呼吸都被忘却的痛苦。

        他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但心头,却不知不觉地浮现起一道身影,正是凌婕无疑。那个女孩,不就是昔日他曾许诺守护的姑娘吗?但恍惚之间,他仿佛看到她早遭受着打压和迫害。

        死寂的目光,突然被一缕猩红侵染,那是属于九尾狐族的妖性。

        霎时,魏玖的身躯凌空而起,虚天乾元剑紧紧的握在他的手掌之间。而他的身后,九枚巨大的白色尾巴凌空而起,环绕在他的周围,快速的旋转起来。

        “叶底藏花一度,梦里踏雪几回?人生若无憾,该多无趣!”吞天的战意显露无疑,狂妄的声音从魏玖的嘴里传来,“我自己的女人,必须自己去守护...既然这天地要束缚于我,那我,就叫着天地,灰飞烟灭!”

        这是百万年来,魏玖第一次展露自己的本体状态,也是第一次,将妖性和战意暴露出来。

        手里的虚天乾元剑未动,但身后的九枚尾巴,便向着那巨大的王座刺去。实则,这才是魏玖的最强一击,虚天乾元剑就算同他融合的再怎么完美,终究也只是器罢了,而这九枚尾巴却真真实实,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强大的攻击袭去,至于结果如何,只看他的造化。

        ......

        凌家府邸,一场大战,却完全呈现出一边倒的局面。

        一开始的时候,凌婕尚且可以抵挡一二,但在内心遭遇巨大打击之后,她完全放弃了挣扎。而对面的那些家仆,本身就是欺软怕硬,看凌婕屈服,攻击起来更是带劲。

        没多久,凌婕的身上,便出现了不少的伤口,而且每一道都很深。

        一旁的凌展鹏,眼见凌婕彻底失去了挣扎的意念,眼里自然而然的闪过一丝凶光。一枚小巧的匕首出现在他手掌之间,而后直接甩了出去,目标直指凌婕。

        眼看着匕首就要刺中凌婕,就在这时,又是一道强大的光华袭来,将那枚匕首给反弹回去。

        “凌展鹏,你干什么?都是一家人,你竟然动用陨梦!”一道身影从那光华当中显露出来,是一个器宇不凡的少年。只听他冷声呵斥道,“难道你不知道,这陨梦是世间凶器吗?!”

        陨梦,指的就是那枚匕首,华夏国,十大凶器之一。

        别看它只是那么一枚小小的匕首,能够位列凶器排行榜上,必然有着自己的歹毒之处。传闻那匕首的铸造,在铁矿和熔炉之间,熔铸了不少的毒物,淬炼的毒性,尤为恐怖。

        刚才那一击,若是真的落在凌婕身上,只怕她就算不死,下半辈子也就这样毁了。

        凌展鹏的脑袋之上冒出几滴冷汗,心头不由得大骂起来,情绪激动之下,自己竟然做出如此没分寸的举动。就算父亲再怎么偏爱于他,但若是陨梦刺中凌婕这个筹码的话,只怕家族的长辈也不会放过他。

        毕竟筹码,都是有着自己的价值的,那些长辈,绝不会轻易毁去,对家族有利的筹码。

        心头虽然一阵后怕,但看着面前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年,他的眼底却更是愤怒。说到底,他都是凌家的大少爷,什么时候做事,还需要旁人指手画脚?

        “呵呵,一家人?她不过是一个私生女罢了,也配和我成为一家人?就算真的杀了她,后果我也承受的起!”凌展鹏冷冷的呵斥道,“倒是你,莫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我才是凌家的大少爷!”

        说着一拳轰出,直接打在少年的身前,力道并不小。

        原来,这少年正是凌家的次子,凌战昕。不过他和凌婕差不多,同样是凌家家主的私生子,至于他的亲生母亲,早已在若干年前便已然死去。

        不过他的修行天资不错,所以一直以来,倒是相对比较受到凌家的重视。当然,也只是相对于凌婕而言,比较重视而已。若是和身为继承人的凌展鹏比起来,同样算不得什么。

        一直以来,凌战昕就寄养在凌婕母亲名下,也算是凌婕名义上的哥哥。若非凌战昕一直以来的保护,只怕凌婕早已遭遇到凌展鹏的迫害。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ewen001.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lewen001.com